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91章,等我愛上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91章,等我愛上你

    時間靜止。

    林辛言站在那兒,巍巍晃晃,下一秒就會倒下去似的。

    宗景灝望著她近乎絕望的眼睛,一字一句。

    “那晚是我。”

    她被宗景灝這句話震驚了,以致像受到了電擊一般,精神處于半癡半呆的狀態之中。

    就像是半截木樁一樣地戳在那兒。

    “你你,你說什么”忽地她捂著臉,又哭又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會是你”

    她不可置信,在床前來回走動,怎可能呢

    她的腿不小心撞到床沿,跌坐了下去,她用力的撓著自己的頭發,“當年何瑞澤替我調查過,他說,他說那晚是個本地人,怎么可能是你呢”

    宗景灝抓住她自傷似的去撓自己的手,勾著她的下巴,迫使她看著自己,“你說什么你調查過”

    她的眼眶內,還殘留著點點水跡。

    她惶恐不安gu的看著他,嘴里如含了冰塊,嗚嗚啦啦半天也沒能說出話來,她抽出被宗景灝攥著的手,指間掠過他的臉頰,滑到脖頸,順著他的衣領,摸到他的肩膀,“有一次我在你的肩膀上發現咬痕我懷疑過,所以讓何瑞澤幫我調查,后來他告訴我那晚的是個本地人。”

    慢慢的她冷靜下來,難道她當初的懷疑是真的,是何瑞澤騙了她

    何瑞澤一直陪在她身邊照顧她,幫助她,還時常說小曦和小蕊沒有父親很可憐。

    可是,其實他一直都知道真相,一直都在隱瞞她

    她抬起眼眸,“他騙了我嗎”

    她的手冰涼,宗景灝伸手覆蓋住她的手背,炙熱的掌心,緊緊的把她冰涼的手,包裹住。

    此刻,任何一句話都表達不了他的感受,千言萬語,都化作一個吻,深深的覆上她的雙唇。

    林辛言還是覺得像是做夢,一切那樣的縹緲不真實。

    像是幻境里的泡泡,一戳就破。

    可是他近在咫尺的炙熱,那么的真實,那么的滾燙。

    “你調查清楚了嗎”

    她不知道這是不是他只為讓她安心,而編出的謊言。

    宗景灝垂著眼眸,拿著她的手放在掌心,輕輕的揉捏著,“不用調查,我知道就是你。”

    直到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他才知道,對她莫名的熟悉感到底從何而來。

    原來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林辛言收回手,他的手心猛的一空,他很不適應,抬頭看著她。

    林辛言深深的凝視著他,“我不希望出差錯。”

    沉淀下來的她格外的冷靜,這件事情非同小可,這關乎這她孩子的父親。

    宗景灝撫摸她的眼角,她又瘦了,肌膚都是冰涼的,可想而知她在外面吃了多少苦。

    “你以為我是怎么知道這件事情的”宗景灝坐到床邊,將她攬入懷中,掌心在她的肩膀摩挲,將宗啟封背著他做親子鑒定的事情告訴了她。

    所以,林曦晨和林蕊曦是他的孩子沒錯,這點毋庸置疑。

    緩緩的林辛言閉上眼睛。

    她依舊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你掐一下我。”

    宗景灝低眸,這才發現她額頭有疤痕,不是很清楚,加上有粉底的遮蓋,讓人很難發現,他溫柔的觸碰痕跡,一下下的流連,撫摸,很輕很柔,帶一絲難以自持的顫抖。

    他的眼底溢滿猩紅,是來自對她消失,他沒能及時發現和保護的心痛。

    他心疼她,沒錯,就是心疼,她從未在他臉上見過這樣生動,深刻,憐惜的神情,以前他對她也好,但是總有所保留,這一刻她從未開啟過的心門,有了一絲縫隙。

    “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宗景灝問。

    他從花嬸那里得到的消息是,何瑞澤是要帶她去川省。

    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還和白胤寧有牽扯

    這中間發生了什么事情

    她又經歷了什么

    想到被何瑞澤限制自由的那段日子,她就忍不住發抖,幾經生死,此刻她還心有余悸。

    他寬厚炙熱的大掌撫著她纖瘦的背,一下一下的撫,安慰她不安的情緒。

    過了很久,林辛言才能平靜的講出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我是被何瑞澤帶到這里來的,后來我逃了出來,是白胤寧救了我。”

    其中驚險她只字未提。

    宗景灝知道她肯定有所隱瞞,單單是她被困的地方,都那么觸目驚心,他攬著她的纖細的腰躺下,就這樣橫在床上,也不曾蓋被子,他緊緊的貼著她,用自己的溫度,去溫暖她。

    過了許久,宗景灝竟這樣抱著她睡著了。

    林辛言回頭,看著他沉睡的樣子,這時她才發現他的眼下有青色,看樣子是沒休息好所致。

    不由的她伸出手,指尖才剛碰到他的肌膚,就被他握住手,他的眼睛不曾睜開,順勢將她的手放在唇邊親吻,“陪我睡一會兒”。

    她不在的這段時間,他沒睡過一個好覺,現在把她柔軟的身軀擁在懷里,整顆心都踏實了。

    “嗯。”

    林辛言跟著他閉上眼睛。

    這段時間林辛言也未曾休息好,此刻的歲月靜好她竟有了困意。

    林辛言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睡著的,只是在夢里,總有人時不時親吻她,她的脖子,頭發,臉頰,鼻尖,嘴唇

    他們在房間里呆了一天,外面有沈培川照應著,沒有任何人來打擾。

    林辛言醒來時發現一雙深邃的眼眸,正一瞬不瞬的望著她。

    她瞬間清醒了幾分。

    宗景灝溫柔的撫過她擋在額頭的碎發,問道,“醒了,餓不餓”

    林辛言確實感覺到了餓,點了點頭。

    “我們去另一個房間,小曦和小蕊見到你,肯定會很開心”

    “什么”宗景灝的話sitever還沒說完,就被她激動的打斷,“小曦和小蕊也來了”

    “嗯”

    “怎么不早說”她哀怨的瞅了宗景灝一眼,這段時間沒見兩個孩子,她很想他們。

    她想要快點看見兒子和女兒快速的從床上起來,她沒注意到禮服的系帶被宗景灝壓住了,她這樣一起,帶子扯開了,身上一涼,她驚呼了一聲,本能的雙手環胸,她回頭才發現,自己禮服上的系帶被壓住了。

    宗景灝的目光投過來。

    四目相對之時都是一愣。

    林辛言的臉發燙,“你起開。”

    宗景灝并沒聽話的起來,而是順著她扯開的衣服看過去,她的腹部很平坦,一絲多余的贅肉都沒有,白膩的肌膚透著粉紅,肚臍以下隱約有淺淡的妊娠紋,不深刻,細細的白色,再往下

    他的喉結不由自主的滾動。

    林辛言的臉冒火,羞憤的去推他,他抓住她的手腕,順勢一帶,她的重心不穩,一下子摔倒在床上,宗景灝順勢翻身而下。

    她的衣服敞著,被他壓在身下。

    而她上方的男人衣衫除了有些褶皺卻很整齊,他精壯的身軀伏在她的上方,眼底的情yu濃烈如火,幾乎滿溢出來,卻還在強行克制,“我們是合法夫妻。”

    按理來說,的確是,在沒有去辦理離婚證,法律上,他們確實還是夫妻。

    他的眼神炙燙,烤的她喉嚨干澀,“你,你說過要經過我同意的。”

    他的指腹摁在她的掌心一下下的廝磨,“可是我不想等了。”

    他低頭在她的眼角輾轉輕吻,聲音又沉又低,“我想你。”他的臉埋進她的頸窩,“很想”

    林辛言微微側頭,“給我一點時間。”

    她還沒準備好。

    宗景灝掰正她的臉,親她的嘴唇,“要多久”

    林辛言望著天花板,浮浮沉沉的光暈,“年少時,我也曾憧憬轟轟烈烈的愛情,可現實中,我連戀愛都沒談過,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

    眸光流轉,她看著他,“等我愛上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