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92章,我都不年輕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92章,我都不年輕了

    宗景灝的臉色在光圈中,時明時暗,那股火沒消,反而越來越強烈。

    “我知道了。”忽然林辛言來了一句驢頭不對馬嘴的話。

    宗景灝皺眉,“你知道什么了”

    “何瑞琳也知道這件事情,當時就是她給我發信息,誘惑我出來。”她故意說這些,分散宗景灝的注意力。

    何瑞琳當然知道,當初的事情,都是她弄出來的。

    想到何瑞琳這個女人,他的臉色沉了沉。

    林辛言不動聲色的想要從他身下抽身出來,宗景灝按住她的肩膀,這會兒他才反應過來,她這是故意的。

    他的眼底蕩漾著一汪水,春色無邊,“我都不年輕了,你要我等多久”

    說著他的身軀俯的更低了,貼著她的耳畔戲弄,“我聽說愛都是做出來的。”

    轟

    林辛言的大腦空白了片刻,他,他怎么能說出這樣的話。

    還要不要臉了

    宗景灝捏著她的臉蛋兒,五官擠得皺巴巴,他左右端詳,眼底溢出濃烈的笑,“你說你,長得也不好看,我咋就那么稀罕呢”

    “我長得不好看,那你還想”林辛言連忙閉口,你還想睡我差點脫口而出。

    她紅著臉,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太,丟人了。

    特別是在他的面前。

    宗景灝笑,明知故問,“我還想干什么”

    “你起開我餓了。”林辛言試圖掙脫。

    宗景灝的臉色正了正,低頭親了一下她的嘴唇,“我喂飽你,不好嗎”

    林辛言,“”

    咚咚

    林辛言的眼睛一亮,這誰來的真是時候,她正找不到借口呢。

    “快點去開門。”林辛言推他。

    宗景灝不動,臉色不似剛剛那么輕快。

    誰,來的那么不是時候

    咚咚“爸爸。”

    敲門聲中伴隨著一道稚嫩的童音。

    “小蕊。”林辛言的聲音都抖了,她的女兒。

    她轉瞬看向上方的男人,心里有些不高興,她的女兒,竟然不是叫她,而是在叫他。

    “爸爸,你在嗎”緊接著又是一聲。

    宗景灝再不情愿,這個時候也不得不起來,女兒在外面等著呢。

    他伸手攏林辛言的衣服,她不情愿的拍開他的手,似乎因為女兒沒叫自己而不高興了,她十月懷胎生下來,養了六年,結果和這個男人這么親。

    宗景灝看出她的不開心,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女兒的醋你也吃”

    林辛言不吭聲,低頭綁好衣服的系帶。

    “我們是父女,血濃于水。”她身上流著的血有一半是他的,感情好是應該的。

    林辛言不想和他說話,快步走過去開門。林蕊曦不知道林辛言回來了,門一開她就叫爸爸。

    當看清楚是林辛言時,愣了一下,而后眼眶通紅,委屈巴巴的,“媽咪,你躲哪里去了,我和爸爸都找了你久,我好想你。”

    說著撲進了她的懷里,手臂緊緊的抱著她的腰,往她的懷里鉆,“媽咪。”

    生怕媽咪又會躲起來,她看不見她了。

    沈培川站在門旁,宗景灝都和林辛言在屋里呆一天了,有再多的話,再多的事也該做完了。

    于是他自作主張帶著兩個孩子過來,他沒有告訴兩個孩子已經找到林辛言準備給他們一個驚喜。

    剛剛林蕊曦敲門的時候林曦晨想要上廁所,這會兒還沒回來。

    林辛言蹲下來,捧著女兒的臉,小家伙好像胖了,臉蛋兒圓乎乎的。

    “媽咪你躲哪里去了,為什么我都找不到你”小女孩兒撅著粉色的小嘴巴。

    林辛言不知道怎么回答女兒的問題,將她攏進懷里。這時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門口的林曦晨,他單薄的小身板站的筆直,雙手垂在身側,攥成拳頭。

    “小曦。”林辛言看著兒子,他瘦了,臉龐的輪廓棱角分明,和宗景灝的如出一轍。

    她朝兒子伸手。

    林曦晨紅著眼睛,梗著脖子,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這么久,你去哪里了知不知道我好擔心你”

    “對不起”林辛言不知道怎么安慰兒子,伸手將他拽入懷中。

    林曦晨抬起手用手背擦掉臉上的眼淚,哽咽道,“媽咪沒有對不起我,是我不好,沒有照顧好媽咪,我是家里的男子漢,卻把你弄丟了,是我不好。”

    “傻瓜。”林辛言將兒子的頭按進懷里,他還是個孩子而已,卻在口口聲聲的說是他沒照顧好她。

    她說不出心里什么滋味,就覺得從鼻腔里竄出的酸澀,漲的眼睛痛。

    宗景灝走過來,伸手摸摸兒子的頭發。

    他們被林辛言照顧教育的很好,聰明又懂事,特別是兒子,有時候懂事到讓人心疼。

    林蕊曦從林辛言的懷中探出腦袋,仰著頭看宗景灝,“爸爸是你找到的媽咪嗎”

    宗景灝輕嗯。

    “謝謝。”這句話是林曦晨說的,雖然他對這個爸爸以前的所作所為很在意,但是這次是他幫著找到了媽咪。

    他愿意感謝他。

    “要不我們去吃晚飯”沈培川站在門旁,受不了煽情的畫面。

    他沒當過父親,體會不了他們的感受。

    “我在下面定了包間,為林小姐平安歸來,慶祝一下”沈培川提議道。

    林辛言給兒子擦臉,牽著兒子女兒的手站起來,朝著沈培川彎了一xiashen,“謝謝,在我不在的時候,幫我照顧他們。”

    沈培川嚇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這個他可受不起。

    “我和景灝是哥們,這是我應該做的,這句謝謝我可擔不起。”說話時他的目光瞟向宗景灝。

    誰知,宗景灝根本沒看他,他的目光都在兩個孩子和林辛言身上,根本沒空看他。

    他尷尬的低頭摸了摸鼻子。

    他怎么覺得自己那么多余呢

    林蕊曦拉拉林辛言的手,“媽咪,我餓了。”

    林辛言低頭看女兒,現在知道她這一臉的肉從哪里來的了。

    “那走吧。”沈培川笑著說道。

    “那麻煩你了。”林辛言牽著兩個孩子走出房間,林蕊曦被宗景灝抱習慣了,撅著嘴,問,“媽咪,你可以抱我嗎”

    林辛言舍不得拒絕女兒,即使腳上還有傷,還是彎身將她抱了起來。

    林曦晨看著妹妹嘆氣。

    “這孩子太任性了。”

    林辛言摸兒子的頭,“你也是孩子。”

    林曦晨撇撇嘴,他才不會像妹妹這樣不懂事。

    只知道讓別人抱,長腿干什么的

    一行人走進電梯,宗景灝眉頭緊皺,怎么他像是多余的

    女兒也不黏他了,林辛言也把他忘記了。

    他們在三樓,下去的話很快,叮的一聲電梯停下,沈培川想要在前面帶路,先踏出電梯卻被宗景17tczk灝叫住,“你等一下。”

    沈培川回頭想要問他干什么,可是對上他的眼睛,就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默默的收回腳,站在里面。

    林辛言以為他們有事情要說,便帶著兒子女兒先走出來。

    等到林辛言離開,沈培川才開口,“有什么事情嗎”

    林辛言找回來,不是很值得高興的事情嗎他為什么板著臉,像是別人得罪了他似的

    沈培川在心里自我檢討,他好像沒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得罪他吧

    有什么事情直說,別這么吊著他呀。

    “那個”

    “我和她沒離婚。”

    就在沈培川忍不住再開口的時候,宗景灝終于開了腔。

    沈培川眨了眨眼睛,這是什么意思

    難道是,剛剛他稱呼林小姐不對

    “那個,我以后叫嫂子”沈培川試著問。

    他們三個宗景灝最大。

    蘇湛最小。

    “嗯。”

    沈培川,“”

    “聽你的。”沈培川問走不走,再不走電梯又要上去了。

    宗景灝沉思片刻問,“你說,戀愛是怎么談的”

    沈培川差點沒站穩。

    這都是什么跟什么

    話題轉變的也太快了,他跟不上啊。

    戀愛怎么談的

    這畫風不屬于他的風格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