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0章,裝出來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00章,裝出來的

    宗景灝站在洗手池前,袖口挽到手臂處,白色的襯衫掖在西服褲內,修長的雙腿被西褲包裹著,流暢的線條勾勒出臀部弧度與股腹相連,寬肩窄腰,身材完美到無可挑剔。

    林辛言越過他的手臂,看到他竟在洗衣服。

    是林蕊曦的裙子,吃飯時,上面沾了gongshaohua菜湯。

    林辛言從未見過他干這些,他衣食住行都有人安排好,什么時候需要自己動手去做這些

    此刻,他卻在為女兒洗衣服。

    感覺很微妙。

    恍惚間,她竟然覺得這就是家的味道。

    平常而溫馨。

    她幾乎沒有思考,走進來伸手從后面抱住他,臉貼著他寬厚的背,“你是無情的人,還是深情的人”

    突如其來的擁抱,宗景灝身體僵硬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復自然。

    他垂眸看著她扣在自己腰間的手,眸光頓時躲進一抹愉悅的光,聲音卻壓這不曾表現出來,“為什么這么問”

    林辛言也不瞞他,“我聽蘇湛說,何瑞琳進去了,這輩子恐怕也沒機會出來了,是你做的。”

    說到這里她的語氣頓了一下,醞釀接下來的話怎么說,“怎么說她都跟過你,真下得去手。”

    宗景灝像是沒聽見林辛言這句話,專心的給女兒的洗衣服。

    不是沒聽到,只是不愿意解釋。

    他給過何瑞琳很多機會,是她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觸碰他的底線。

    欺騙,陰謀詭計,就是因為他念著曾經她救過自己的情分,才相信她。

    可是她呢

    都做了什么

    林辛言咬著唇,粉色的唇瓣上凹陷一排深深的牙印,她希望宗景灝解釋,他這么做是有原因的,他不是這么無情的人。

    “你都沒話和我說嗎”

    “你想讓我說什么”

    宗景灝轉身,襯衫領口的扣子解了兩粒,結實的胸膛若隱若現,給林蕊曦洗澡時打濕了衣衫,潮濕的布料緊貼著他的肌膚,他附身扎下來時,濃濃gu的侵略性撲面而來,林辛言不由的扭頭,并不敢去直視他勾魂攝魄的雙眸。

    林辛言動了動唇,“是不是以后你也會為了別的女人,這么對待我”

    雖說他對付何瑞琳是因為她,可是,何瑞琳跟過他沒有錯,他可以不念舊情,下狠手,和可以拋妻棄子的林國安有什么區別

    她看過母親失敗的婚姻,看過父親的無情,她對感情,總有一絲不確定。

    敏感又多疑。

    宗景灝皺眉,瞳孔波瀾閃爍,隨即盯著她的眼睛,“你這么想我我在你心里是這樣的人”

    林辛言錯開他的目光,“我不知道”

    “你,你干什么”

    她的語氣里遮不住,此刻的緊張與彷徨。

    林辛言疼的五官扭曲,雙手撕打他的肩膀,“你弄疼我了,快點放開我唔”

    “宗景灝,你王八蛋,快點放開我”

    他附在她的耳畔,“你質疑我一次,我就用種方式懲罰你一次。”

    他故意靠的更加近,曖昧又逗弄,“你說公不公平”

    林辛言一動不敢動,就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渾身緊繃,生怕刺激到他。

    宗景灝眉眼帶笑,沒繼續作弄她,輕聲問,“我走后,你喝酒了”

    林辛言睫毛閃動,“你會htyjg不知道”

    他眉梢一挑,這是何意

    “沈培川和蘇湛似乎看出我們的關系,故意讓我喝酒”

    宗景灝唇角抽動,一把將林辛言扣懷里,“以后在他們面前,對我好點。”

    要是讓他們知道林辛言不讓他碰。

    他們還不得笑掉大牙。

    林辛言也希望給兩個孩子一個好的生活氛圍,和宗景灝一樣,不喜歡被人關注私生活,特別是感情這一塊。

    剛剛也是她疏忽了,宗景灝這樣驕傲的人,怎么可能和別人說起自己的感情生活。

    “嗯。”林辛言答應了,至少在外人眼里,他們要做恩愛夫妻。

    “走去睡覺。”宗景灝摟著她滾進被窩,什么也沒做,就是摟著她。

    第二天一早,天才剛剛亮林辛言就起來了,昨晚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關系,睡的很沉,夜里只是迷迷糊糊中感覺宗景灝抱著她親了幾回,早上醒來就睡不著了,所以她起的早,房間里宗景灝和兩個孩子還在睡覺,她想到酒店外面去透透氣。

    這個時間,整條走廊靜悄悄的,大家都還沒起床。

    她腳步放的輕,生怕吵醒還在沉睡的人。

    路過秦雅房間門口時,她房間的門忽然從里面拉開了,蘇湛身上歪歪斜斜的掛著西裝,頭發也亂糟糟的,看到林辛言時,條件反射性的嘭地一聲將門關上。

    林辛言站在門口半天沒回過來神,蘇湛怎么會從秦雅的房間里出來

    自己看花眼了

    她四處瞅瞅,這的確就是秦雅的房間啊沒錯啊。

    房間內的蘇湛也沒好的哪里去,站在門后,一臉的心虛樣,林辛言怎么會在外面,時間那么早

    “你還不滾,在這里干什么”秦雅縮在被子里,只露出一雙被血絲沖紅的眼睛。

    后來人都走了,她被蘇湛纏著喝酒,她被纏的沒辦法就喝了幾杯,再后來,蘇湛就說自己被逼婚的事情。

    秦雅就問,“你沒女朋友嗎”

    蘇湛就想起了自己的初戀劉菲,心情就更加的糟了,借酒消愁。

    秦雅覺得是自己提起了他不開心的事情。

    他才會灌自己酒。

    便對他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提起你傷心的事兒。”

    蘇湛笑的好看,趁機說,“你陪我喝幾杯,我就接受你的道歉。”

    結果兩個人都喝多了,后來她怎么到樓上的都不知道。

    早上醒來,兩人赤身露體的躺在一張床上。

    都是成年人發生了什么,大家都明白。

    蘇湛說要負責。

    秦雅抓著被子,渾身顫抖的厲害,明明剁了蘇湛的心都有,可是面上還在強裝鎮定,“都是成年人,別說那么幼稚的話。”

    因為一次錯誤,就要把兩人綁在一起嗎

    更何況,她看的清楚,蘇湛是個花花公子,根本不適合結婚。

    再說,她又不喜歡他。

    “這都21世紀了,不是解放前,一夜荒唐而已,我希望大家都忘了,就當什么也沒發生過。”秦雅表現的異常冷靜。

    蘇湛都驚訝。

    他以前玩歸玩,但是從沒隨便賺過一個女孩的便宜,有需要,也都是找那種花錢的。

    完事錢貨兩清的。

    碰到秦雅這個女人,他竟然比他還開放,說不需要負責,而且還要他忘記沒發生過。

    他怎么覺得那么不爽呢

    “事情發生過了,我記得很清楚,你雙手攀著我的脖子,在我身下”

    “滾”秦雅被蘇湛的話給激怒了。

    壓在心低的恥辱一下子就爆發了出來。

    她太激動,根本沒辦法談下去,蘇湛便提議,“我們都冷靜冷靜,然后再談。”

    誰知道他一出門,就看見林辛言站在門口。

    他站在門后,望著那團起起伏伏的山丘,知道她肯定是在被窩里哭。

    沒有一個女孩遇到這種事情,可以裝作什么事情都沒發生。

    她說的那些瀟灑話,不過是裝出來的。

    蘇湛不想隱瞞她,告訴她,他開門時林辛言看見了他。

    “什么”秦雅猛的從床上坐起來,震驚到瞪圓了一雙杏眼,那林辛言豈不是知道

    她甚至不敢往下想。

    眼淚嘩嘩的流。

    羞憤又痛恨。

    都是蘇湛

    “你毀了我。”秦雅抱著被子,整張臉都埋在被子里,發出悶悶的嗚咽聲。

    咚咚

    這時房門被敲響。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