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93章,特別想要滿足她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93章,特別想要滿足她

    “我沒談過,話說回來,你現在還需要那玩意兒嗎”

    老婆孩子都有了。

    談戀愛

    和誰

    沈培川瞪大了眼睛,“你不會”

    可是細想想他也不是那種水性楊花的人啊,林辛言失蹤這些日子他那么著急,應該是很喜歡她的。

    宗景灝眉心緊蹙,回想到林辛言說那句話時眼里的光亮,就特別想要滿足她。

    沈培川拿眼瞄他,小心翼翼的問,“是嫂子不愿意”

    宗景灝一個冷眼射過來。

    林辛言不愿意,他不能告訴他啊。

    不然他還不得笑掉大牙。

    沈培川砸了一下嘴巴,“怎么討好女人這個事情,還得找蘇湛。”

    叮

    這時,電梯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電梯門滑開。

    大廳里,林辛言并沒去包間,而是站在大廳里和白胤寧說話,離的遠宗景灝聽不到他們說了什么,只是看到他們在一起說話,臉色頃刻間變了模樣。

    他邁步走下來,沈培川放緩了腳步離他有些遠。

    瞧瞧他的模樣就是不高興,他才不往槍口上撞。

    白胤寧看到林辛言帶著兩個孩子的時候,半天沒回過來神。

    她說她結婚生子了,都是真的

    “你怎么沒回去”林辛言沒想到會遇見他。

    白胤寧實話實說,“我在等你。”

    “等我干什么”林辛言問。

    白胤寧本來是想弄清楚她和宗景灝的關系,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的懷疑都是錯的,她真的結婚了。

    內心失落,面上卻在笑,“你說我們是不是挺有緣分的”

    林辛言不明白他為何這么說。

    當時他的確看到林辛言跳河,后來讓人救她,也不過是因為人性,不想看著一條鮮活的生命就這樣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把人救上來后,他看到了她手上的玉鐲,以為她是毓秀的女兒,才帶她回去,并且讓何瑞澤找不到她。

    為了遵循養父的遺愿,他不讓林辛言盡快與家里人聯系,而是呆在他的家里,既然想要娶人家,就得多相處培養感情。

    這是他不讓林辛言不要和家里聯系的原因。

    等兩人熟悉了,就算她回去了,兩人還是熟的,是朋友,到時候他去追求她也順理成章了。

    可

    他不但弄錯了,她不是毓秀的女兒,而且還是一個結過婚的。

    他的目光落在林辛言的手里牽著的兩個孩子,那么可愛,長得像她,也像那個男人。

    “你能告訴我,你的玉鐲是怎么來的嗎”如果她不是毓秀的女兒,那么,她怎么會有毓秀的玉鐲呢

    她和毓秀是什么關系

    林辛言不知道白胤寧和毓秀是什么關系。

    他好像對這枚玉鐲很有興趣。

    她并未實話實說,心里對他還有戒備。

    “這個興許是和你認識的那個像呢,并非同一個。”

    明顯她是不愿意說。

    白胤寧沒勉強,而hnjstzzcx是看著她的兩個孩子問,“你們下來吃飯的嗎”

    林辛言點了點頭。

    “我知道這里什么好吃,要不我們一起”白胤寧試著問。

    “不行,我們在等爸爸。”林蕊曦快速的拒絕。

    這位叔叔坐著輪椅,長得也沒爸爸帥氣。

    而林曦晨和她的反應不同,他找了那么多,也沒找到比宗景灝好看,比他有錢的。

    就眼前這個,雖然坐著輪椅,長得也不如宗景灝帥,但是他笑的時候特別的陽光。

    林曦晨在心里惋惜,是個瘸子可惜了。

    若是他不是瘸子,他一定支持他追求媽咪。

    讓宗景灝知道他媽咪是很搶手的。

    只是,現在他不能讓個瘸子追求媽咪。

    那樣,太掉價了。

    被拒絕白胤寧也不尷尬,看著林蕊曦淺笑,“叔叔不介意,和你爸爸也一起。”

    小女孩兒眨了眨眼睛,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多了幾分不明所以。

    這個叔叔為什么要和他們一起呢

    這時,她看到朝這邊走來的宗景灝,放開林辛言的手邁著小短腿奔了過去,“爸爸。”

    宗景灝彎身將人抱了起來。

    林曦晨反應的也快,“叔叔你要和我們一起吃飯是嗎,那一起吧。”

    不管了,雖然是個腿腳不好的,也要讓宗景灝知道,他媽咪是很搶手的,讓他以前不珍惜。

    現在想要他們就這么跟他回家,門都沒有。

    必須拿出誠意,并且很愛媽咪才可以。

    否則,他第一個不同意。

    白胤寧看向林辛言,這孩子的心思似乎有些多

    林辛言低眸去看兒子,自己生的兒子,她自然知道他的用意,伸手摸了摸他的頭。

    “聽說你救了我太太。”宗景灝抱著林蕊曦走過來。

    喧賓奪主,似乎是在告訴白胤寧,林辛言是他的妻子不要有非分之想。

    “舉手之勞,不足掛齒。”白胤寧笑著gtan。

    宗景灝握住林辛言的手,林辛言的手指纖細,柔軟,寬厚的大掌可以將她的手完全包裹,他低沉的聲音沒有一絲起伏,“我生平不喜歡欠別人人情,白先生,有什么需要經管開口。”

    他一句話把白胤寧救林辛言的恩情歸屬到了自己身上,好似是在告訴白胤寧,想要回報,找他,不要打林辛言的主意。

    林辛言微微側頭看他,心頭一道暖流劃過,他這是在為她著想,不讓她欠著白胤寧的人情。

    自古人情難還。

    不管白胤寧開始出于什么目的,的確是救了她一命。

    白胤寧的目光落在他握著林辛言的手上僅一秒便收回,自然了解他這話的用意,他看著林辛言穿著高跟鞋的腳,關心的問,“怎么還穿著高跟鞋,你腳上的傷還沒好利索,不知道嗎”

    剛見到女兒女兒,她太激動了,況且好多了便沒在意。

    “我沒事了。”

    宗景灝的臉色頓時變了樣,不似剛剛這么淡定,她腳上有傷,他竟然不知道。

    拉著她的手,“我們該走了。”

    “包間在這邊。”沈培川特別有眼色,這里是白胤寧的地盤,但是卻不能讓他占了主動權。

    “白先生這邊請。”沈培川擺了一個請的手勢。

    白胤寧看了他一眼,說道,“走吧。”

    身后的高原這才推動輪椅。

    沈培川要了酒店里最大的包間,中間落座一張可以容納二十人的餐桌,包間內寬敞明亮。

    林蕊曦雙膝抵在他的腿上,和他面對面摟著他的脖子,“爸爸,什么時候吃飯”

    宗景灝捏了捏女兒滿是膠原蛋白的臉,說一會兒。

    說話時他的目光看了一眼桌下,去看林辛言的腳,她雙腳踝并沒有明顯傷痕。

    傷那兒了

    等候上菜時,白胤寧主動搭話林辛言,“你明天有空嗎我帶你去見那位師傅”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