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3章,我不是攀援的凌霄花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03章,我不是攀援的凌霄花

    “你們是”

    “程師傅,我們是來請教香云紗制作的方法的。”白胤寧率先開的口,并且說明來意。

    老者的目光的在門口浩浩蕩蕩的一群人身上來回巡視,他眼角微壓,皺紋深刻,一雙眸子深邃不見底,他轉身進屋,“都進來吧。”

    木屋的客廳不大,容納不了所有的人,保鏢都沒進去,守在門外。

    即使這樣,他們幾個進到屋內,也讓空間變得擁擠起來。

    屋內的陳設也很簡單,很中式的擺放著八把椅子,左右兩旁,墻上掛著幾副畫卷,還有新編的竹蔞,混在一起很不搭調,正中央是案幾,老者坐在主位前。

    他抖了一桿煙,點燃,“你們誰想請教”

    林辛言手里牽著林曦晨往前走了一步,誠懇的道,“我想向您請教香云紗的制作方法,如果您愿意,我想請您去我店里做師傅,價格由您開。”

    老者用力的抽了一口煙,裊裊的白霧騰出,不大的空間彌漫著一股子的獨特的煙味,不同市面上那些煙的嗆味,反而是一股淡淡的藥草味。

    宗景灝微微眉頭,如果不是因為林辛言,他怕是這一輩子都不會來這樣的地方。

    透過白霧,老者上下打量林辛言,最后目光停留在她手腕的玉鐲上,而后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白胤寧,他對老者點了點頭。

    老者收回目光,“我可以教你,但是我不會離開這里。”

    他們的互動很隱秘,但是看似一直不曾關注這件事兒的宗景灝,卻清清楚楚的察覺到。

    他的唇角若有似無的勾了勾。

    他倒想看看白胤寧把林辛言騙到這里來到底是想干什么。

    他不動聲色。

    好似他是局外人,不曾參與其中一般。

    “可以。”林辛言一口答應。

    “要想學會,會很辛苦,你愿意嗎”老者問。

    “林姐,要不我學”秦雅走上來,“你要照顧兩個孩子,回去店里也需要你,要不這個交給我”說完她驚覺好像有些不妥,解釋道,“我不是想要把這門手藝攥到手里”

    “我知道。”

    林辛言相信她,沒懷疑過她的動機。

    老者無視秦雅,簡潔明了的道,“我只教她一個人。”

    一瞬間,整個廳子內都安靜了。

    “難道您只收一個徒弟”蘇湛覺得這個有意思了,這年頭還有這樣的人,又不是古時候,什么蓋世武功只單傳,他只是一個會制作布料的手藝師傅,教徒弟還挑人

    而且還指明林辛言,難道,他看出林辛言有這方面的資質

    老者很淡定,完全不理會蘇湛,而是看著林辛言,“如果你想學,就要拜我為師,我傳授你制布手藝。”

    林辛言倒是不介意拜師,只是他怎么就看上了自己

    這點也讓她感到意外。

    總覺得kaxnuo有些不安,所以沒立刻開口答應。

    “不知道您看上我妻子什么,為什么選中她”一道低沉的聲音,在廳子后方響起,他沒看任何人,依舊在逗弄女兒,好似這世間沒有比女兒更能引起他興趣的東西。

    老者的目光投過來,外面的光束照進,飛起一條條塵埃線,他微微瞇起眼眸,透過萬千光束看著那張棱角分明的臉龐,拿著煙袋的手抖了抖,鎮定的道,“她有這個資質。”

    “是嗎”宗景灝終于抬起眼皮,恰好對上老者壓抑心痛的目光,老者似乎沒預料到,宗景灝會忽然看過來。

    他借著咳嗽的動作錯開視線。

    “你們似乎不大相信我,剛好我也不愿意教沒誠心的人,你們走吧。”說完老者站起來,推開側門,走進屋內。

    “等等。”林辛言叫住他,她覺得可能像這種會老手藝的人,脾氣都很怪。

    作為一個服裝設計師,不但對設計的衣服的款式敏感,布料也很重要。

    如果她學會,對她店里往后的發展有很大的幫助。

    雖說現在林曦晨和林蕊曦認了宗景灝,以他的身價,不會虧待兩個孩子,她不用像以前那樣,時時刻刻為兩個孩子的未來做打算,可是,那是她的事業,她不能因為宗景灝的關系,放棄自己的夢想。

    她只有努力,才能做一個能站在他身邊的女人,而不是依靠著他才能存活的女人。

    她不是攀援的凌霄花,絕不會借著他的高枝炫耀自己,更不會覺得自己為他生下兩個孩子,就所有的事情都依賴他。

    她依舊是她,絕對不會像母親那樣,嫁給了一個男人,失去自己我,沒有事業,沒有社交,才會在被拋棄后,生活都那么的艱難。

    或許是小時候吃過苦頭,即使現在生活富足,但是她依舊謹記曾經的黑暗。

    “我愿意白您為師。”

    老者的動作一頓,回過頭來看她,“你確定”

    “我確定。”她沒有去看宗景灝。

    這是她自己的事情,她自己可以決定。

    老者的目光越過她,往她身后那抹偉岸的身形看了一眼,才緩緩的道,“跟我學手藝,要在這里呆上十天半個月,你確定拜我為師嗎”

    林辛言猶豫不是因為要在這里呆上半個月,而是放心不下兩個孩子。

    “你還有顧慮就算了,我不勉強,畢竟學這個是很吃苦的,沒幾個人能夠吃下來這個苦。”他的話明顯是在諷刺林辛言,想要學會制作香云紗的手藝,又不愿意吃苦。

    所以才會猶豫不決。

    秦雅看不慣,上前想要和那個老者理論。

    結果被林辛言拉住,對她搖頭,讓她不要沖動,她看向老者,“我答應你。”

    老者的表情頓了一下,“你安排好身邊的事情,來找我。”

    說完他進了屋。

    房門關上,隔絕了外面的一切。

    白胤寧滾動輪椅走過來,“他就這脾氣,我也沒辦法。上次讓他給我制作那塊布,也是下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說服他。”

    “白總,用心良苦。”宗景灝抱著林蕊曦站起來,輕飄飄的看了一眼白胤寧,“白總心里在算計什么”

    白胤寧臉上依舊是那副輕笑,“宗總,這話是何意我只是介紹林小姐一個會手藝的師傅而已,能算計什么”

    宗景灝冷哼了一聲,威脅十足,“算計我的人,沒有人可以全身而退,今天這一趟,是什么目的,白總自己心里清楚。”

    說完他拉住林辛言的手走出木屋。

    林辛言很老實跟著他走出來,因為她也有話想和他說。

    站在橋頭的溪流邊,林辛言先開的口,“你生氣了”

    宗景灝的聲音微冷,“你需要錢,我可以給你”

    “你的錢是你的,你有再多也不是我的。”林辛言打斷他,態度格外的堅決,知道宗景灝接下來還要說什么,“你是不是想要說,你養的起我,錢的事情根本不用操心”

    宗景灝定定的凝視著她。

    不可否認,他的確這樣想,只要她想要的,他什么都可以給她。

    金錢,身份,社會地位。

    林辛言笑笑,“我也有夢想,沒有你的時候我一樣活,有你,我也不想失去我自己,把我自己變得不再是自己,不瞞你,你給我的,我不踏實,我怕是夢,是幻,一醒來煙消云散。”

    她轉頭看向山頭一望無際的葡萄園,思緒飛遠,“我窘迫過,狼狽過,我親身體會過那種無助,與無力”

    如果她有能力,當初弟弟也許不會離她而去,她害怕,害怕那樣的事情再度發生,而她依舊束手無策。

    宗景灝后牙咬合,“你看不出來,那個師傅和白胤寧有目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