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9章,有夫之婦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9章,有夫之婦

    說話時他的目光不經意的撇過樓下,黑壓壓的都是人頭,他皺著眉收回視線。

    “宗總。”

    宗景灝回頭,便看見朝著這邊走過來的shizhang,他笑著,“我還以為我看花眼了,真的是你,你也是來參加白氏年會的嗎”

    心里直打鼓,好像沒聽說萬越和白氏有什么合作。

    要說白胤寧年輕有為,那么宗景灝便是這批年輕有為人中的佼佼者。

    宗景灝對女兒說一聲等會兒回去,便掛了電話。

    他將手機收起來。

    “不是。”

    講電話時的溫柔瞬間消失,臉上是他應酬慣有的模樣。

    shizhang朝他伸出手,“能在這里遇見也是緣分呢。”

    宗景灝伸出右手和他交握,時間很短,就各自收回。

    宗景灝并不想在這和他浪費時間,但是面子總要給幾分,自古民不與官斗。

    特別是商人。

    “白總要到我那邊去建工廠,我們要談些細節。”白胤寧下面有事要處理,他先上來等他。

    準備一會兒邊吃飯邊談。

    “要不一起吃個飯,大家認識認識”shizhang有意搭橋引線,但是想到什么,又不好意思的笑了,“你們不會是老相識吧”

    依照宗景灝的身份,如果不是和白氏有合作,他怎么可能會出現在這個小地方。

    “不認識。”宗景灝回答的簡單明了。

    “你看那位就是白氏負責人,別看坐著輪椅,能力有點,我挺欣賞他的,當然白氏不能和萬盛比較,聽說你在國外投資了不少項目,還和人合伙建立了投資銀行,宗總就是有魄力。”

    宗景灝真沒對這個白胤寧有興趣,只是shizhang這句坐著輪椅,讓他有幾分好奇,一個身體有殘疾的領導者,必將有過人之處。

    不然不能服眾。

    他的目光投到樓下。

    公司里的幾位骨干正圍著白胤寧和林辛言起哄。

    白胤寧身邊從未出現過女人,忽然帶著一個漂亮的女人出現在全公司的人的面前,大家都很好奇,他們是什么關系。

    “白總,你藏的可夠深的啊,連我們這些跟著你出生入死的老人都瞞著,nxaa這事你做的可不地道。”

    “不是”

    “不是什么還想耍賴不成,真沒關系,你會帶著她出現在這里”有人不愿意聽白胤寧的解釋,直接打斷他。

    白胤寧笑,“我倒是想,主要是”

    “主要是什么”幾個人異口同聲的問,又似乎在一瞬間都明白過來他這句話的意思,而后,不約而同地看著林辛言,“你看不上我們白總”

    此時此刻,林辛言才覺得自己上了白胤寧的賊船,處處是坑啊。

    她剛想解釋,卻被白胤寧拉住手臂,將她扯向自己對她耳語,“別讓我在我的員工面前丟臉,要拒絕我,回家你再拒絕我好不,當我求你”

    宗景灝的目光投下來的時候,剛好看到白胤寧正在和一個女人耳語,因為角度的問題,他沒看到林辛言的臉,只有一道纖細的背影。

    “我答應陪你應酬,可沒答應你冒充你女朋友。”林辛言立場堅決。

    白胤寧并不生氣,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女人很聰明,而且自主意識很強,“那位會制作香云紗的師傅,你還想認識嗎”

    林辛言,“”

    這一刻,林辛言才明白香云紗為什么會出現在她的眼前,“你故意的。”

    雖是問,但卻是肯定的語氣。

    白胤寧不否認,笑的明媚皓齒,異常的好看,靠的離林辛言又近了兩分,“我倒是好奇,什么樣的男人才能降得住你。”林辛言推開他,站直了身子。

    她這一轉身,站在二樓的宗景灝看清楚了她的臉。

    時間仿佛頃刻間靜止了。

    shizhang沒發現哪里不對勁,看著樓下的情況笑著說,“要說這位白總也是個妙人身邊從未有過女人,這次,冷不丁的帶個女人出來,長得還挺好看。”

    “她”沈培川也看見了樓下的女人,他轉頭看向宗景灝,“她是”

    他剛想問那個女人是林辛言嗎,可是話還沒說完,人已經走掉。

    他快步追了上去。

    樓下還鬧鬧哄哄的,圍著白胤寧和林辛言起哄。

    她雖然沒答應,但是白胤寧知道林辛言是答應了。

    就在他要張口介紹林辛言的身份時,門口出現一抹高大的身影,他臉色深沉,大風大浪磨礪的出的氣勢,無法小覷,僅在他出現的那一秒便引起了無數的目光。

    林辛言的視線飄忽不定的移向大廳后方,衣香麗影茫茫交錯間,光柱晃的眼皮刺痛,她目不轉睛的張望門口的涌動。

    很快,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她的眼簾,那一刻她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人海深處,宗景灝逆著光而來,他腳步邁的沉穩緩慢。

    這僅yingspace僅是表象,常年在商場上摸爬滾打早就練就一身如鋼鐵般的盔甲,任憑誰,也別想看穿他的心思。

    所有的淡然,所有的冷靜,不過是慣性,越是激動,越是澎湃,表面就越平靜。

    他渾身的肌肉都在緊繃,心臟在顫抖。

    他凝著那張熟悉此刻卻又陌生的臉。

    林辛言站在那兒,像是入定了一般,內心明明激動他的出現,可是竟發現自己的喉嚨緊的說不出半個字。

    印象里,林辛言從未打扮的這么嫵媚過,她的不見,他朝思暮想,夜不能寐,她卻在另一個男人面前,把自己從未展現在他面前的樣子,在另外一個男人面前展現的淋漓盡致。

    “你在干什么”他的聲音猶如翻滾的大氣壓,從胸口里發出的聲音,悶沉而凌厲。

    她知道這些天他的煎熬嗎

    知道他的擔憂嗎

    知道他的思念嗎

    知道他的輾轉反則,牽腸掛肚嗎

    她知道嗎

    “怎么不說話”

    “我”

    “你們認識”白胤寧在宗景灝出現的那一秒,便知道他恐怕就是沖著林辛言來的,他故意明知故問。

    這時,宗景灝才將目光移到白胤寧的身上,唇角掀起一抹嘲諷的弧度,“白總,喜歡有夫之婦”

    白胤寧的臉色微變,林辛言說她結婚了生子了,他是不相信的,覺得她是故意擺脫自己而撒下的謊言。

    可現在他不確定了。

    “她看著很年輕”

    宗景灝握住林辛言的手,眉梢輕挑,連帶著臉上的肌肉也抖動了一下,笑的滲人,“她18歲就嫁給了我,你說年不年輕”

    白胤寧蹙眉,覺得林辛言是個很有主見的人,怎么可能這么早就嫁人。

    “你在開玩笑吧”說話時他的目光投向林辛言似乎是在詢問。

    他說的話的真實性。

    “小曦和小蕊還在等你。”說完宗景灝拉著她離開。

    他一句話也不準她和白胤寧說。

    霸道的像是一個孩子,此刻有人要和他爭搶,他心愛的玩具。

    他的手像是鐵鉗子,把林辛言的手死死的扣在掌心內,腳步邁的快。

    林辛言的腳還沒好利索,又穿著高跟鞋,根本跟不上他的步伐,她忍著隱隱泛疼的腳踝和腳心,出聲道,“你走慢點。”

    宗景灝回頭,看著她,“不舍得離開”

    林辛言搖頭,“不是。”

    啊

    她的話音剛落,就被宗景灝攔腰抱了起來,林辛言本能的抱住他的脖子,并且閉緊嘴巴。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