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4章,撞見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4章,撞見

    程毓秀早上和平常一樣,等到宗啟封離開以后,才會出門,為了避免碰面尷尬。

    畢竟兩人的身份奇怪。

    說是陌生人,卻又坦誠相待過,說是熟人,彼此沒見過幾次面,也不了解對方是個什么性格的人。

    同住一個屋檐下,卻連早餐都沒一起吃過。

    因為宗啟封根本不會在家里吃早餐,晚上也是她都休息了,他才會回來。

    一個早出晚歸,一個又刻意避著,所以兩人基本不怎么見面。

    到了公司以后,程毓秀和平常一樣,在辦公區做著最底層的工作,可是因為她的好學,對公司的產品也有很多的了解,她和往常一樣按照上司所吩咐的,將這次會議要用的文件打印出來。

    一共要20份,她站在打印機前耐心的等待。

    文件打印好,每一份用訂書針訂好,然后拿去會議室,按照每個人的位置安放好。

    這時,會議室的門被推開,程毓秀還沒將文件放完,張總看了一眼會議桌上,文件擺放整齊,椅子安放合理,他看向正在將最后一份文件放好的程毓秀看過去,陌生的臉孔,“新來的”

    因為之前他沒見過程毓秀。

    程毓秀還未來得及說話,她的上司,就替她說了,“是的,剛來兩個月。”

    張總穿著黑色西裝,但是遮不住已經發福的體態,四十多的年紀,臉部生了不少橫肉,鼻梁上架著一副金絲邊的眼睛,雖然模樣并不好看,不過人看起來還算正派。

    他點了點頭,“看看,這才是工作該有的樣子,不管什么工作崗位,做的是什么,都要做到板板正正,一絲不茍,這才是工作的態度。”

    身后一群拍馬屁的,連連說是。

    程毓秀雖然入職場不久,但是也懂得為人處事之道,這都是公司里的人才,她一個文員,不好在這里多說話,腳步放的輕,悄悄的從后門退出。

    “等一下。”忽然張總察覺到她的動作叫住她,抬了抬下顎,“哪個學校畢業的,以前在哪個公司上班”

    “華清大學畢業,這是第一次工作。”程毓秀如實的回答。

    張總的臉色頓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議,“名校畢業”

    他就納悶了,一個名校畢業的,就算是第一次工作,也不會是文員這樣的職位。

    “為什么會愿意做這樣的工作”張總不解的問。

    名校畢業啊。

    “雖然我名校畢業,可是我并沒有實際工作經驗,我覺得這份工作沒什么不好,每天打印文件,接觸的也都是公司業務核心,我從中學到不少。”

    “你和我說說,你都學到了什么”張總又問。

    他倒好奇,她學到了什么。

    程毓秀將自己在公司里接觸到的產品,都在網上調查過資料,她所在的公司生產沖床,壓縮機,超聲波等重型機器。

    這些機器大都銷往國內五金最繁的城市,只是現在競爭比較大。

    科技越來越發達,上一帶的機器,也在慢慢的淘汰,只有更剩成本的機器,才能被老板期待。

    “我們公司迄今為止,已經創立有30年,這30年里,曾經輝煌過,一說重機器,大家想到的就是萬向機械,可是隨著時間的洪流,市場上出了更多的制造商,對市場沖擊很大,想要挽回,或者說再想重現輝煌,不是從銷售上抓,而是從創新。”

    “你一個文員知道什么”她的上司不悅她的長篇大論,眉頭皺了起來。

    張總卻欣賞的點了點頭,“這次的會議,你一起參加吧。”

    “她只是一個文員,這次我們的會議是討論公司今后的走向,她這樣職位的人不大合適參加吧”

    “只要是公司員工,就都有資格,我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也說的很好,公司年銷售日漸下降,一年不如一年,你們每次給我的話就是市場不好做,被沖擊,銷售上不去,你們從根本看原因了嗎”說話時張總看向程毓秀,“我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想要公司一直處于領先,并且輝煌,必須創新”

    “可是創新需要花大把的時間金錢,和精力”

    “我覺得這些公司都負擔得起,我做過調查,我們前幾年的輝煌積累了不少財富,足以支持這項改革,如果一成不變,只會被市場淘汰。”程毓秀再次提出自己的看法,她并不想反駁這個人的,只是接受不了他的建議。

    “大環境在改變,不進則退,只有創新,在市場占取主要位置,才能屹立在金字塔的頂端。”

    “你一個文員,知道什么”

    “說的很好。”張總撇了一眼反駁的她的人,臉色沉了沉,“你們覺得她一個文員沒有資格在這里開會,那么我宣布,她將出任萬向副總,主要負責萬向的今后發展方向。”

    其實程毓秀說的,就是張總想要做的,他很意外一個小小的文員會做這么多功課,可見她的認真。

    他欣賞這樣的人。

    果然,是名校畢業,思維就是活躍。

    公司里的一群老古董,就不愿意改革,不改革公司只會越來越艱難,最后死亡。

    他要改革,首選要有人站在他的前面,這個女人撞進來的正是時候。

    所有的人,一陣木訥,覺得自己的耳朵出了幻聽。

    “張總”

    “不用說了,就這么定了。”

    “我恐怕不能上任。”程毓秀可不是想要出風頭,“我只是說出我的看法”

    “這個看法不是什么人都能說出來的。”張總打斷她,“我敢用你,怎么你不敢做了只想做個文員”

    程毓秀想到家里的情況,她不想只做一個文員,程家的落敗想要再建設起來,她需要強大起來。

    父親不在了,她沒有了依靠,她要靠自己。

    上班的時間不久,她學到很多。

    雖然家里是布業,但是管理和銷售上是有異曲同工之處的,她當然愿意多學。

    “謝謝信任,我必定全力以赴。”程毓秀鄭重。

    “你應該看過這次的會議的文件了,由你主持。”張總坐了下來。

    公司里的元老們,都瞪著程毓秀,對她不服氣。

    “一個丫頭片子,知道什么”

    “你越來越不靠譜了。”還有指責張總的,覺得他做事草率,“隨便任一個文員做副總腦子進水了”

    “我是公司法人代表,我是公司最大的股東,我是公司執行總裁,你們不服氣,等到你們坐到我這個位置上,再來教育我。”

    張總話一出,下面反對的聲音漸漸小了。

    誰讓自己沒人家官大呢

    誰讓人家是公司掌權人呢

    不同意也沒辦法。

    只能硬著頭皮接受,在位置上做下來,接受一場意外的會議。

    開始程毓秀是有些怯意的,做過細致的了解和市場調查,心里有,自然自信,后來越說越振奮,用道理,和市場分析封住那些質疑她的嘴。

    會議結束,張總邀請程毓秀一起吃晚飯。

    程毓秀自然不同意,她得早點回去,畢竟她不是完全的自由之身,推脫道,“我還有事情。”

    “你不要多想,就只是吃個飯,今天你的表現我很滿意,不會浪費你多少時間。”

    程毓秀還是為難,“我真的還有事。”

    “那你說你有什么事,我幫你去做。”張總態度挺堅決。

    程毓秀最后沒辦法,還在公司工作,不能把人得罪了,只能點頭答應。

    為了避免和張總有接觸,毓秀坐在后車座。

    張總打趣她,“是不是覺得我是壞人”

    程毓秀搖頭,“沒有”

    “有也沒關系,我是臉長得像丑,但是心不丑”

    程毓秀笑了一下,很快車子停在一家高檔西餐廳,張總很紳士的幫她打開車門。

    “不用,我自己來就行。”程毓秀很不適應。

    張總看出程毓秀很矜持,也沒勉強,他先走到前面,程毓秀跟著他進入餐廳。

    “你今天幫了我大忙。”兩人在一個靠窗的位置做下來,張總遞菜單給程毓秀,“喜歡什么盡管點,就當我感謝你的報答。”

    程毓秀想要拒絕,可是張總盛情難卻,她只能接過來。

    這時餐廳門口,走進來幾個人影,為首的是宗啟封,如今,他才接手公司不久,又和文家聯姻,是b市最受矚目的人物。

    “宗總。”張總站起來,打招呼。

    宗啟封的目光投過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