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6章,藏了什么秘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06章,藏了什么秘密

    看到是宗景灝,林曦晨的精神更加的緊張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做了虧心事。

    “你怎么來了”

    宗景灝邁步走進來,對于他的問題視若無睹,而是挨著他坐到床邊,林曦晨剛想挪開,就被宗景灝摟住肩膀,“這么不喜歡我”

    “沒有。”林曦晨立刻否認。

    “你做了什么我一清二楚”

    “你說什么我聽不懂”

    宗景灝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林曦晨激動的打斷。

    放在床上的小手,緊緊的抓著床單,潔白的單子變得皺皺巴巴。

    他做的那么隱蔽,宗景灝怎么可能知道

    宗景灝摸他的腦袋,“你利用白胤灝和我掙你媽咪,對嗎”

    林曦晨瞪大了眼睛,不大的小臉皺做一團,五官滑稽的擠變了形,這個男人怎么知道,他利用白胤寧和他掙媽咪的

    “你是我兒子。”宗景灝語重心長。

    他從白胤寧的嘴里聽到,關于林辛言生他們時,他們是離婚狀態,就是知道這事肯定是林曦晨透露給白胤寧的。

    這種事情林辛言自己肯定不會說,而且知道的沒幾個,就連沈培川和蘇湛恐怕也沒完全弄清楚這里面的曲折。

    林曦晨抿zgaipiren唇不語,明顯是默認。

    他瞞得了所有人,卻瞞不了宗景灝。

    或許是血脈相連,思緒都在一根水平線上,所以很容易被對方猜出來,他想要做的事情。

    “你生氣嗎”林曦晨低頭,摳著手指頭。

    宗景灝垂眸看著他的動作,唇角微揚,“我不生氣,我是欣慰,你知道利用別人來達到自己的目的,這很好。”

    林曦晨差點驚掉下巴,什么

    他幾乎用著不可思議的目光盯著他的爸爸。

    “達到目的的最高境界,就是你從未參與,卻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雖然你做的還不夠高明,被我看穿,不過你有這個思維,還不算太笨。”

    宗景灝說這句話的時候,格外的嚴肅,可是仔細看他的眼角和眉梢,會發現,透著絲絲笑意。

    林曦晨只有五歲而已,能想到這些,并且實施,已經很厲害了。

    他之所以沒明著夸獎,就是要他知道,這些還不夠。

    如果明著夸獎他,怕他驕傲。

    林曦晨冷哼了一聲,不服氣宗景灝對自己的評判,和他接觸過的人,都會說他聰明又可愛,對他喜歡的不得了,怎么到他嘴里就成了不太笨

    不太笨

    是笨蛋中的聰明

    他堅決不承認宗景灝對自己的評價,“我當然不笨,要不我們打個賭”

    宗景灝點頭,對兒子的提議很有興趣,想看看他能說出什么,“賭什么”

    “賭你追不回我媽咪。”林曦晨仰了仰腦袋,被宗景灝那句不太笨給激怒了。

    哼,他發誓,絕對不會讓他輕易追回媽咪

    這個男人太自大了

    宗景灝緊抿嘴唇,看了他好幾秒才開口,“你真想那個瘸子和你媽咪好”

    林曦晨嘴硬,“身殘,總比心殘好。”

    宗景灝竟一時無言以對。

    這是說他心殘嗎

    “兒子”

    “我困了。”林曦晨下了逐客令,很明顯是不愿意聽他說下去。

    為了防止宗景灝再說下去,林曦晨鉆進被窩,蓋上被子,閉上眼睛,把是偽裝出已經睡著的樣子。

    宗景灝從未對哪一件事情,感到無力過,唯獨是林辛言和林曦晨,讓他無從下手,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我知道你沒睡,不管你信不信,當初和你媽咪離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當時我不知道她懷了孕。”

    他不是不知道她懷孕,而是不知道她懷的是自己的孩子。

    可是他不能那么說。

    婚前有孕,那樣對孩子,對林辛言的名聲都不好。

    “你不知道我們存在,不是借口,你娶了她,就要對他負責,憑什么不要她,憑什么和她離婚,如果你不喜歡她,當初為什么娶她為什么”林曦晨氣呼呼的,一口將心理的話都說了出來,“我討厭這樣的你,媽咪從小就教我,作為男子漢,要有擔當,要有責任感,不可撒謊,不可傷害別人,可是你,都是怎么做的”

    解釋的話語千萬句,可是宗景灝一句都說不出來。

    告訴他,自己和林辛言的婚姻當時只是一個交易嗎

    告訴他,他和林蕊曦,是林辛言婚前有的嗎

    那樣,何嘗不是一種傷害

    宗景灝給他蓋了蓋被子,“天氣涼了,晚上蓋好被子。”

    林曦晨生氣,猛的一個翻身背對著他,表示自己的不滿。

    宗景灝嘆了口氣,將他露出的背蓋上,“不想讓你媽咪出來看到你生病了,就蓋好被子。”

    林曦晨依舊不情愿,不過沒再掀開被子,老老實實的蓋著。

    宗景灝戳到了他的軟肋。

    他不能讓媽咪為他操心。

    所以才這么老實的蓋著被子。

    三天后。

    林辛言正在實踐制作香云紗布料的順序時,被老者喊停,“你跟我來。”

    “去哪里”林辛言正起勁panshoubang,她好像知道了制作香云紗的關鍵,這會兒正在興頭上,不想離開。

    “你跟我來就知道了。”老者沒說明去干什么,也沒解釋,而是說完了話就先朝門外走去。

    林辛言忽然想起,他說他妹妹會過來的事情,整個人一下子就來了精神,她放下手里的活,起身,跟著老者走出去。

    后院有個門可以出去,坑坑洼洼,崎嶇的一條小泥路,時而有伸出來的雜草藤蔓纏住腳,好在這條路并不長,大概過了十來分鐘,他們就上了大路,雖說是大路,只是一條并不是很寬敞的水泥路,跟城市里寬闊的柏油路不能比。

    讓林辛言迷惑的是,她來這里也有十來天了,整個木屋前前后后都很樸素,可是他們到路邊時,竟然看見路邊停著一輛黑色,油漆锃亮,線條流暢而大氣的勞斯萊斯幻影。

    她不由的扭頭去看老者,“師傅這是你的嗎”

    老者搖搖頭,“不是,我妹妹的,她在等我們,走我們上車吧。”

    林辛言心里直打鼓,但是為了一探究竟,她彎身上了車。

    很快車子開出去,沿著這條并不寬的水泥路一直往里面開,山里的樹木郁郁蔥蔥,雖說已經快要入冬了,但是還有很多四季常綠的書,枝葉茂盛,遮住陽光,越往里,越覺得涼。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車子終于停下來。

    前面是一座占地面積極大,而且很有特色,且很氣派的四合院。

    和木屋簡直天壤地別。

    林辛言下車,站在門前,抬頭仰望,“這里是什么地方”

    老者也站在前門前,雙手背于身后,凝望著宅子,“程家老宅。”

    “程”林辛言一直叫老者師傅,連老者的名字都不知道。

    “嗯,我叫程毓溫,妹妹叫程毓秀。”

    轟。

    林辛言的腦子幾乎是一下子炸開。

    雖然有猜測,但是真的聽到這個名字,她還是狠狠的驚訝了一番。

    毓秀程毓秀

    是同一個人嗎

    如果是同一個人,那這里面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跟我進來吧,別讓她等急了。”

    程毓溫先邁步走進去,林辛言回過神來以后,快步跟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