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4章,他妹妹是誰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04章,他妹妹是誰

    “我看出來了。”林辛言早就察覺到,從香云紗出現在她的視線里,她就知道,白胤寧是故意的。

    她倒是好奇,白胤寧到底想干什么,她舊事重提,“他當初救我是因為這個鐲子,你說他和毓秀到底是什么關系”

    她扭頭看向宗景灝,知道他不喜歡這個女人,更不喜歡別人提起她。

    可是她感覺的到,白胤寧也好,這個會制作香云紗的師傅也好,都和毓秀都有關聯,因為她發現,那個師傅不著痕跡的看過她的手鐲,“這個鐲子到底什么來歷”

    宗景灝對這個也不清楚,他是男人,不需要這樣的玩意兒,家里的人也沒和他提起過,根本不知道宗家有沒有這樣一個傳承的玉鐲。

    “所以你想留下來,還想弄清楚這件事”雖是詢問的口氣,但是卻已經是很肯定的語氣。

    這個女人

    他閉了閉眼,才壓下情緒,耐著性子和她說,“你都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么目的,你就敢留下來,有沒有想過,你出了事情,小蕊,小曦,我怎么辦”

    這一點她確實欠考慮了,她承認,但是也想弄清楚心里的疑惑,她覺得毓秀并不像壞人。

    “你會保護我。”她主動挽著他的手臂,就連身子也靠在了他的身上。

    她忽然這么主動,宗景灝的身體僵硬一下,才恢復自然。

    她給了他一個無法不答應她的理由。

    這個女人太有主見了,他竟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讓他罵不得,打不得,說不得,只能順著她。

    宗景灝將人樓進懷里,“我該拿你怎么辦”

    林辛言窩在他的肩頭,看著遠方,其實她想了解毓秀的過去,也是因為宗景灝。

    如果這個男人不是她孩子的爸爸,她有過心動的感覺,她不會淌這一趟渾水。

    她伸出手臂主動抱住他勁瘦的腰身,“我一定會保護我自己。”

    宗景灝扣住她的腦袋,將一個炙熱的吻,印在她的額頭上,“我等你。”

    林辛言也不想離兩個孩子太遠,于是點了點頭。

    宗景灝決定留下來,沈培川帶著人留下來,蘇湛和秦雅回酒店收拾東西過來,老者的木屋后面還有個院子,他把前面的給了他們住。

    但是有個條件,不準他們踏入后院半步。

    后院只有他和林辛言,直到林辛言學會,才可以出來。

    很像現代化的封閉式訓練。

    后面依舊是木屋,但是房子里的一切極據現代化,甚至很多高科技的東西,而且擺放位置井然有序,絲毫灰塵不染,可以看出,這里經常打掃,或者會有人時常進來。

    老者將一個筆記本遞給她,“我做的筆記,你可以多看看,以前接觸過這些嗎”

    林辛言雙手接過來,如實的說道,“沒接觸過制作布料的機器,但是懂很多樣子的布料,知道它們的特性,適合做什么樣的衣服。”

    老者點了點頭,似乎對林辛言的回答還算滿意。

    只是看到屋里的這些東西,他又惆悵起來,“終歸不能再見天日。”

    “師傅,你為什么這么說”其實這也是她好奇的地方,為什么香云紗會面臨失傳

    “您為什么不走出這里”

    “把我給你的筆記本,全部看一遍,明天我考你。”說完老者就走出房門。

    很明顯是不愿意和她說這個話題。

    林辛言也不急,這才是第一天,慢慢來,她覺得在這里,早晚能探出她想要知道的東西。

    后院不同前院,還有些房間,后院除了那些放機器的房間,偏房只有兩間屋子,都不大,放一張床一張桌子,幾乎就將地方占滿,不過卻很安靜。

    坐下來看書很容易入神。

    林辛言這一坐就是一天。

    老者來看過她幾次,她那份耐心,還是讓他很欣慰的。

    晚上老者做好飯菜,去叫林辛言出來吃飯。

    小院子內,擺放著一張四方的小木桌子,兩張小凳子,桌子上放著兩個菜,一條魚,和一盤青菜。

    林辛言主動去端碗,給老者遞筷子,“師傅。”

    老者笑笑。

    林辛言第一次見他笑,竟覺得和藹可親。

    “這魚,是我從小溪里用籠子抓的,絕對無污染,放心吃。”老者往林辛言的碗里夾了一塊魚肉,“嘗嘗,味道怎么樣。”

    林國安都沒對她這么好過,不知怎么了,她竟酸了鼻腔,低著頭,將魚肉塞進嘴里。

    沒有放很多的調料,大幅度的保留了原味yashua360,魚肉細膩,淡淡的咸,淡淡的甜,很獨特的味道。

    “放糖了”林辛言問。

    “沒有,魚肉本身有點甜味,不過就這一條河里的魚有甜味,別的就沒有了。”老者淡淡的說,對于林辛言的問題也很有耐心。

    后來,林辛言問了他很多問題,都是她看筆記時,不懂的地方。

    老者耐心解答。

    就這樣林辛言在這里安穩的度過了一個星期,這一個星期她不曾出過后院一步。

    大多時間都呆在制作布料的機器房里,熟悉機器的操作,還沒學到深層次的東西。

    反正她也不急,覺得時間沒到,要是時間到了,老者就會教她的。

    又是一個晚上,同一個地方,依舊是兩碗菜,兩碗米飯,兩個人。

    “師傅,你還有親人嗎”林辛言貌似無意的問。

    老者夾菜的動作一頓,他將菜塞進嘴里,慢慢的嚼,過了一會兒才說,“有。”

    2188c“那為什么都沒見回來過”

    老者終于抬起頭,看著她,很明顯她是在打聽他的事情。

    林辛言連忙解釋,“我就隨口問問”

    “我還有個妹妹。”

    老者打斷林辛言的解釋。

    白胤寧找到他時,他就做了決定,即使違背了約定,他也要程家世代傳承,制香云紗的手藝傳承下去。

    他留下林辛言,教會她制作香云紗的手藝,有些事情肯定會瞞不住。

    經過這幾天的觀察,他覺得林辛言真的是個不錯的女孩,有耐心,聰明,一點就透,幾乎不用他太過費心。

    “她嫁到別的村子去了”老者愿意說,林辛言趁熱打鐵。

    “不是別的村子,是離這里挺遠的地方,很少回來,現在家里就我一個人了,不過我聯系她了,過不久恐怕會過來。”

    老者淡淡的說。

    語氣里多了一絲悵然。

    他看著林辛言,“到時候你想知道什么,就問她。”

    林辛言詫異的看著老者,他竟然知道自己有想知道的事情。

    而且似乎她想知道的事情,他妹妹都知道。

    那他妹妹是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