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97章,死不承認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97章,死不承認

    林辛言剛想開口說明情況,就被女服務員打斷,“表姐你不要聽她的,就crazyde123是她找的這些人,把我們的店砸成這樣,你快點找人來,把他們統統都抓起來。”

    林辛言皺眉。

    宗景灝把女兒給林辛言,“到車里等我。”

    這里的事情他來解決,他雖然想鍛煉兒子的膽識,但是卻不想女兒接觸這些,女兒是女孩子和兒子不一樣。

    林辛言將女兒接過來,抱著她剛想離開,就聽見女服務員的表姐姚青青出聲阻攔,“事情因你而起,你走了,這件事情怎么能說清楚”

    宗景灝抬起眼皮,眸光沒有半點起伏,冷漠而凌冽,“和我說。”

    姚青青對上宗景灝的眼睛,頓時心生怯意,氣場比白胤寧還強,冷漠而堅硬的五官華美又單板,骨子里透出的一股子寒勁,讓人忍不住退避三尺。

    她雙手攥緊,“我們是規規矩矩的生意人,你們這樣,是不是過分了”

    宗景灝唇角半挑,陰森冷笑。

    女服務員往姚青青身后躲了躲,“他們是肯定是混黑的,快點叫白總過來吧。”

    這時,沈培川從店里走出來,在宗景灝耳邊低語。

    姚青青聽不到他們說了什么,只是店被砸,她和表妹兩個弱女子肯定在他們手里賺不到便宜的。

    思慮再三,她還是選擇給白胤寧打電話。

    希望他能幫助自己解決。

    很明顯,對方仗著自己人多欺負人。

    另一邊白胤寧正出發準備去酒店接林辛言,去見那位會制作香云紗的師傅,結果就接到姚青青的電話。

    “有事”他不咸不淡的問。

    “我的店被人砸了,你能過來一趟嗎”姚青青低頭,她和白胤寧都是孤兒院長大的,從小認識,后來他們各自被領養,直到一年前她和白胤寧才又重新相遇。

    她能在這個商場有這么好一個店面,也是白胤寧給她的。

    白胤寧看了一眼時間,時間還來得及,便答應過來一趟。

    只是他沒想到過來后會遇到林辛言touchedyou和宗景灝。

    一直躲在姚青青身后的女服務員看到過來的白胤寧,仰了仰頭,“看吧,我告訴過你們,白總和我表姐很熟,敢在這里鬧事,是活的不耐煩了。”

    姚青青皺眉,看著表妹,她雖然和白胤寧有些情分,但是她并不希望仗著這份情,給白胤寧添麻煩。

    所以聽到表妹的話,不由得皺了皺眉。

    白胤寧何等的聰明,看到這樣的場面心里大概也猜到了發生了什么事情。

    路過林辛言身邊時,看向她,關心的問道,“你沒事吧”

    林辛言往宗景灝身邊站了站,搖頭,“沒事。”

    對于白胤寧她有太多的不了解。

    而且為了兩個孩子,她不想讓外人看出她和宗景灝的關系,并不是正常夫妻。

    白胤寧看著她的動作,眼神微動,卻很短暫就恢復平靜。

    她的舉動,讓一直沉著臉的宗景灝,眉梢輕揚了幾分,連帶著唇角也往上翹了翹。

    “你來的正好,我正想找白總要個說法。”宗景灝攬住林辛言的肩膀,走進一片狼藉的店內,沈培川讓人把沙發清理出來,宗景灝讓林辛言坐下來。

    她的腳上有傷,一直站著對她的傷勢恢復慢。

    那個女服務員徹底傻眼,怎么回事

    這個人怎么連白總也不怕氣場看著比他還強大

    白城白胤寧就是最有權勢的人了,這個人是什么人

    還有這個女人是什么人

    就連白總也對她都關懷備至

    她緊張的抓著姚青青的手,不知不覺用了力,姚青青的手臂被抓的生疼,她皺了皺眉看向表妹,“是他們惹得事情,你怕什么”

    女服務員心慌的厲害,她一直仗著姚青青和白胤寧的關系,在這個商場里橫行霸道,每次都沒有人敢反駁她。

    這次,她感覺到自己踢到硬茬了。

    平日里都是她欺負人家,欺負習慣了,忽然來個白胤寧都要禮讓三分的,她怎么能不心慌

    “表,表姐,這個是什么人啊”

    “我不知道。”姚青青也ijgshan沒見過。

    不過看樣子不是什么簡單的人物。

    這下女服務員心里更沒底了,連姚青青都不知道的人物。

    高原推著白胤寧進入店內,地上一片狼藉,幾乎沒有可以下腳的地方,他隨意地掃了一眼店內,目光轉向宗景灝,笑問,“是服務不周嗎”

    宗景灝半挑唇瓣,不輕不重的撂下一句話,“白總的地盤,自然沒人敢鬧事,不過”他給沈培川使了個眼神,“白總看完,我們再談。”

    沈培川會意,讓人從車里拿下來的筆記本電腦放在前臺桌子上,插上u盤,邊打開u盤邊說道,“這個視頻是我從店里的監控里截下來的,發生了什么,我們看看就知道了。”

    女服務員徹底傻眼,她怎么忘了店里是裝了監控的

    里面的內容

    不能,她不能讓姚青青看到她在店里做的事情,不然她的事情都得敗露,她沖上去想要毀壞電腦,搶走u盤,沈培川早知道她肯定會惱羞成怒,所以早就讓人做了防備。

    她一沖上來,就被人攔住。

    很快畫面順利的呈現出來。

    剛剛沈培川在宗景灝耳邊耳語,就是告訴他,自己弄到了店里的視頻,還發現了一些別的東西。

    畫面不是從林辛言進店截的,而是女服務員趁著姚青青不在,把客人買衣服的錢,裝進自己的口袋,經常對來店里的客人出言威脅,只要試過就必須買,不然就搬出白胤寧這座大靠山威脅他們。

    白城,白胤寧的名字沒有人不知道。

    很多人自然不愿意惹。

    拿錢了事。

    白胤寧臉色難看。

    這是林辛言認識他以來,見到過他最難看的一次臉色。

    姚青青的臉色鐵青,比白胤寧的還難看。

    女服務員見事情暴露,想要逃走,卻被沈培川攔住,“這么急著走干嘛”

    “這些都是你偽造的,想要陷害我”女服務員堅決不承認。

    沈培川懶得理她。

    沈培川只挑了重要的截下來,但是就這樣也播放了半個小時,才放到林辛言進店的畫面。

    女服務員起先看不起人,覺得林辛言是買不起衣服的人,后來又拉著林辛言不讓她走,必須要她買下,還搬出白胤寧嚇唬她,說她是小姐

    只是林辛言不吃她那一套,聽見白胤寧的名字就掏錢了事。

    然后是保鏢沖進來。

    很明顯是這個女服務員態度不正,口出狂言。

    “表姐”到了這個地步女服務員還想狡辯,“表姐這都是他們編造的,想要陷害我,你千萬別相信”

    啪

    姚青青沖上來,反手就是一個巴掌,她氣的瑟瑟發抖,“證據確鑿,你還想抵賴嗎”

    女服務員捂著臉,眼珠子瞪著,似乎沒料到她會沖上來打她。

    半邊臉都沒了知覺。

    “表,表姐,我真是被冤枉的。”事到如今,她只能咬死不認。

    不然她就完蛋了。

    姚青青咬牙切齒,到了這個地步,她還不知道悔改

    還要死不承認

    “你要作死,誰也救不了你。”氣急的姚青青反而冷靜了,她今天勒索的人,可不是普通人,她不追究,恐怕對方也不會放過她。

    “對不起。”姚青青走到白胤寧跟前,低著頭道歉,“我真不知道她仗著我認識你,就用你的名聲勒索進來的客人”

    白胤寧抬手,并不想聽她的解釋。

    他依舊笑著看向宗景灝,“你想怎么辦”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