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7章,求之不得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7章,求之不得

    林辛言的確意外,不是震驚這衣服他會讓人做出來,而是驚訝他能弄到香云紗。

    林辛言將衣服放進盒子里,問,“我倒是好奇,你哪里弄來的這種布料。”

    “你喜歡”白胤寧故意問。

    其實這布料,就是他故意出現在林辛言面前的,沒有一個服裝設計師不喜歡好的布料的。

    他想林辛言也不例外。

    林辛言確實很感興趣,只是沒直白的表達出來,她低著頭繼續揉腳踝。

    白胤寧的目光慢慢的落過來,她肌膚白,就連腳也一樣,她腳踝生的纖巧,腳跟處白里透著淺紅,古時候說女人的腳好看,被稱為纖纖玉足,此時此刻白胤寧的腦海里就浮現出了這句話。

    林辛言似乎感覺有道直白的目光正看著她的腳,她伸手拉過被子蓋住。

    白胤寧微微側頭,臉色略顯窘迫剛剛他失態了。

    “我認識會制作這種布料的師傅”

    “真的”林辛言睜大了眼睛,白胤寧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她激動的打斷,“那位師傅在哪里我也想認識。”

    白胤寧笑,果然她是感興趣的。

    “先換上衣服,應酬結束,我介紹你認識那位師傅。”白胤寧滾動輪椅,交代自己帶來的人,“她我交給你了。”

    “請放心。”造型師手里提著化妝箱,她已經仔細打量過林辛言,她本身就長的好看,想要給她弄個驚艷的造型,真的太簡單了,她腦海里已經規劃了不止一個版本。

    林辛言不習慣濃妝艷抹,她平時都不怎么化妝,除了要出席什么活動,“其實小柳幫我弄弄就行了。”

    沒必要還專門請一個造型師。

    白胤寧笑,“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希望我的女伴,是全場最驚艷的。”

    林辛言好想說,你想要好看的不如找個明星什么的,雖然不情愿,但是已經答應人家了,而且他還介紹那位會制作香云紗的師傅給她認識。

    她從床上站起來,坐到梳妝臺前,讓造型師動手吧。

    “我不喜歡太濃的妝。”已經下定決心把自己交出去心里還是害怕她會把自己弄得像鬼

    造型師并沒有因為林辛言的提醒而生氣,笑著說,“你放心,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大濃妝,當然也不是說濃妝不好看,要看個人氣質。”

    這造型師說話挺隨和,林辛言放心了不少。

    “我設計的造型不少,也有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但是沒有一個是我見過之后,腦海里會有千千萬的想法的。”她看著林辛言,“你是第一個。”

    林辛言并未因為她的夸獎而高興,反而惆悵起來。

    她想兒子女兒了。

    生下他們后,她還沒和他們分開這么久過。

    “我看你不高興,是因為白先生的腿腳不好,你才”

    林辛言抬起眼眸。

    “白先生雖然坐著輪椅,但是他的能力和長相都很出眾,能得到他的青睞,多少女人的夢想”

    “就是,就是。”小柳在一旁插話,造型師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她截斷,“少爺那么優秀,多少女人想要嫁給他。”

    林辛言抬起頭看她,造型師也看小柳并且瞧出她的心思。

    這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小柳驚覺自己剛剛太激動了,連忙解釋道,“上次縣長的女兒對少爺死纏爛打的,少爺都拒絕了,如今少爺對你那么好,我看你好像還不開心似的。”

    林辛言已經不想和小柳解釋,她人不壞,就是心眼太實在,和她說也沒有用。

    她就覺得她家少爺好。

    在她心里估計只有配不上她家少爺的,沒有她家少爺陪不上的。

    造型師笑而不語,這小女孩一點都不懂的藏心思,這也就是在這里當傭人,要是到勾心斗角的職場,不知道要被炒多少次。

    太不懂得變通了。

    造型師給林辛言疏頭發的時候,從鏡子里仔細端詳她的五官,她不是屬于一眼驚艷的那種美人,是那種越看越好看的類型,她的五官每一處都很耐看。

    林辛言一頭的黑發,造型師用卷發棒卷成大波浪,再從耳畔的位置撩起兩縷用獨特的技巧編起,放在腦后,額角的碎發隨意的落在眼角,林辛言肌膚很白,幾乎不需要任何粉黛的涂抹,但是為了整體造型,造型師還是給拍了粉。

    她不化妝的樣子太過清純,不適合那件黑色的禮服。

    眼妝,造型師用棕色和紅色亮粉,讓她的雙眼皮看起來更加的立體,眼線在眼角的位置輕輕往上撩了一筆,給那雙清澈dnsah的眼睛增添了幾分嫵媚。

    唇妝,造型師給她用了豆沙色,不會太紅太艷,也不會很淡,很適合她的妝容。

    “你的唇形很好看。”造型師給她涂口紅的時候,不由的夸贊了一句。

    最后一步是禮服和鞋子。

    銀色高跟鞋,上面鑲嵌了無數的碎鉆,整雙鞋都閃閃發光。

    小柳感嘆,“好像水晶鞋,少爺就是那個王子。”

    造型師本想說,你見過那個王子是坐輪椅的,可是話到嘴邊她又咽了下去。要是說白胤寧的不好,恐怕這女孩會炸毛。

    林辛言看了一眼小柳微微嘆了一口氣,想要得到,就得從自身改變,可是她太自卑,又不愿意去改變,注定不會被白胤寧放在眼里,她拿著衣服進xdjava洗手間。

    整件禮服很簡單,基本沒有任何裝飾,開衫設計,前衿腰腹上方的位置是兩根帶子,一根從右側繞過腰間從左側掏出,和另一根系起來,帶子偏長,可以垂到膝蓋上方,裙擺延伸到腳踝位置。

    領口因為兩個帶子的交叉,自然形成一個深v領口,圓潤的飽滿,隱隱露出一個勾,引人無限遐想。

    再配上造型師為她量身打造的妝容,不失她原有的清純味道,又增添了幾分嫵媚,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讓人為之所攝,黑色的禮服顯得冷傲,靈動中頗有勾魂攝魄之態,讓人不得不魂牽夢繞。

    就連是女人的造型師和小柳都看直了眼睛。

    林辛言也是出席過各種酒會宴會的人,她并沒有不習慣,表現的大方得體。

    她站在洗手間門口,輕笑,“是我臉上有花,讓你們這么看著我”

    “鞋。”小柳回過神來,彎身將鞋放到她的腳邊。

    林辛言抬腳穿進去,很合腳,高度適中,不會不舒服。

    “走吧,少爺在外面等著呢。”小柳伸出手臂,讓她扶著自己。

    林辛言的腳沒完全好,她沒逞強,伸手扶住小柳。

    客廳里白胤寧在接電話,聽到高跟鞋的聲音,他轉頭,便看到打扮好的林辛言。

    他握著手機的手,猛的收緊了幾分,壓下眼底的驚艷,對電話那端說道,“我會很快到。”

    說完他掛了電話,對林辛言說道,“走吧。”

    林辛言松開小柳朝他走來,握住輪椅的把手,“我推你。”

    “我求之不得。”白胤寧側頭看她,想說一句你很美,但是并沒說出口。

    到了外面司機將白胤寧推上車,白胤寧坐的車子是特殊改造過的,在地面和車門處,安裝了自動伸縮踏板,只要順著踏板推上去就可以,很方便。

    司機將輪椅固定住,下來,然后扶著林辛言上車。

    “我要陪你出席的是什么應酬,我們去哪里”坐下后,林辛言問道。

    不然她什么都不知道,以免出錯。

    “白氏年會,白氏旗下的一家酒店。”說話時他轉頭看向林辛言,“經理和我說酒店來了幾個b市人,不知道你認不認識。”

    林辛言的雙手不自覺的收緊,面上卻很鎮定,“我雖在b市出生,但是并不長于b市,我認識的人不多,怎么可能會那么巧合。”

    她嘴上這么說,心里卻期待。

    會是宗景灝來找她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