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8章,有個女人找上了她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08章,有個女人找上了她

    林辛言問出這個,也是想從程毓秀的口中打探清楚,白胤寧有沒有說謊。

    聽了林辛言的話,程毓秀剛恢復點血色的臉,頓時,又是一片蒼白,她盯著林辛言,好像掉進冰窟里,從頭頂涼到了腳尖。

    她竟然知道白宏飛

    “您不方便說”

    林辛言看出她的猶豫。

    她急忙否認,“沒有。”

    程毓溫把她逼到了絕路,她沒有別的選擇。

    “你怎么會遇到危險”程毓秀關心的問。

    “這個你不用擔心,宗景灝已經幫我解決,而且我現在沒事了,我想知道關于你的事情,我被程毓溫弄來學香云紗的手藝,是不是也是陰謀”

    林辛言覺得自己背后籠罩著一個巨大的陰謀,她卻窺探不透。

    程毓秀閉了閉眼,也在這短暫的時間里做了決定。

    事已至此,她無力改變。

    只是,恐怕會給林辛言帶來巨大的麻煩,她冰涼不受控制而顫抖的手,緊緊握住林辛言的,“你是個好孩子。”

    她的眼眶微紅,聲音也變了腔調,“我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情。”

    既然她是宗景灝的生身母親,那么,她肯定是希望自己的兒子好,如今自己給宗景灝生了兩個孩子,她對自己肯定也是喜歡的,至少不會討厭,而且她把程家祖傳的玉鐲都給了自己,那么,她肯定是不會害自己的。

    林辛言重重點頭,“我答應你,你說吧,什么事情。”

    “我和你說的一切,你都要守口如瓶,任何人都不能說,包括景灝。”

    林辛言眼簾微垂,這個要求預料之中,如果她不害怕宗景灝知道,又怎么會千方百計的隱瞞

    只是她不理解,到底有怎樣的過去,讓她連自己的兒子都不能認

    這世間的痛苦有千百種,生老病死,愛恨離苦,卻唯獨你在我眼前,我卻不能與你相認,最撕心,最裂肺。

    林辛言很想問,有什么事情,比和兒子相認更重要

    可是話到了嘴邊,她又咽了下去,若不是有苦衷,誰愿意和自己的孩子,分離呢

    林辛言抬起頭看著她,認真的回答,“好,我答應你。”

    程毓秀沒有如重釋放,反而越來越沉重,她從未想過把林辛言拉進過去的那個漩渦中,可是現在的發展出乎她的意料。

    她扯進來,對她必定不利。

    程毓秀沉吟了數秒,也沒能鼓起勇氣開口。

    林辛言也不急,靜靜的等著。

    大概又過了幾分鐘,程毓秀才緩緩開口,“我姓程,叫程毓秀,可是嫁給宗啟封以后,我不敢用我真名,對外只說叫毓秀更不敢說出,景灝是我生的,他只能有一個身份,那就是文家千金文嫻和宗啟封之子,而我,只是他們的代理孕母。

    那年,我剛過完20歲生日,我父親突發心臟病離世,家里經營一家工廠”

    說話時她抬起眼眸看著林辛言,“我們經營的產品就是香云紗,但是因為材料的特殊,所以所出的成品并不多,可是我父親在去世前接了一個大單,他去世的太突然,我哥哥接手后,并未按照日期完成交貨的數量,對方要求賠償,按照合約的要求,如果沒按時完成,要賠償五倍的錢,那些錢,家里還拿的出,毀滅性的打擊是,出去的前幾批貨,也出了質量問題,買家要求賠償損失。

    要知道,本金就是一大筆錢,加上賠償的話,就是一大筆巨款。

    后來一查才知道,是工人在制布的過程中,放錯了材料順序,而導致的,接二連三的意外,不但讓外界質疑了我們制作香云紗的質量,也面對巨額賠償”

    不得己之下,她去找了白宏飛,白宏飛是她初戀,兩家也見過面,婚期也定下來了。

    她走投無路,只想尋求男朋友的幫助,可是,她到了白家并未見到白宏飛,只見到了白宏飛的母親,白夫人。

    “宏飛他到國外出差了,暫時都不會回來。”白夫人坐在正廳,少了往日的溫和與善良,此刻露出刻薄的臉龐。

    “我說程毓秀,你還沒嫁進白家呢,就想要白家的錢,是不是過分了”

    白夫人的話讓程毓秀措手不及,以前白夫人很喜歡她,對她很好,可是在她父親去世xiangxuen,家里遇到困難,她就變了臉,再也不是那位喜歡她,和藹可親的白伯母。

    “我只是想要宏飛幫我一次,日后我會還他的。”程毓秀站在院子里。

    那個時候正是大夏天,又當中午,日頭烈的很。

    程毓秀被曬的臉色通紅,汗如雨下,白夫人不曾讓她進屋,而是無情的道,“還你拿什么還據我所知,你家已經賠出去一大筆錢,這次更是數目驚人,沒有你父親,程家還有什么其實幫你也不是不行,如果你肯把制作香云紗的手藝交給我,我也可以考慮考慮借你這一筆錢。”

    程毓秀萬萬沒想到,她竟然想要程家的制布技術。

    在那里一刻,她才知道,人的臉是有兩面的,說變就可以變,變得讓你猝不及防,讓你心如刀割,讓你知道你原來是個傻子,你把別人當親人,別人只想奪你的東西。

    “如果我不愿意呢”程家制布手藝祖上傳來,從不外傳,只有程家血親才有能得到真傳。

    她怎么能將祖上的東西交出去,再說把制作香云紗的技術交出去,那香云紗還是程家的嗎

    她不能讓香云紗葬送在她這一代。

    白夫人冷哼了一聲,“真是給臉不要臉,我看你和宏飛的婚約也不用繼續了,從今,你們不在有瓜葛,我白家和程家不在有任何關系”

    白夫人的決絕讓程毓秀知道,白夫人一開始同意她和白宏飛在一起,無非是看上程家的制布手藝,現在她不肯交出,程家又面臨巨大危機,所以她露出本來面目。

    可是她和白宏飛的感情卻是真的。

    “要退婚,你讓宏飛自己和我說。”程毓秀即使此刻的心在滴血,也不曾哭,倔強的不肯在白夫人面前流一滴眼淚。

    白夫人冷笑,“好,好,很好,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很快程毓秀就受到了來自白家給她的打擊。

    白家單方面宣布,解除和程家的婚約,讓原本就搖搖欲墜的程家,更是雪上加霜,之前給他們時間籌錢的買家,一聽白家都和程家劃清界限了,立刻問程家要錢,給不出錢,就要把他們的住宅拍賣,搶他們的制布技術。

    就在程毓秀走投無路的時候,有個女人找上了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