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7章,揭開秘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07章,揭開秘密

    地上鋪著青瓷磚,林辛言每走一步都如踩在棉花上,輕飄飄的,讓人沒有安全感,她不知道這里面等著她的是什么。

    越是快接觸到她想要知道的東西,就越緊張。

    她不知道這是好還是壞。

    碩大的院子他們走進來,似乎周圍都回蕩著他們的腳步聲。

    一聲一聲,砸在人的心房。

    紅色刻著圖案的大門敞著,條幾前站著一位婦人,她背對著門口,雙手合實,像是在祈禱。

    到門口時程毓溫拍了拍林辛言的肩膀,讓她站在門口別動,林辛言明白了他的意思,點了點頭沒再往里走。

    程毓溫踏過高門檻,走進屋內。

    “你還敢來見我”婦人的聲音透著溫怒。

    聲音一出,林辛言渾身一震,果然,這個女人是毓秀。

    她垂在身側的手,不由得攥緊。

    她到底是什么人

    大腦跑出千萬個問號,卻沒有人可以回答。

    程毓溫站在她的身后,同樣望著正中央,條幾上放著的排位,是程家列祖列宗。

    “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程家,世代傳承的手藝,就此隕落”

    “你糊涂”程毓秀呵斥,她轉身,“你知道不知道,當初我們是做出承諾的”

    在看到門口站著的是林辛言,她的聲音戛然而止。

    音調都帶了顫音,“你,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她轉頭看向程毓溫,“你說的傳承人就是她”

    她臉色的血色一點一點的退干凈,變得鐵青,她快速的喘息著,渾身抖的,像是下一秒就會倒下去。

    “是。”承毓溫像是沒看到程毓秀的生氣,而是振振有詞道,“你的秘密,不能告訴你兒子,總能告訴你兒媳婦,你把我們程家的傳承玉鐲交給她,難道不是想她傳承我們程家制作香云紗的手藝你也不想程家的香云紗從此消失在世界上吧”

    林辛言抬起手,看著手腕的鐲子,這不是宗家的嗎

    程毓秀不是說,是她的婆婆傳給她的,她給了自己。

    怎么成了程家的了

    程毓秀皺眉,精致的五官,隱隱透著猙獰,“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樣,會給她帶來麻煩”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看著程家就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連一點痕跡都不留。”

    程毓溫寸步不讓,他上前一步,雙手握住妹妹的肩膀,“我老了,沒幾天活頭,這輩子也沒什么愿望,就是不忍心看著程家就此隕落,連點痕跡都不留。”

    程毓秀垂在身側的雙手攥成拳頭,“即使這樣,你也不能瞞著我,私自做主”

    程毓溫轉身,背對著她,“我先告訴你,你肯定不會答應,你的眼里哪還有程家,心心念念都是你的兒子,你的丈夫。”

    越說越生氣,到后來成了嚴厲的質問,他看著妹妹,2188c“你的眼里早就沒了程家,是有一個宗家”

    程毓秀閉了閉眼,才慢慢壓下內心翻滾的情緒,沒有失控。

    當時她接到程毓溫的電kdjzy話,他說他把制作香云紗的手藝傳人了,她就很生氣,立刻趕來,卻不成想這個人竟然是林辛言。

    “你也別生氣了,事已至此,沒有辦法反悔。”程毓溫沉了口氣,聲音緩和了不少,“這些年,你心里有多少苦,別人不知道,我知道,我覺得這是老天爺給我們的機會,我們是制布的,而你的兒媳婦卻是服裝設計師,你說,是不是緣分”

    程毓秀竟然說不出反駁的話。

    他的話好像是有幾分道理,可是當初他們是有承諾的。

    萬一被知道,她不敢繼續往下想。

    “你們兒媳見面,我想應該有話說吧西廂房我收拾好了,今晚你們可住那里,需要我,就叫我,我在前院。”說完他走了出去,路過林辛言身邊時,他的手落在林辛言的肩膀上,用力握了握,“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問她。”

    他回頭看妹妹,“你這個兒媳婦不錯,學東西也快,長得也好,我看過那兩個孩子,長得都像景灝,你的身份雖然不可示人,但是也沒什么遺憾了。”

    程毓溫微微嘆了口氣,像是對往事感到無奈。

    林辛言從他們的對話中聽到很多信息,只是還不知道具體的事件。

    此時此刻,她有很多話想要問程毓秀。

    才一張口,就被程毓秀打斷,她的臉色看起來尤其的疲憊,大約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打擊到了。

    “你讓我緩一下。”

    程毓秀的身體瑟瑟晃晃,腳下沒了根一樣,站都站不穩。

    林辛言走進來,扶住她,“我扶你去西廂房。”

    程毓溫說那里收拾好了,肯定可以休息。

    程毓秀確實累了,扶著林辛言的手臂踏出前廳,來到西廂房。

    推開房門,林辛言愣了一下,這儼然是一個極具現代女孩子的閨房,粉色和淺色相撞,白色的公主床,粉色繡蝴蝶窗簾,極少女心的圓形梳妝臺,柜子里,擺放著女孩子喜歡的娃娃。

    每一處,像是用盡心思布置。

    雖然很干凈,但是看得出來,這里很久沒人住過了。

    程毓秀也在踏入房內的那一刻,愣了一下,而后是濃濃的惆悵,“這里是我曾經的房間,我的父親為我布置的,他是在提醒我,不能忘記程家,不能忘記父親對我的好。”

    何嘗不是在提醒她,即使冒險,也要將程家的制布手藝傳下去。

    這是祖業。

    她是程家人。

    她有這個義務。

    林辛言扶著她躺到床上,拿過一個枕頭放在她的身后,讓她靠著舒服點。

    程毓秀拉著林辛言的手,讓她坐下。

    林辛言順著她的力道坐在床邊。

    程毓秀看著她,握著她的手,“你一定有很多話想要問我吧”

    林辛言不假思索的點了點頭,先問出自己的猜測,“你是宗景灝的生母”

    這個猜測,是她程毓秀和程毓溫的對話中發現的信息,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程毓秀看著她,過來良久,像是在做心里斗爭,最后她還是點了點頭,并且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答案,“是。”

    林辛言倒吸了一口涼氣,到底是怎么樣的過去,讓她連兒子在眼前都不能說

    不能相認

    她為人母,知道母親對自己孩子的心情。

    知道她內心該有多苦澀。

    “你能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嗎”林辛言看著自己手上的玉鐲,將自己遇到白胤寧的事情,也說了出來,“我遇到危險,是一個叫白胤寧的人救了我,他認出我手上的玉鐲,并且,以為我是你的女兒,才對我施以援手,他說,他之所以會這么做,是應了他養父的遺囑,他養父叫白宏飛,我想你應該也認識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