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2章,讓你們聯系不到對方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2章,讓你們聯系不到對方

    對面的沙發上坐著一個男人,他西裝革履,面龐清新,身上還彌漫著一股淡淡沐浴后的清香,完全沒了昨晚的頹廢。

    程毓秀的神經一緊,雖然都知道對方是什么身份,但是還未這樣清醒的面對面看過對方。

    一時間她不知道把眼神放哪里,更不敢往他身上看,她從沙發上坐起來,發現昨晚蓋在他身上的毯子,蓋在了自己身上。

    程毓秀低著頭,“你,你酒醒了。”

    宗啟封淡淡的嗯。

    程毓秀連忙站起來,她起來的動作太快,腳絆倒了桌腿,又跌回了沙發內,她手忙腳亂,“我馬上收拾好。”

    “不用怕我。”宗啟封站了起來,他能感覺的到,程毓秀見到他很緊張,這種尷尬的關系的確令人不適,他也很不習慣家里忽然多出這么一個女人。

    “你是她找來的,你就安心住下,有什么需要也可以和我說,你覺得呆在這里悶,也可以出去,但是我不希望有人知道我們的關系。”

    程毓秀垂著眼眸,“我知道。”

    說完宗啟封就走了,并未留下來吃早餐。

    從那天起宗啟封每天晚上都會回來,但是并不會和她一個房間睡覺,他在樓下的客房里休息。

    后來程毓秀才知道,他每天回來是做給文嫻看的。

    不過白天的時間她是自由的,為了不虛度光陰,程毓秀決定到外面找個事情做,就不會覺得時間太難熬。

    她有學歷,但是沒有工作經驗,找個文員職位的工作還是很輕松的。

    面試通過,她就過上了上班的日子,這樣一過便兩個多月。

    宗啟封回來的晚,又在樓下休息,他們幾乎不會碰面。

    她的生活很充實,上班的時候會很忙碌,下班回來會學習,吃過飯之后,她就會在房間里查資料,在公司里不懂的事情,她都會記下來,然后回來學習。

    這天她和往常一樣,下班后,吃過晚飯,洗了澡窩在床上找資料。

    她看的入神時,接到了程毓溫的電話,這是她唯一聯系的人,也是唯一知道她下落的人。

    父親去世,這個也是她唯一的親人。

    “宏飛要見你。”

    白宏飛是到國外出差了,公司里在拓展一個項目,需要引進一些設備,這些設備國內沒有,他只能到國外去買。

    因為并不順利,所以耽擱了一些時間,等到他回來,才知道程家發生了那么大dianxian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他找不到他的女朋友,她深愛的女人,程毓秀了。

    他幾次來程家,程毓溫都說自己不知道程毓秀的下落,而推辭掉。

    直到,他安排好公司里新開發的項目,又一次來到程家,這次態度特別的堅決,如果程毓溫不告訴他程毓秀的下落,他就不走,程毓溫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就連程毓溫上廁所,白宏飛都要跟著。

    程毓溫被逼的沒了辦法,只能打電話給妹妹。

    程毓秀聽到白宏宏飛這個名字,愣了好久,而后不由自主的哭。

    她控制不住自己,她委屈,她心痛。

    “我看他好像對你還要感情”

    “他對我有什么感情”程毓秀打斷哥哥的話,如果在乎她,愛他,為什么會在她需要他的時候,消失不見,甚至讓她聯系不到他

    “我不想見他,你也不要和他來往,我們程家和白家再無瓜葛。”

    說完程毓秀就將電話掛斷。

    她將頭埋在被子里,放聲哭,“是你違背了我們的約定,是你”

    “你看,她不愿意見你。”程毓溫看著日漸消瘦的白宏飛。

    “你們遇到困難了,為什么不去找我媽,我雖然不再國內,但是她在的”

    “你別說了”程毓溫冷笑,不提白夫人程毓溫對白宏飛,還沒那么厭惡,一聽白夫人,他連帶著眼前的白宏飛也厭惡透頂,“毓秀去找了,你媽沒同意”

    “不可能”程毓溫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白宏飛打斷,他的母親是很喜歡程毓秀的,當時她也很贊成這門婚事,也知道他多喜歡程毓秀,怎么可能會在程毓秀尋求幫助的時候,不愿意幫助呢

    “不信,你回去問你媽,當初取消婚約的事情,是你媽親自招開記者會宣布的”程毓溫也氣,心里對白夫人的做法深感厭惡。

    “你媽看我們程家落敗了,看我們沒了利用價值,就想要我程家制布技術,毓秀不同意,你媽就變臉,不但不愿意幫助,還在程家最難的時候,宣布和我們斷絕關系,讓程家的處境難上加難,你和我妹妹毓秀好,不就是看上了我們家的制布技術嗎我妹不愿意給,你們立馬變臉”

    “沒有我愛毓秀,我喜歡她”白宏飛打斷程毓溫,“我現在就回去問她,如果不是我媽的問題”

    “如果不是你媽的問題,我頭砍下來給你當凳子座,你早該問她了,我家毓秀現在配不上你,你是白家大少爺,我家毓秀不過是喪家犬為了救程家,救我”

    越說程毓溫的聲音越小,最后捂臉痛哭。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程家在一夜之間落敗,不是妹妹他就進去了,不是妹妹現在都沒程家了,制布技術也早被人搶走了。

    他一個男人,竟然讓妹妹救。

    他有愧。

    白宏飛轉身跑出程家,開著車子一路直奔白家。

    家里,白夫人剛做完美容回來,雖然有些年紀,但是保養的極好,看著也就三十出頭的模樣,看到兒子急急忙忙的皺了皺眉,“你都幾歲了,怎么還毛毛躁躁的”

    “程家遇到困難的時候,毓秀來找過你,你沒幫助她”白宏飛紅著眼睛逼問。

    白夫人愣了一下,而后不悅的看著他,“你又去程家了”

    “我問你是不是”白宏飛從未這么大聲對母親說過話,這次他也是急了。

    他不信母親是程毓溫說的那種人。

    白夫人坐到沙發上,抬頭看著兒子,“你父親去世的早,我一個人支撐著白家走到今天,多不容易這里面的艱辛”

    “我在問你,毓秀有沒有來找過你”白宏飛打斷她。

    “有”白夫人也來了火氣,一個女人罷了,瞧瞧把他急的。

    “你還是個男人嗎還是我兒子嗎不就是一個女人嗎你竟然來質問我”

    白宏飛被雷劈了似的,站在原地久久無法回神,過了很久,他才明白過來,“你讓我去國外引進設備,是你故意的”

    白夫人不語。

    “我的手機掉進水里,也是你的計謀”

    “我到國外,遇到這種事情,也是你安排人,制造麻煩,故意nztgp拖延我回來的時間”

    白宏飛一句一句的逼問。

    白夫人也不否認,“沒錯,那天毓秀過完生日,你回來,我就接到程毓溫的電話,說是他父親去世了,程家就程父有點能耐,他死了程家會是什么樣誰也不知道,所以我故意讓你出國,為了防止毓秀聯系你,我故意裝作不小心把你的手機弄掉水里,讓你用我的手機,在你換卡的時候,我把你的電話卡偷偷換成我的,等到你出國以后發現手機號不是自己的,我就說當時弄混了。與此同時,我也去了程家,明著去看死去的程父,其實是在程毓秀悲痛欲絕的時候,拿了她的手機關機,并且丟掉,讓你們聯系不到對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