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1章,你補償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01章,你補償我

    蘇湛的神經一緊,怎么說秦雅都是林辛言的人,他怎么交代

    “你別哭了。”蘇湛走過來安撫她,手剛碰到她的肩膀,就被她推開,“你滾別讓我看見你,我惡心”

    一想到昨晚,她就控制不住的抖,胃里直翻滾。

    蘇湛臉色變了變,終究沒發作,確實,他是男人,這事怎么算他都不吃虧。

    況且,這不是他的第一次,可是卻是秦雅的第一次。

    女人最珍貴的東西,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沒了,說話難聽點他不計較。

    “她在外面,剛剛敲門了。”蘇湛看著她,希望她能冷靜一下,先解決眼下的事情。

    秦雅的哭聲戛然而止,抬起通紅的眼,“那怎么辦”

    丟死人了,啊,啊。

    她拿被子蒙住自己,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永遠不見人。

    “你先別急。”蘇湛安撫她,“要不我們裝作在談戀愛”

    總比一夜荒唐被人撞見好啊。

    如果是戀人關系,發生個親密關系,也實屬正常。

    就不會覺得難堪了。

    “你休想”秦雅掀開被子,抓過枕頭就砸他。

    “如果不是你,非讓我喝酒,怎么會發生這么荒唐的事情唔”

    蘇湛接住她丟過來的枕頭,沖上來捂她的嘴,小聲道,“你這么大聲,是想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們昨晚睡一起嗎”

    秦雅的眼珠子轉了轉,搖頭,她不想。

    太難為情了。

    “我們就假裝是戀愛關系,過段時間借口不合適,再分開,也不會難堪了,你說呢”蘇湛看出她也不想被人知道,便趁機再次提及假戀人關系。

    先把林辛言糊弄過去。

    秦雅思考了一下,依舊沒松口。

    蘇湛深深的吸了口氣,這個女人怎么這么冥頑不靈

    “好,我是一男人,不就一夜荒唐嘛,有什么大不了,我就說昨晚我們喝醉了,就睡一起了唄。”說著蘇湛故作要去開門的樣子。

    秦雅慌了。

    蘇湛攥著門把手,作勢要打開門。

    “慢著。”秦雅的大腦快速的運轉著,覺得蘇湛說的也有道理,假裝一下,總比一夜荒唐好聽,畢竟這么多人,低頭不見抬頭見,太過難為情。

    “我答應你,先假扮情侶關系。”秦雅用盡勇氣,才說出這句話。

    蘇湛也有了說辭,便打開了門,結果門口已經沒有人了,他伸頭,發現林辛言回房間了。

    林辛言覺得自己太沖動了,不該這個時候敲門的,他們不管什么關系,她不該去敲他們的門。

    她只是太震驚了,冷靜下來后,才發覺自己的做法有些不妥,所以準備離開。

    免得他們難為情,不知道怎么面對她。

    蘇湛叫了一聲,“嫂子。”

    林辛言回頭,看見蘇湛從門內探出個腦袋,“等會吃早飯的時候,我有事和你說。”

    林辛言點了點頭,而后,推開房間的門,本來她是想出去透透氣的,這下也沒了心情,心里在想,蘇湛要說什么。

    說他和秦雅之間的事情嗎

    屋子里拉著窗簾,光線很暗,林辛言心不在焉的坐到床邊。

    hongjijt秦雅不是隨便的女孩,和蘇湛也沒認識多久,怎么會

    “想什么呢”宗景灝睡醒發現林辛言已經穿好衣服起來,坐在床邊發呆,便翻了個身,伸手穿過她的腰間,攬住她纖細的腰,輕輕用力一帶,林辛言便倒在他的懷里。

    林辛言順勢躺了下來,宗景灝將臉埋進她的脖頸中,嗅著她身上的香味,貪婪的親吻她的肌膚,聲音是剛睡醒后的沙啞,“怎么起那么早,嗯”

    林辛言完全沉浸在蘇湛從秦雅房間里出現的事情,那么早,很明顯昨晚他是在秦雅房間里過的夜。

    “蘇湛是個什么樣的人”

    秦雅跟著她很久,她雖是國內人,卻是被國外人領養的,在國外長大。

    跟著她回到國內身邊除了她一個親人都沒有,她得對她負責。

    宗景灝倏的抬起頭,看著林辛言,“你問他干什么”

    林辛言扭頭看著他,實話實說,“我看見他從秦雅的房間里出來。”

    宗景灝眨了眨眼睛,長長的睫毛扇動了幾下,過了幾秒鐘,他才品過味來。

    蘇湛和秦雅

    宗景灝,“”

    他抬手將手臂搭在額頭,這小子,動作倒是快。

    林辛言推了他一下,“我問你話呢,秦雅沒有親人,跟著我回到國內,我得對她負責,蘇湛是個靠譜的人嗎”

    “他挺好的。”宗景灝翻了個身,背對著林辛言。

    他不能出賣兄弟,也不能欺騙媳婦兒。

    林辛言覺得不對勁,很明顯,他是在躲避,她扣住他的肩膀,將人扳面向自己,語氣嚴肅了幾分,“你說實話。”

    宗景灝雙手抱住她,拿臉蹭她的胸口,“你什么時候才能讓我碰你,我是正常男人,會憋壞的”

    林辛言推他的臉,“我和你說正經的,你再這樣,我生氣了”

    宗景灝委屈巴巴的抬起頭,他,宗景灝,什么時候混到了這個地步了

    他默默的望天,覺得自己是這世間最悲慘的男人。

    “我去問沈培川。”說著林辛言就要起來,宗景灝把人抱的更加緊了,為了討老婆歡心,兄弟,往后面站。

    “他以前談過一個女朋友,是他的初戀,后來分手了,對他打擊挺大了,這么多年都沒正兒八經的找過女朋友,這次,可能是認真的,不然”

    他給了林辛言一個你明白的眼神,他趁機往她的懷里貼了貼,“我一次都沒談過。”

    他接手公司后,一心放在了事業上,一是沒那個時間,二是沒有讓他心動的。

    “你補償我。”他的嘴唇貼著她胸口的位置,哪里的肌膚尤其的細膩,跟白瓷一樣,她呼吸時,他能感受到那兩團的飽滿,有多柔軟。

    有股邪火在他體內亂竄,渾身的肌肉都在緊繃。

    他覺得自己早晚會被折磨死。

    早上的男人尤其的敏感,還是在對著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哪方面就更加的旺盛了。

    他的呼吸越來越重,溫柔的喚她的名字,“言言”

    “我不喜歡一想著睡覺的男人。”

    林辛言不輕不重,一盆冰涼的水潑了下來。

    宗景灝,“”

    把他的騰起的火,澆滅,連火星子都沒了。

    宗景灝翻了個身,望著天花板,“早晚,我得死你手里。”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想和她睡。

    把她哄上床。

    可是偏偏她不好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