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95章,霸王條款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95章,霸王條款

    宗景灝覺得他是這世上最悲催的男人,明明懷里抱的是老婆,卻不能動。

    他把臉埋進她的發絲里,淡淡洗發露的香味,他在她的后頸上輕咬親吻。

    林辛言的半邊臉埋在枕頭里,她看著熟睡的兒子和女兒,伸手摸了摸他們的臉蛋兒。

    透過他們她想到了那晚瘋狂的畫面,沒有旖旎,而是黯然神傷。

    “宗景灝,你睡過多少女人”

    不知道為什么,想到他曾經也和別的女人在床上,翻云覆雨過,心就悶悶的疼。

    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

    雖說她一直刻意忽略,可是他留給她的印象,是那么的深刻。

    都說女人是感性的。

    她覺得是。

    對要了自己第一次的男人,總有種特殊的感情。

    宗景灝親吻她的動作戛然而止,鼻尖依舊彌漫著她身上的香味,淺淡,卻沁人心扉。

    他的聲音還有些沙啞,“為什么忽然問這個”

    林辛言把臉往枕頭里埋的更深了,“隨口問的,我困了,睡覺吧。”

    可是宗景灝不覺得她是隨口問的。

    抓著她的肩膀將她扳過來,林辛言反抗,壓著聲音,“你別動我,我困了。”

    宗景灝不顧她的反抗,強硬的將她的身體扳過來,看著她的臉,“告訴我,你怎么了”

    林辛言強裝淡定,“我就是困了。”

    宗景灝捏著她的下巴,抬起,讓她看著自己,“你吃醋了”

    “沒有。”她立刻否認。

    她只是覺得虧,她把最珍貴的都給了他,而他不是。

    不是吃醋。

    她堅決不承認。

    “那你為什么生氣”他的眼角帶著光,指腹摩挲她粉色的唇瓣,她的唇瓣柔軟,q彈,壓在指間,特別的舒服。

    “我沒有。”她就是不肯承認自己不高興,吃醋了。

    他笑,“好,沒有”

    話音剛落,他的唇就覆了上來,林辛言動,他就威脅,“你想讓他們看見,你就動。”

    顧忌到兩個孩子,林辛言的反抗的動作停了下來,委屈的紅了眼眶。

    宗景灝溫柔的在她的嘴唇上捻磨,含糊間他說,“我沒睡過別的女人,只有你。”

    這輩子,他就只要這一個女人。

    再無其他。

    “那何瑞琳呢”她親眼見過他對她好。

    還在別墅過過夜。

    要說兩人沒睡過她不信。

    別說林辛言不信,宗景灝自己都不信。

    “我以前覺得我不正常。”不是對何瑞琳提不起興致,是對任何一個女人他都提不起興致。

    沒有一丁點兒哪方面的渴望。

    以前對何瑞琳好,是因為她說她是那晚的女人。

    一個女人把女人最珍貴的東西給了他,他應該負責。

    不是愛,更不是喜歡,只是責任。

    “唔媽咪”林蕊曦夢魘了似的,兩只手亂摸。

    林辛言連忙轉身去抱女兒,“媽咪在這里。”

    她輕輕的拍著女兒的背,“乖,媽咪在。”

    林蕊曦的小手摸摸她的胸口,好似確定一下這是不是媽咪,才又安靜下來。

    林辛言摟著女兒給兒子蓋好被子,對身后的人說,“時間不早了,睡覺吧。”

    kaokuaixun宗景灝,“”

    他追了過來,樓著她。

    這一夜宗景灝睡的不好,到下半夜他才睡著。

    林曦晨一夜無夢睡的最好,早上也是第一個醒來的,看到宗景灝摟著林辛言,他的眉頭緊擰,坐在床上,氣呼呼的。

    他最后沒忍住,拿開宗景灝的手臂,鉆到他們中間,將他們分開。

    他這一動,宗景灝和林辛言都醒了,他反應的快一把摟住林辛言,在她的懷里撒嬌,“媽咪,你抱抱我。”

    他很少這樣。

    忽然來這么一次,林辛言的心兒都軟了,將他攬入懷中親親他的額頭。

    宗景灝,“”

    他翻了一個身,默默的望著天花板。

    他就想追回老婆而已,為什么連兒子也要和他作對

    “媽咪,你以前過的好嗎”

    林辛言聽得云里霧里,大清早的,他說什么胡話

    她伸手去摸兒子的額頭,林曦晨撇頭,“我沒發燒。”

    “那你剛剛是什么意思”

    林曦晨往她身后看了一眼,“你懷我們的時候,被人說未婚先孕,后來生下我們,獨自將我們養大,你很辛苦,所以,對于那些曾經辜負你,在你最難的時候拋棄你的人,絕對不可以心軟。不然,他會覺得你很好哄,就不珍惜你了,下次還傷害你。”

    林辛言終于明白兒子大清早的這是為何了。

    伸手捏他的臉蛋兒,“你都是哪里學的這些大道理。”

    “你答應我,一定不可以隨便,輕易的,原諒傷害你的人。”林曦晨肅著一張小臉。

    對于兒子的認真,欣慰又心疼,更不忍心拒絕,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宗景灝又翻了個身,側在床邊,林曦晨說那些話明顯就是說給他聽的。

    他竟然連一個字都無法反駁。

    有句話怎么說的

    自作孽不可活。

    如果當初他不因為何瑞琳救過他,就輕易相信她,也不會落到這般田地。

    怪不得別人。

    窗簾很遮陽,都快七點了,屋子里還很暗,林辛言起來給兩個孩子找衣服,穿衣服,給他們洗漱。

    宗景灝扣著襯衫扣子,站在洗手間門口,“我們去一趟商場吧。”

    她沒衣服穿。

    林辛言點了點頭。

    洗漱好,她穿上那件禮服,到門口換鞋的時候,宗景灝拉住她,“就穿拖鞋,到商場買。”

    腳心的傷口還沒徹底愈合,而且穿高跟鞋對腳踝也不好。

    林辛言低頭看看自己腳上穿著的酒店拖鞋,眨了眨眼睛,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我又不嫌棄你。”宗景灝為了讓她安心,摟住她的肩膀,“有我呢。”

    林辛言抬頭看看他,西裝革履,身姿挺拔,卓爾不凡,成功人士的氣場,她耷拉下腦袋,他都不嫌棄,她還有什么介意的

    到樓ytfeiyong下吃好早餐,他們一行人上了車,三輛車子前前后后離開酒店。

    過了大概二十來分鐘便到了白城最大的商場。

    宗景灝抱著女兒,林辛言牽著兒子下了車。

    商場不是很大,上下一共四層,大廳上下電梯,周邊全是兒童游玩的娛樂設施,樓二服飾,三樓珠寶,頂樓電影院和餐廳。

    林蕊曦看到下面有玩的不愿意上去。

    “你們在下面等著我吧,我上去買一身衣服就下來。”林辛言了解女兒,如果不讓她玩,又得鬧。

    林辛言放開兒子,讓他也在下面陪妹妹一塊玩,“替媽咪照顧她。”

    林曦晨點了點頭,“那媽咪,你快點兒。”

    “嗯。”

    林辛言一個人上了樓,后面有沈培川安排的保鏢尾隨。

    林辛言本身就是服裝設計師,對衣服有自己的眼光,首先要舒適,她也不參加重要活動,便選擇了休閑點的服飾。

    她看到一個叫o牌子的休閑裝,以前她就買過,不管是款式,穿在身上的舒服度,都是她喜歡的,于是她走了進去。

    她挺意外的,白城這個小地方,還有這樣的牌子店。

    林辛言看上了一款米色,帶帽子的衛衣,她看向坐在沙發上完手機的服務員,“這款,有s碼嗎”

    女服務員連頭也沒抬,“那款要4800,你確定要試嗎”

    林辛言,“”

    以往,她進店,都是熱情服務,這服務員的態度著實讓她意外。

    林辛言吸了一口氣,“我確定。”

    那服務員終于起身,看了一眼林辛言腳上的拖鞋,撇了一下嘴嘲弄道,“現在都流行穿一次性的鞋子出門嗎”

    很明顯,女服務員覺得林辛言這身打扮,買不起這樣貴的衣服。

    女服務員拿衣服時還在喋喋不休,“我們店里都是名牌,很大的牌子,而且都是國外設計師設計的,試過就必須要買下來的”

    “別給我拿了,謝謝。”林辛言只是想買個衣服,為什么要說這么多

    試了就要買

    什么霸王條款

    她第一次碰到這種狀況。

    女服務員將拿出的衣服,用力一摔,站了起來看著林辛言,“你什么意思,我有沒有問你確不確定要你說確定,于是我給你拿了,我拿出來,你又不要了,耍我玩呢是吧”

    “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女服務員咄咄逼人。

    林辛言覺得和這種人無法溝通,轉身剛想要走,卻被女服務員拉住手臂,“你不能走,衣服我已經拿出來了,你必須要買”

    “你這是什么道理”林辛言真的被這個女服務員的跋扈給驚到了,按理說像這樣的服裝店里的員工都是經過專業培訓的,怎么能這樣蠻不講理呢

    “你買不起就買不起,在這里裝什么裝”女服員撇著嘴冷哼,一副今天林辛言不買,她就別想走的模樣,“你讓我拿出來,就必須買,我給你說過價錢了,4800,給錢吧。”

    “把你們老板叫過來。”林辛言看出來,和她說不清楚。

    “老板有事不在,和我說一樣的,我老板親表妹,做得了主。”

    林辛言算是看出來了,原來是有背景的,所以才敢這么囂張。

    “這位小姐,生意不是這么做的”

    “少給我廢話,給錢,拿著你的衣服走人”女服務員趾高氣揚,仗著是這家老板的親戚,真把自己當主人了。

    “如果我不給呢”林辛言也冷下了臉。

    “呵呵,那你別想走。不瞞你,我表姐認識白胤寧,白胤寧白總你認識嗎我表姐朋友,這商場都是他的,在這里打腫臉充胖子,你找錯地方了。”

    越是從生活最底層爬上來的人,有了靠山,越是揚眉吐氣,趾高氣昂。

    就如這個女服務員。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