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90章,你調查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90章,你調查我

    林辛言此刻能夠跟受到他沒節奏的心跳,想要張口問他怎么會在這里,可是嘴唇張開,卻發不出聲音。

    進入樓道宗景灝回頭看著沈培川,“你先回去。”

    沈培川在一秒鐘的時間內,讀出他話里的意思,什么也沒說,撤身離開。

    樓道里的光有些暗,林辛言能夠清楚的聽見,呯呯呯的心跳聲,她分不清是自己的還是他的。

    “你怎么會在這里”宗景灝抱著她上了兩層的樓梯,她才平復心情,并且找回聲音。

    宗景灝沉默不語。

    林辛言望著他被光影掠過的臉龐,問,“你是來找我的嗎”

    她的手不由的攥緊他衣領的后襟,希望他說是。

    可是又害怕,自己的cpcjt期待會落空,“你來這里有事。”

    宗景灝始終不曾言語,沉默的另林辛言內心十分的不安,她蹉跎著,彷徨著,甚至小心翼翼地,“你怎么了”

    這時宗景灝抱著她到了他們包下來的那樓層,沈培川上來已經安排好,撤走了守在走廊里的人,現在他躲在林曦晨和林蕊曦的房間里,他推開一間房間的門,進入后,將門反鎖,抱著林辛言走到臥室,將她放坐在床上。

    林辛言也不敢開口了,他的平靜,讓人心慌。

    宗景灝就這么靜靜的打量著她,不愛化妝的她簡單又清純,若是穿著牛仔褲和體恤,會讓人以為她還是個大學生,完全看不出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

    可是此刻的她,不失清純味道的同時又多了幾分嫵媚,眉眼顧盼間,盡顯風情。

    此刻,她坐著的姿勢,他低眸便可窺探她深v領口內藏著的飽滿,白嫩圓潤。

    這個女人,在他和兩個孩子,因為她的消失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的時候,在另一個男人面前,打扮的花枝招展,她想干什么

    看上那個瘸子了

    “剛剛你在和那個瘸子干什么”想到她和白胤寧耳語親密的樣子,他就抓狂。

    她的眼睛瞎了嗎

    看上那個瘸子

    林辛言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口中的瘸子是指白胤寧,林辛言從未見過他這般刻薄過,莫名的想要笑。

    “事情很復雜,一兩句我也說不清楚”

    宗景灝望著她張合的紅唇,附身貼了上去,用力的貼合,霸道的扣住她的后腦,讓她迎合著自己,堵住她還未說完的話。

    他現在不想聽到關于那個男人的任何事情。

    想到她和白胤寧的親密,他的動作愈發強橫,帶著鋪天蓋地的占有性。

    林辛言的眼睛睜的老大,臉色通紅,想要推開他,她快要憋死了。

    可是他完全沒有要松的意思,好像要把她吃進肚子里才肯罷休。

    “唔唔”無奈之下,林辛言含住他的下嘴唇,咬了下去,宗景灝吃痛,短暫的松懈,便又襲擊上來。

    口齒間,彌漫著一股血腥味。

    “不想我吻你”含糊間,宗景灝問。

    林辛言想要說不是,是他的吻太霸道,她都快被悶死了,可是一張口嗓子眼卻溢出一個不受她控制的音節,“嗯”

    極盡gouy的呻吟。

    聽在宗景灝的耳朵里,成了承認。

    他懲罰似的咬住她的舌頭,口齒間的血腥味愈發的濃烈,分不清是他的,還是她的。

    他含著她的舌頭允,她香甜津液,她的血液,喉結上下滾動盡數吞下。

    場景,說不出的纏綿悱惻。

    林辛言覺得痛,委屈,她受盡苦楚,為什么一見到她,要這么對待她

    為什么

    她沒心嗎

    “宗景灝,你真當我有銅墻鐵壁,怎么刺都不會痛嗎”

    他聽出她言語里的哽咽,緩緩的離開她的唇。

    短短幾分鐘,她的雙唇被踐踏的又紅又腫。

    他的眼里彌漫著一層水氣,捏著她的下巴,“你痛你也知道痛知道你不見的這段日子,我多擔心你,多想你”

    “每次小蕊問起你,知道我怎么騙她嗎我說你在和她捉迷藏,我們要去找你,可是你在做什么”說話時他的目光從她的臉上一點一點的朝下,打量著她的樣子,從喉嚨里xuekeaiyu溢出的一聲冷笑,“你在和別的男人親親我我,你痛”

    “我沒有”林辛言立刻否認,她沒做過的事情她不會承認

    “我這樣是不得已”她好不容易從何瑞澤的手里逃出來,不是白胤寧,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來。

    “我九死一生,你憑什么質疑我,懷疑我憑什么”即使她不曾眨眼,眼淚還是會從她的眼眶內滑下來。

    “小蕊,小曦,是我”她捂著心口,“是我用命換回來的,我不想嗎我不擔心嗎他們長這么大,我從未離開過他們半步,我花盡心思,努力照顧他們,因為他們是我的孩子,我身上掉下來的肉,不能見到他們的日子里,我時時刻刻的擔心,他們會不會吃不飽穿不暖,會不會沒人照顧,我會不會死掉,再也見不到他們。”haojiasj

    宗景灝望著她痛苦的樣子,一把將她摟進懷里,吻著她的額頭,她的頭發,無聲的心疼。

    “對不起”他用力的吻她的眼睛,她眼角的淚。

    過了好一會兒,林辛言才平復情緒,宗景灝依舊在她額角廝磨,他揉著她的頭發,親吻她的臉頰,眼角,“你是有夫之婦,不可以和任何男人親近,我不喜歡。”

    林辛言輕輕的垂下眼眸,她能夠感受到他的感情,可是這份情,中間隔了太多的東西,她亦是不敢敞開那扇心門。

    “宗景灝,你能夠接受我嗎”

    他的家庭,他的身份。

    “小曦和小蕊你能接受嗎”眼淚不受控制的再次落下來。

    宗景灝抱著她的手輕顫,“六年前,a國,oen酒店:歐考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