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0章,你我都不會太屈辱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0章,你我都不會太屈辱

    宗啟封的臉上并未有什么變化,只是看著外面的眼神愈發的暗淡。

    他和文嫻家族聯姻,不曾有任何感情,結婚這一年多來他們相敬如賓,不曾有過半分越舉。

    就連洞房花燭夜那晚,他們也是分居而眠,她說她怕。

    宗啟封何嘗不知她是心有所屬,不愿意與他同房

    他本也不愛她,可不是不得不說文嫻是個好女人,她溫柔善良,他對她也有幾分好感,可是,這份好感他只藏在心底。

    因為他很清楚,這個女人心有里有人,她看似溫柔,性格卻剛烈,為自己所愛的人,牢守底線。

    這一點,多么令人動容

    說來可笑,他為了這個女人,從不會勉強她。

    在外人眼里他們門當戶對,郎才女貌,琴瑟調和,羨煞多少人

    可是有誰知道,這份恩愛不過是假象

    對于妻子的所作所為,他知道一點,忽然這么明確的邀請他,那么在房間等待他的未必是她

    可他還是回去了。

    明知道房間里的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也還是推開了房門。

    程毓秀聽到響動,又往被子里縮了縮,渾身都在顫抖。

    站在門口的宗啟封望著床鋪上,顫動的小山丘,眼睛微瞇。

    他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悲傷。

    在這個一夫一妻制的時代,女人的敏感,女人的多疑,女人的潔癖顯現的淋漓盡致。

    可是偏偏他的妻子,與眾不同,心甘情愿的為他奉上女人。

    他邁步走進來,關上門。

    聽到關門聲,躲在被子里的程毓秀,又是一個哆嗦。

    她緊緊的抓著裹在身上被子,生怕他會過來。

    宗啟封立在床頭,盯著被子里的那抹嬌俏的身形,明知道里面不是文嫻,還故意這么叫,“文嫻。”

    程毓秀忍不住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在心里吶喊,她不是文嫻,不是他的妻子,她是程毓秀

    可是她不能。

    她答應了文嫻,此刻她后悔了,知道自己當時的決定有多沖動,雖然她救了哥哥,救了程家,可是她自己卻毀了。

    站在床邊的宗啟封,看的出,此刻被子里的女人有多恐懼,可是他卻沒想著這樣離開,今天,不管床上的這個女人是美是丑,是聰明還是蠢笨,他都會要了她。

    他解著西裝上的扣子,一顆一顆,緩慢而有節奏,他嗓音低沉,“既然你已經答應,又何必這么委屈”

    程毓秀懵了,他什么意思

    難道他知道這被子里的根本不是他妻子

    “你收了她的好處,答應了她的要求,就不要覺得委屈,一切都是你自愿。”她委屈,他何嘗不委屈

    倏的,程毓秀掀開被子,“你”

    她的話還未問出口,就被壓倒,她跌回柔軟的床上,來不及反應,對方便粗暴的扯開她的衣服。

    程毓秀掙扎著,“我不是你妻子,我不是”

    男人根本不愿意聽這些,按著她的頭,不曾看過她一眼,更不愿意聽見她的聲音,將被子蓋上她的臉,“這樣,你我都不會太屈辱。”

    這一夜,程毓秀哭啞了嗓子。

    她和白宏飛在一起時,一直未有過越舉的行為,曾經白宏飛也表示過,想要和她有親密行為,但是每次她都只用一個吻打發他,說要把美好留在他們的新婚之夜。

    可是,今天,她卻把自己交給了一個,只在照片上見過的男人,真實的面貌她都不清楚。

    天邊泛起一抹白,黑暗的天慢慢亮起,男人站在床邊穿衣服,背對著床上的女人,“你可以交差了我也可以交差了。”

    文嫻這么做,不過是她覺得愧疚,才千方百計的給他物色女人。

    既然她要speaknihongo尋求個安心,他便成全她。

    讓她安心。

    程毓秀窩在被子里,如同瘋子一般,汗水與淚水混合,使她的頭發黏在了臉上,“你不愛你的妻子嗎”

    “喜歡。”

    宗啟封給的答案是喜歡,她對文嫻有好感,他覺得那就是喜歡,至于愛

    他不覺得這兩個詞有區別。

    “那你為什么還要這樣,你愛的你的妻子,卻和別的女人對她不是傷害嗎”

    程毓秀覺得這夫妻兩個都是神經病

    一個愛著自己的妻子,卻愿意個別的女人上床。

    一個卻為自己的丈夫送上女人。

    宗啟封冷笑了一聲,“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在讓她開心”

    程毓秀詫異。

    自己的老公和別的女人睡覺,那個妻子會高興

    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對夫妻

    “起來后,把床單被褥換了,打掃干凈,她不喜歡臟亂。”

    說完男人就離開。

    留下程毓秀坐在床上,望著消失在門口的那抹高大的背影,從他的話音里,她讀出了,他還是挺在意妻子的。

    只是,既然在意,為什么還要這么做

    這讓她很不理解。

    她拖著疲憊的身子起床,把床上的用品全部扯掉,從柜子里找出干凈的鋪上,打開窗戶,灌入新鮮空氣,等到她把屋子收拾干凈,天也徹底亮了。

    千萬道光芒,從窗戶內照進來,整個房間都亮了起來,這一室的干凈與敞亮,映的好似昨晚的黑暗與瘋狂不曾存在一般。

    樓下。

    宗啟封下來,就看見坐在沙發上的女人,他的眼神微冷,“你滿意嗎”

    文嫻對他有愧疚,“對不起。”

    宗啟封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我不需要。”

    說完他邁步離開。

    走到門口時,文嫻叫住他,“她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樣,你一定會愛上她。”

    宗啟封只是不屑的笑了一聲,“只要你心里的覺得舒服,我現在就可以愛上她。”

    他回頭看著站在光處的女人,她的眼底藏著愧疚,他微微愣了一下,刻薄的話終究沒說出口,“你找這么個女人給我,無外乎是覺得你對不起我,現在我如你所愿,要了那個女人,你心里是不是舒服多了”

    文嫻望著他,身體晃動,“你若不曾愛上誰,我也不會和子懿在一起。”

    這算是她對他的承諾。

    這樁婚姻,他們不得不按照家族安排在一起,但是她早就有愛的人,不能和他在一起。

    她能做的就,就是為他找個更好女人。

    這一年多,她看了無數,只有程毓秀,入了她的眼,覺得這個女人才能配的上眼前這個男人。

    “如果你先遇見的是我,你會愛上我嗎”

    這個男人從未這么卑微過。

    這是他平生第一次這么低姿態。

    文嫻看著他良久,“會。”

    宗啟封再次轉身,剛走了一步,他停了下來,“如果真有一個女人讓我可以愛上她,我放你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