章節目錄 第186章,我們做個交易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6章,我們做個交易

    林辛言低眸看著手腕上的手鐲,而后笑了,“怎么,你有特殊嗜好喜歡女人戴的東西”

    白胤寧,“”

    “不是”

    “那你打聽什么”林辛言言辭犀利。

    如果她沒意外在他的書房看到過毓秀的照片,她不會這么警惕。

    這個玉鐲是毓秀送給她的,如今他卻打聽這枚玉鐲的來源,這讓她不得不警惕起來。

    她的手悄無聲息的握緊,在心里想他和毓秀是什么關系

    沒有人會把一個不認識的人的照片,放在自己的書房里吧

    還是擺在桌面的,明顯是時常看。

    白胤寧扶額輕笑,“你想那么多不累嗎”

    很明顯他察覺到了林辛言的懷疑。

    “我不認識她,只是看過她的照片。”白胤寧坦白,他把照片放在桌面上,只是為了試探林辛言。

    并不是一直擺在哪里的。

    他看著她手上的鐲子,“我會把你fg668留下來,是因為這枚玉鐲和照片上的那個女人戴的一樣,我想你應該是她女兒。”

    林辛言,“”

    她不言語。

    但是白胤寧沒繼續說下去。

    “你去休息吧。”

    林辛言皺眉,不大相信他的話,“你不認識她,卻把我認成是她的女兒才留下來,不是因為看在她的面子上嗎誰會給一個素未謀面的女人這么大的面子,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林辛言也不隱瞞,自己對他身份的好奇,“你和她是什么關系親戚”

    其實林辛言想說是母子

    她想不出別的解釋,唯一的解釋毓秀嫁給宗啟封前和別的男人生的孩子。

    可是她看毓秀并不像是這樣的一個人。

    對于這件事情,她百思不得其解。

    想要在白胤寧這里問清楚。

    “我們做個交易吧。”忽然白胤寧提議道。

    林辛言想了一下問,“什么交易”

    她并不敢貿然答應他什么交易。

    “你想知道我的身份,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也要誠實回答我一個問題。”白胤寧說。

    林辛言想了一下,應道,“可以。”

    相比自己,她覺得白胤寧身上的秘密更多。

    “女士優先,你先問。”白胤寧在提出這個交易的時候,就做好了準備。

    林辛言斟酌了一下問道,“你父母叫什么名字,哪里人現在在什么地方”

    白胤寧皺眉,“你這是一個問題嗎”

    “是。”林辛言回答的毫不心虛,“我只問了一個關于你父母的問題不是嗎”

    白胤寧笑出聲音,對林辛言的解釋他竟說不出半個不字,zdhcp伶牙俐齒啊。

    他神色黯然,“我母親是誰,我也不知道,因為我是孤兒,我養父叫白宏飛,白城人,白氏企業繼承人,后來他去世,把白氏企業交到我手里,臨終前對我有個要求”

    說到這里他停住,看著林辛言的眼窩深了兩分,“他希望我可以娶了一個叫毓秀女人所生的女兒,我以為你是。”

    所以這是他救自己,并且把自己留在這里的原因

    可是他養父白宏飛又是誰和毓秀是什么關系

    “我回答完了,該我問你了。”白胤寧好整以暇,“你準備好了嗎”

    林辛言的大腦飛快的運轉著,想他會問什么,然后做出應對回答。

    “準備好了嗎”白胤寧催促了一聲。

    “好了。”林辛言看著他。

    白胤寧眉梢輕揚,“我周六有個應酬,你作為我的女伴出席。”

    林辛言皺著眉,她是不是出現幻聽了

    他,他說的什么

    陪他出席活動

    “你不是要問我問題嗎”

    “我覺得一個問題根本無法讓我了解你,所以不如加以利用。”

    林辛言,“”

    “你反悔也來不及了,做人不能言而無信對不對”白胤寧露出一個得逞的笑意。

    “我不會害你的,或許還會給你驚喜。”白胤寧朝她眨了一下眼睛。

    林辛言心想,沒有驚嚇就不錯了,驚喜還是算了吧。

    “你這條件是不守規矩啊,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你也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我已經回答過你了。”白胤寧眨眼睛,這個女人一點虧都不愿意吃啊。

    “那你問我問題。”林辛言仰了仰頭,明顯不愿意配合,他不答應自己,那么自己就不答應他。

    白胤寧靜靜的盯了她一會兒,無奈的道,“好吧,我答應你,你說吧。”

    “準我打電話。”

    果不其然,白胤寧就知道她肯定會提出這個要求。

    “可以,不過是陪我應酬完,你才可以聯系你的家人。”

    林辛言算算時間,周六還有三四天的時間,只要能讓她聯系家人,三四天就三四天吧,她忍著。

    “早點休息。”白胤寧朝她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三四天的時間如白馬過隙,轉眼即逝,這幾天經過醫生的悉心按摩,林辛言的腳踝好了不少,可以下地走路,但是不能走的時間長,還沒好完全。

    “林小姐,這是少爺讓我送給你的。”小柳捧著一個精致的盒子走進來。

    林辛言坐在床邊活動腳,聽到小柳的聲音抬起頭,問道,“里面什么”

    小柳搖搖頭,心里羨慕極了,她竟然可以收到少爺的禮物。

    “林小姐你不打開看看嗎”小柳捧著盒子,站在床邊,看著幾乎沒有情緒波動的林辛言,“少爺很少送人禮物的。”

    她怎么都不興奮。

    至少她沒見過少爺送人禮物。

    “你打開吧。”林辛言淡淡的道。

    小柳睜大眼睛,不可思議道,“你讓我幫你拆嗎”

    林辛言想了想,覺得讓別人拆不禮貌,雖然她不期待白胤寧禮物,“我拆吧。”

    她伸手掀開盒子。

    里面是一件禮服。

    “天啊”小柳不由的感嘆一聲,“這不是你上次設計的那件嗎少爺竟然讓人做出成衣了。”

    林辛言也看到了,她把衣服拿起來,蠶絲般細膩的綢緞,輕輕一滑便散開。

    “真好看。”小柳眼睛都看直了,伸手摸了摸,“這是什么料子啊怎么這么軟,這么滑”

    “真正的香云紗。”林辛言也沒想到,白胤寧竟然會用香云紗讓人來制作這件衣服。

    現在市面上有很多仿品,價格高昂,卻不是真正的香云紗。

    香云紗在面料界被稱為貴族面料,有軟黃金和纖維皇后的美稱。

    也是真絲品質最高的一種布料。

    因為工藝復雜,會制作這種布料師傅不多,手藝瀕臨失傳。

    就連她知道這些知識也是從書上和電腦里查的,真的她也只在威廉夫人那里看過一件用香云紗制作的衣服。

    現在是有錢都買不到。

    白胤寧從哪里找來這個料子,而且還這么大一塊,她的這個設計是長款禮服,很費布料的。

    小柳不懂,她只覺得款式好看,布料看起來柔軟絲滑,又透著光澤,讓純黑的禮服不在沉悶,高貴,知性,又性感。

    “你穿上一定很好看。”小柳掩飾住內心的艷羨。

    “喜歡嗎”

    林辛言抬起頭,就看見白胤寧身穿暗格子的藍色西裝,搭配淺色領帶,即使坐在輪椅上,依舊英姿不凡。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