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8章,龜兔賽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8章,龜兔賽跑

    白氏年會很是熱鬧,就連shizhang都親臨了,畢竟是帶動一方經濟的企業家,也為這座城市做了很多貢獻。

    車子停下,林辛言看到酒店門前拉的巨大橫幅,旁邊停滿了車子,大多都是白氏企業員工的。

    這時,白胤寧的助理高原小跑過來,拉開車門,和司機將他從車上推下來,“shizhang已經來了。”

    白胤寧淡淡的嗯了一聲,他回頭,林辛言走過來,高原很有眼色的退到一旁,將位置讓給林辛言。

    林辛言握住輪椅把手,推著他進入酒店。

    大廳一盞從高處延伸下來的水晶大吊燈,晶瑩剔透,將整個大廳照的透亮。

    企業里的骨干正在陪shizhang說話,看到白胤寧來了,大家自覺讓出一條道路,人未到聲先出,名利場上應酬的那副嘴臉,“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有服務生從身邊路過,白胤寧讓他停下,從他的酒盤里端了一杯酒,“我先自罰三杯。”

    第一杯下肚,他放下酒杯續滿酒,再次一飲而盡,第三杯的時候,shizhang才開腔,“雖說你遲到理應自罰三杯,但是我們都理解。”

    他的目光從白胤寧的腿上一掃而過,意有所指。

    白胤寧臉色不變,依舊笑著,“龜兔賽跑,為什么總是烏龜贏呢,我覺得我可能就是那只努力的烏龜,我遲到了,理應自罰三杯。”

    他一語雙關,雖然他的腿不好,但是他成功了。

    努力的人,不管你什么身份,只要你成功了便贏了。

    另一種,兔子就算天生條件優越,如果它太過自傲自己的條件而不去努力,最終是什么下場呢

    說完他將第三杯灌下肚,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shizhang一身黑色中山裝,經歷了歲月的臉龐被褶皺留下痕跡,他發出朗朗的笑聲,剛剛因為白胤寧遲到的不愉快,一掃而空。

    他欣賞白胤寧的智慧。

    目光不經意的落到他身后的tackq林辛言的身上,神色一頓,而后看向白胤寧,“這位,你女朋友”

    白胤寧未婚大家都知道,身邊從未有過女人,如果他不是瘸子,他都想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

    說實話,他除了是個瘸子之外,無論長相和freezhu能力,他都非常的認可。

    如今身邊多了美人,他本能的以為是他的女人

    畢竟今天是白氏的年會,他能帶她出現在整個公司的員工面前,可見他對這個女人的重視。

    再說了,白胤寧是腿不好,不是生理有問題,他是正常男人,也需要女人的。

    白胤寧回頭看她一眼,笑說,“我”

    “朋友。”

    白胤寧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林辛言截斷。

    她并不想和他有過多的糾纏。

    但是她也不想在外人面前讓白胤寧下不來臺,拍了一下白胤寧的肩膀,讓他們的關系看起來就像是很好的朋友的樣子,“他說他沒女伴,硬把我拉來湊數,沒辦法,作為好朋友,我不得不來。”

    shizhang再次爽朗的笑出聲,“我還以為一直單身的白總,如今有歸宿了,原來是我誤會了。”

    白胤寧應酬的笑著,不著痕跡的看了林辛言一眼。

    林辛言裝作沒看見,雖然她答應跟著他來,但是她絕對不會讓他掌控全局,這個主動權她必須抓在手里。

    兩人又寒暄了幾句,shizhang讓秘書遞給白胤寧一份文件。

    白胤寧接過來,是上次他申請的地皮準予批文,他想要在白城外建立工廠,位置他選擇白城直管市,所以他遞上了申請書。

    shizhang自然是希望他能在自己的地盤建工廠,不但可以帶動城市的經濟,也能留住外來人口,有了工廠自然需要工人,一個城市的經濟增長,都是地方上的企業帶動起來的。

    他身為一市之長,為了一座城市的未來,他肩上的擔子很重,當然他也不愿意錯過一個人才。

    酒店外。

    從外面開進來兩輛黑色的越野車,沈培川先下車,看到停在花池旁邊車牌號為五個零的車子時,往酒店大廳內看了一眼,“這白氏在這里還真有點實力。”

    能用這樣的車牌的,都不是簡單人物,起碼shizhang的級別。

    宗景灝身著黑色西裝,因為在車里坐的久了,衣擺有輕微的褶皺,他和沈培川出去查找線索,可是沒有人見過林辛言。

    來到白城這幾天幾乎是一無所獲。

    他的眼底有烏青,一直找不到人,他著急,擔心何瑞澤已經將人轉移。

    “我們走樓梯吧。”沈培川提議,因為走樓梯的話不用進入大廳,電梯是設在大廳內的。

    樓梯的話他們從外面就可以上。

    這幾天因為沒有林辛言的線索他的心情不好,沈培川跟在他身邊都是小心翼翼的。

    心想蘇湛說來,怎能還沒來到這都幾天了

    難道是找不到地方

    可是他已經給他發定位了啊。

    來個人也能替他分擔一些壓力。

    這一天天的林辛言的線索一點都沒有,別說宗景灝著急他也急了。

    這幾天宗景灝除了在兩個孩子面前,臉色好看些,如若兩個孩子不在的時候,那臉色,跟冰雕的似的,又冷又硬。

    面對他,沈培川整天戰戰兢兢的。

    如果不是因為這里沒有條件更好的酒店宗景灝已經在這里住不下去了,太吵了。

    沈培川跟著他的腳步走進樓道,“我去問過負責人了,就這一天,白氏的年會,自然得在人家自己家酒店舉辦。”

    宗景灝踏上樓梯,走了幾步,忽然他停了下來。

    沈培川沒注意到宗景灝突然停下,差點撞他身上去,下得一個激靈,往下退了一個臺階,“你,你怎么了”

    別嚇他呀,這幾天陪在他身邊,他已經很煎熬了。

    宗景灝的手抓著扶手,五指收攏,“她會不會已經不再這里了”

    他不確定,覺得林辛言已經不在這里了,可是又覺得自己就這么走的話,又會錯過什么。

    這個沈培川也不敢貿然回答。

    線索太少,一路追到這里,就只靠那個電話,這幾天一點動靜都沒有,他能怎么辦

    好歹她能再給林曦晨打個電話,也讓他有個奔頭。

    嗡嗡

    這時宗景灝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他掏出手機,按下接聽鍵,那邊立刻傳來稚嫩清脆如銀鈴般的聲音,“爸爸,你什么時候回來”

    “很快。”

    “很快是多快”宗景灝邊走邊和女兒講電話,“很快就是你一眨眼睛,我就能出現在你的眼前。”

    小女孩真的眨了眨眼睛,爸爸怎么還沒出現在眼前呢

    “爸爸”

    “看這里。”

    攝影師手里拿著照相機,對著大廳正中央,因為這是白氏的年會,評選出了不少優秀管理,和優秀員工,白胤寧需要和他們合影。

    林辛言并不愿意去湊這個熱鬧,可是白胤寧看著她說,“你答應陪我出席,又不站在我身邊,這還算是陪我應酬嗎”

    林辛言竟然找不到反駁的話,只好硬著頭皮站在他身邊。

    咔嗒

    隨著卡門聲,閃光燈從水晶燈的水晶掛墜上折射出的光照到宗景灝的眼睛,他本能的瞇了瞇,繼續和女兒說話,“你數一二三,我就到了”

    說話時他的目光不經意的撇過樓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