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96章,凡事有因必有果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96章,凡事有因必有果

    說話時女服務員對林辛言又是一番打量,她身上穿的禮服,她也看不出講究,在她眼里就是一條裙子,腳上穿著一雙酒店一次性拖鞋,她的脖子上有昨晚宗景灝給她留下的吻痕,女服務員冷笑了一聲,“小姐多少錢一晚上得幾晚才能賺一套衣服錢”

    林辛言,“”

    她眉心緊皺,臉上的表情緊繃繃的,女服務員這句話著實把她氣到了。

    她就是來買個衣服,怎么就遇見了這么一個奇葩

    還無緣無故被人說成是小姐,這簡直是侮辱人

    但是教養讓她做不出破口大罵的事情。

    “麻煩你立刻放開我,否則我報警了”林辛言的聲音極冷,如同凜冬的冰凌,散發著讓人發寒的氣息。

    女服務員一愣,沒想到她一個小姐還有這種氣勢,不過很快她就鎮定住,覺得她是在裝腔作勢

    “我怕你報警”女服務員仰了仰頭,“這里是白城,只要我表姐去找白胤寧白總一句話的事兒,警察也得給白總這個面子,廢話少說,拿錢來,否則你別想走”

    遇到這樣的人,沒有道理可言,還難纏的很。

    林辛言被氣的渾身顫抖,這世上怎么會有這么蠻不講理的人

    “拿錢啊。”女服務員見林辛言不動,伸手去奪她手里的錢包,就在她要沾到林辛言的錢包時,一直守在外面的保鏢終于感覺到了不對勁,沖進來,推開女服務員。

    沈培川挑的人,身手極好,只用了一兩成的力道,女服務員就摔倒了,她本能的去想要抓住東西來支撐身體,卻拉倒一排衣架,嘩啦啦啦一聲,衣服全部散落在地。

    女服務員屁股先著的地,摔的生疼,她齜牙咧嘴的瞪著沖進來的保鏢,“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在這里撒野活的不耐煩了是嗎”

    說著她掏出手機給表姐打電話,“姐,你快來店里,有人砸我們的店。”

    保鏢皺眉,也掏出手機給沈培川打電話,說林辛言遇到麻煩了。

    沈培川神色一繃,是何瑞澤出現了

    他看向正在陪女兒和兒子在玩夾娃娃的宗景灝,快步走了過去,“嫂子在樓上遇到了麻煩。”

    宗景灝回頭看他。

    “會不會是何瑞澤存不住氣,出來了”沈培川猜測。

    宗景灝單手抱起女兒,牽著兒子,走上電梯,沈培川快步跟上,還有幾個保鏢一起上來。

    他們一到樓上,就在一家的服裝店的玻璃窗內,發現了林辛言的身影。

    “媽咪在那兒。”林蕊曦指著站在櫥窗里的林辛言。

    “看到了。”宗景灝回應女兒。

    沈培川有些懵,這是什么情況啊

    進入店內,才發現服裝店里的一片狼藉。

    “媽咪。”林曦晨奔過來抱住林辛言的腿,“你買個衣服怎么這么慢,對了,這里怎么弄得”

    “我看到她對太太拉拉扯扯,還想動手,于是我力氣沒收住,人摔倒,衣服也倒地上了。”保鏢上來解釋,他站在門外,女服務員去搶林辛言手里的錢包,從他的角度看上去,像是在動手,他才會沖進來。

    宗景灝眼角壓低,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他看向林辛言問,“傷到沒有”

    林辛言搖搖頭說沒事。

    女服務員一看不大對勁,怎么那么多人,剛剛這個人還稱她為太太

    可是在白城最有實力的就是白胤寧,她可沒見過這號人物。

    想著她又有了勇氣,“你們少嚇唬人,我告訴你們,我不怕你們,這些衣服都是你們弄倒在地上臟掉的,你們得賠償”

    林辛言早已經體會到了她的蠻不講理,此刻不愿意再和她糾纏,浪費時間,“算算多少錢,我給你。”

    女服務員撇了撇,牙尖嘴利,“果然帶這么多人來,就是嚇唬人的,這白城是姓白的天下,做個小姐,也把自己當顆菜了。”

    空氣瞬間凝滯,幾個保鏢和沈培川的目光都投向了宗景灝,這女服務員的話說的不含蓄,他們是粗人也聽得出來她在說什么。

    宗景灝瞳孔漆黑,自以為冷靜,又不冷靜的地道,“你把剛剛的話再說一遍。”

    林蕊曦感覺到了爸爸的怒氣,一把摟住他,將臉埋進他的肩胛骨,連喘息都輕了不少。

    女服務員正在戳計算器的手一抖,莫名的威懾,令她神經猛縮,她看著眼前男人,看似平靜,卻又不平靜的表情,腔調不受控制的抖,“你,你你,你們少嚇唬我,我表姐和白總是朋友,你們敢動我試試”

    林辛言牽著兒子走過來,伸手握了握他的手,“算了。”

    和這種人纏不清楚。

    宗景灝微微垂下眼眸,看著她,她不是無理取鬧的人,但是這個女服務員看著就不是省油的燈,處處炫耀自己的背景,他不在的時候,不知道怎么跋扈的對待林辛言。

    他的唇角勾了勾,“我的人,只有我能欺負。”

    他的意思很明確,這件事,他不能就這么算

    背景

    他的臉色愈發的深沉。

    “把這里砸了。”他云淡風輕下了命令,“你有什么背景,都叫來,我等著。”

    說完,他拉著林辛言走出店門。

    跟著來的幾個保鏢,竄進店里,一通亂砸,女服務員徹底嚇傻了,站在結賬臺里,嚇的嗷嗷直叫。

    沈培川眉梢輕挑,第一次見宗景灝因為這樣的事情動怒,不過那個女服務員確實欠收拾,小姐別說宗景灝生氣。

    是他,他也生氣。

    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忍受自己的女人被說成小姐吧。

    林辛言想要勸說,這樣不太好,可是卻被林曦晨拉住手,不讓她說話。

    “凡是有因必有果,這種人,我們不教訓她,將來還有別人,說不定比我們教訓的更嚴重,她不懂得做人,我們就教教她。”

    宗景灝低頭看著兒子,伸手摸了摸他的頭,“是我兒子。”

    林曦晨撤了一xiashen子躲開他的手,宗景灝也不生氣,而是對兒子說道,“我們不仗勢欺人,但是也不能被人欺負,有些可以忍,但是有些不能,對于那些一而再再而三出言挑釁的人,不必手軟。”

    “他還小”

    “他是我兒子。”宗景灝打斷林辛言,“這個社會是殘酷的,弱肉強食。”

    將來他是要把公司交給他的,如果沒膽識,會讓人吃了連渣都不剩。

    他大學畢業接手公司,多少人不服他,給他使絆子

    沒有手腕,將來怎么在公司立足。

    他托著林曦言的后腦勺,讓他看,并且問他,“害怕嗎”

    畢竟只有五歲,看著那些高大的男人,像是黑shehui似的,在店內瘋狂摔砸,確實有些退怯。

    “你說你是男子漢,你這樣怎么保護你媽咪”

    “我沒說我害怕”林曦晨仰了仰頭,表示自己并不害怕。

    這時,那位女服務員的表姐來到店里。

    整個店里的一切全部被砸毀,就連吊頂的天花板,也被捅了一個大窟窿。

    “表姐,表姐,你可來。”女服務員哭著喊著,從犄角旮旯里鉆出來,撲到她面前,“你可算來了,這些人,把我們的店給砸了。”

    女人很年輕,長得也很漂亮,那女服務叫她表姐,可是她看起來比女服務員還年輕幾分,她神色凝重,“為什么會這樣”

    “她買衣服不給錢,就找人把我們的店砸了,表姐,你一定不能放過他們”女服務員指著林辛言一邊哭,一邊告狀。

    這時,女人轉頭看向林辛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