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3章,山盟海誓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3章,山盟海誓

    “你,你怎么能這么做”白宏飛好像不認識眼前的母親,“你不是很喜歡毓秀的嗎”

    “我喜歡她,是因為她是程家的人,可是程父死了,她還是程家千金嗎果然不出我所料,程父一死,家里就接二連三的出了很多事情。”

    白夫人抓著兒子的肩膀,“你醒醒,你是白家唯一的繼承人,女人,你想要什么樣的沒有落敗的程家,程毓秀算什么她配不上你,你應該找個更好的,門當戶對的女人才能對你有幫助”

    白宏飛看著母親,啞了嗓子,“可我喜歡她,真的很喜歡,我想娶她,我想她做我的妻子”

    啪

    白夫人恨鐵不成鋼的甩了兒子一個巴掌,怒斥道,“你能不能有點出息”

    一個女人而已

    “她一個女人,在一夜之間籌到了幾千萬的貨款,你說她是怎么做到的”白夫人狠狠的瞪著兒子,“我親眼看見她上了一輛豪車,我敢肯定,現在她一定不在是chunv,怎么,你想要個破鞋”

    “啊”

    白宏飛接受不了這樣的母親,接受不了她所說的話,推開她狂奔了出去。

    他跑到以前和程毓秀喜歡去的河邊,清澈的河水涓涓的流淌。

    以前他們兩個經常來這里約會,程毓秀總是靠在他的懷中,享受只屬于他們的安寧。

    就在程毓秀生日的前一天,他們還來過這里,他摟著程毓秀,說,“再過一天你就20了。”

    “所以呢”

    白宏飛吻她的臉,“我們可以結婚了。”說著圈住她的腰,“你要給我生很多很多的孩子,我們哪里也不去,就守著這一方天地,過著平淡踏實的生活,你說好嗎”

    程毓秀依偎在他的懷里,眼眶濕潤,“宏飛,你會一直愛我嗎”

    白宏飛肯定的回答,“會,永遠不辜負你,永遠愛你,喜歡你,不讓你受到任何傷害,保護好你。”

    程毓秀趴在他的懷里,緊緊的抱著他,玩笑道,“我愿意嫁給你,給你生很多很多的孩子,以后,讓蒙城變成白城,這里都是白氏的子孫”

    白宏飛親吻她的頭發,打趣她,“程家也不要了。”

    程毓秀摟著他,主動親吻他的嘴唇,“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你把我比作雞和狗”白宏飛故作嚴肅。

    “你本來就是”

    “你說我是什么”

    程毓秀怕白宏飛懲罰她,她推開他,跑開。

    白宏飛在后面追,“程毓秀你給我站住,不然我絕不放過你。”

    程毓秀笑,回頭看著他,“你怎么不放過我”

    白宏飛得意的道,“把你娶回家,把你關在房間里,就我一人欣賞你,看著你,愛你”

    “不要臉”程毓秀嫌棄的咧嘴,“你可別說我們認識啊”

    她跑的快,腳下不小心踩到了石子,整個身子傾倒了下去。

    “小心。”

    白宏飛飛快的奔來,就在程毓秀要摔下去的那一瞬間,伸手接住了她,可是身體傾斜的弧度,已經讓他無法站起來,他只能將程毓秀護在懷里,他背先著地,摔了下去。

    河邊都石子,他這一摔,整個背都硌在大大小小不平的石子上,疼的齜牙咧嘴。

    程毓秀慌亂的去檢查他,“傷哪里了是不是很痛”

    白宏飛一把抓住她亂動的手,直直的望著她,下一秒,就扣住她的腦袋,吻上她的嘴唇。

    兩人在河邊相擁,接吻,享受戀愛的甜蜜。

    “等你過完生日,我就讓我媽去你家提親,你想要什么樣的婚紗和我說,我讓人定制”

    “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要。”

    “可是我不想你受委屈,我一定要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把你娶回家,告訴所有人,你程毓秀是我白宏飛的妻子”

    他朝著河流,遼闊的天空喊。

    可是此時此刻,曾經的甜蜜似乎還在眼前,曾經的山盟海誓,還回蕩在耳畔,可是他卻找不到,他要娶的那個新娘。

    她去哪里了

    白宏飛對著空氣長吼。

    他無法接受,接受這樣的轉變,更無法接受程毓秀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他再一次去了程家。

    程毓溫把他關在門外,不讓他進屋,“我們程家和你們白家已經沒瓜葛,你和我妹妹的婚約也已經解除,我們兩家不在有關系。請你離開。”

    白宏飛不甘心,瘋狂的敲著門,“你讓我見一見毓秀,否則我死也不會離開”

    程毓溫只覺得他瘋了,“何必呢你能不要你的母親嗎你不能,你不能不孝,可是你母親已經看不上我們家,所以為大家好,你回去吧。”

    咚咚

    大門,被白宏飛敲的顫動,掌心震到麻木沒知覺,“你讓我見一面她”

    程毓溫嘆了口氣,“你喜歡呆著就呆著吧。”

    說完他轉身進屋。

    白宏飛這一呆就是三天三夜,不吃不喝。

    白夫人受不了兒子受這罪,帶人過來,強行的要將他帶回去,“你能不能有點出息”

    “我不回去,死也不回去,除非你把毓秀還給我”白宏飛態度堅決,誰來拉他,他就踹誰,瘋狂的像是個真的瘋hjfjd子。

    白夫人被他氣的,頓足捶胸,“我怎么生出你這么沒出息的兒子不就一個女人嗎你要什么樣的,我都給你找”

    “我不要,我只要毓秀,我只要程毓秀,我只喜歡她,我只喜歡她一個人。”越說他的聲音越小,最后,癱坐到了地上。

    捂著臉,悶悶的從指縫里傳出的聲音,“dieepveg為什么要解除我和她的婚約為什么你怎么能不經過我的同意就這么做你怎么可以,我是你兒子呵呵,你尊重過我嗎,問過我的想法嗎,你把我當兒子看嗎”

    白夫人被問的無話可說,臉色青白交錯,世上什么最誅心

    無外乎,自己辛辛苦苦養大的兒子,卻不懂自己。

    她痛心疾首,“我是為你好啊,你怎么就不懂。”

    “我寧愿你不要為我好”白宏飛依舊坐在程家門口,“你走吧,不見到毓秀,我不會離開的。”

    白夫人覺得自己再待下去,肯定會被氣死。

    “你要作踐自己,誰也不攔你,她程毓秀不會心痛,真正愛你的人,只有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