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1章,同病相憐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1章,同病相憐

    她整理好自己,走下樓,就看見文嫻一個人站在客廳里。

    她的腳步遲疑了一下,一時間不知道怎么去面對她。

    畢竟昨晚的那個男人是她的丈夫。

    她不知道他們夫妻關系是怎么樣的,但是她感覺的到,那個男人還是很在意她的。

    文嫻收回視線,轉身就看見站在二樓,樓梯口處的女人。

    她愣了一下,不知道程毓秀是什么時候站在那里的0577edu,有沒有聽到她和宗啟封的對話

    “你什么時候站在那里的”文嫻微微蹙著眉心。

    程毓秀走下來,“我剛下來。”

    文嫻點了點頭,“過來吃飯吧。”

    程毓秀并不想和她一起,總覺得別扭,“我什么時候回去”

    文嫻看了她幾秒,淡淡的開口,“以后你住這里。”

    “什么”程毓秀不淡定了,要時時刻刻對著他們夫妻嗎

    那她是什么存在

    古代的妾

    她的心口快速的起伏著,這種尷尬的關系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文嫻似乎看出她的心事,說道,“我這段時間回娘家,你就安心住這里,替我照顧照顧他。”

    程毓秀看著文嫻,忍不住,“我看得出來,你丈夫其實很喜歡你的,如果你們只是需要個孩子,我答應過你,我可以”

    “做好你該做的事情。”文嫻打斷她,并不想聽她的說教,“坐下來吃飯吧。”

    文嫻的臉色恢復些,讓她坐下來,“我和我丈夫是家族聯姻,沒有感情。”

    程毓秀錯愕的看著文嫻,沒想到她會忽然坦白這個。

    其實文嫻和程毓秀說這個,就是要她安心留在這里。

    “可”

    “這個不錯。”文嫻將傭人煮的皮蛋瘦肉粥推到她的跟前,“你嘗嘗。”

    她故意打斷程毓秀的,并不想聽她接下來的話。

    宗啟封對她很好,她知道,可是感情的事情勉強不了。

    她早就有愛的人了,不可能和宗啟封在一起。

    這也是她費盡心思想要找個優秀的女人的原因。

    她希望有個好女人留在宗啟封的身邊,照顧他,心疼他。

    就這樣,程毓秀在別墅住了下來,文嫻把什么都安排好了,小到她的生活用品,都為她準備妥當。

    她留在別墅的一周內,宗啟封沒回來過。

    程毓秀反而在沒有文嫻和宗啟封的空間里,放松下來。

    她和往常一樣,吃完晚飯都要在院子里走上一圈消化食,順便打發時間,天天呆在別墅也很沉悶,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院子里走走。

    這也是她最放松的時候。

    晚上她和往常一樣,散完步回去洗澡,上床看書,到夜里十一點鐘左右睡覺。

    當她放下書,準備睡覺時,聽到樓下有動靜,平時這個時候已經很安靜了,就連傭人也休息了。

    她的心瞬間就提了起來,這個時候會是誰來

    她下了床,打開房門走出去往樓下看,就看見傭人扶著宗啟封,他身上穿著黑色的襯衫,西裝歪歪扭扭的搭在肩頭,臉色微紅,明顯是喝醉酒的狀態,他往客廳看了一眼,聲音沙啞,“她呢”

    傭人如實回答,“太太回娘家了,說是這段時間不回來。”

    宗啟封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是笑。

    離的遠,但是程毓秀還是感覺到了他笑里的苦澀。

    她走下樓,幫著傭人扶著他躺到沙發上,“你去拿一個毯子來。”

    “好。”傭人應聲。

    程毓秀去廚房泡了一杯蜂蜜水,過來扶起他,“喝點蜂蜜水,會舒服點。”

    他緩慢的抬起眼眸,眼前模模糊糊的出現一道人影,清秀的臉龐,清澈的眼眸,這張臉,完全陌生的。

    “你是誰”他似忘記了那一夜一般。

    或者是因為喝醉了,記憶混沌了。

    程毓秀的臉色瞬間一白,手都顫抖了,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這時傭人拿著毯子過來,程毓秀將蜂蜜水遞給傭人,“你喂他喝。”

    傭人剛想接,卻被宗啟封揮手打翻,嘭的一聲,玻璃摔在地上瞬間粉碎,在安靜的夜里,特別的清晰。

    “我再問你,你是誰”宗啟封晃晃蕩蕩的站起來,盯著程毓秀的臉。

    “你喝醉了。”程毓秀低著頭,不敢對視他的眼睛,她看向傭人,“這里交給你。”

    說完她就要走,卻被宗啟封抓住手腕,一把將人甩到沙發上,猝不及防,程毓秀被摔的兩眼冒金星,等到她反應過來,才發現,他正居高臨下,瞪著她。

    他的眼神是不清明的,酒氣撲面而來,濃烈的好似從酒缸里爬出來的,程毓35151688秀感覺的到他真的喝了很多酒。

    此刻也是真的醉了。

    她緊張的心才慢慢穩下來,“我是你家新來的傭人,你醉了”

    程毓秀的話還沒說完,上方的男人就轟然倒塌壓了下來。

    他身材高大,真的很重,程毓秀的臉色都變了。

    她用盡力氣,才從他的身下逃出來。

    傭人將毯子遞給她,程毓秀伸手接了過來,蓋在她的身上。

    他太重了,如今昏睡過去,她和傭人合力也不能將人弄到樓上,只能讓他睡在沙發上。

    將毯子給宗啟封蓋好,程毓秀讓傭人去休息,她打掃地上摔碎的玻璃碎渣,還有滿地的水嘖。

    傭人點頭離開,她不知道這個女人是什么人,但是太太吩咐過了,要把ycx這個女人當成主人來對待。

    所以傭人很聽她的話。

    程毓秀將地上收拾干凈,已經到下半夜,原本昏睡在沙發上的男人,不斷的呢喃,“水,水”

    程毓秀又到廚房重新泡了一杯蜂蜜水,遞給他,“水。”

    宗啟封不動,只是一個勁的要水,程毓秀沒辦法只能將人扶起來,將蜂蜜水遞到他的嘴邊喂他喝。

    或許是嘴唇沾到了水,感覺到了濕潤,他低頭喝了起來。

    一杯蜂蜜水灌下去,他緩解了不少口干舌燥,程毓秀托著他的頭,想要把他放下來,可是宗啟封卻抓著她的手不放,頭枕在她的懷里。

    程毓秀渾身僵硬,低頭看著在她懷里閉著眼睛的男人,他可能擁有很多,但是此刻,卻像是一個被拋棄的孩子,孤單無助,只想抓個人,陪著自己。

    不管那個人是什么人,只要能陪著他就好。

    程毓秀看著他,也想起了自己,他是被妻子拋棄的人,她也被自己的男朋友拋棄的人。

    一時間,程毓秀竟覺得他們竟然有些同病相憐。

    后來宗啟封睡著了,程毓秀也放松了下來,她彎身將水杯放到桌子上。

    為了不把懷里的男人吵醒,她沒動,自己什么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醒來的時候,就發現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