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5章,可能懷孕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5章,可能懷孕

    宗啟封的目光投過來。

    宗總

    程毓秀轉頭看清門口的人時,渾身瞬間僵硬,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是好。

    張總沒注意到程毓秀的不正常,從位置上起來,走過來到宗啟封跟前,“總宗也是來吃飯的嗎要不一起吧。”

    兩人有過合作,算是有些交情。

    說著他就招呼起和宗啟封一起來的幾個人,“來來,我這兒坐都選好位置了,靠著窗戶,可以看風景,又可以享受美食,美哉也。”

    那幾個人并不敢做決定,而是將目光都投向宗啟封,似是在詢問他的意見。

    宗啟封淡淡的收回視線,說道,“走吧。”

    張總趕緊走到前面引路,到了位置,幫宗啟封拉開椅子。

    幾個人紛紛落坐,張總招來服務生加菜。

    程毓秀很不適應,放在桌子下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她萬萬沒想到會遇到宗啟封,連頭也不敢抬。

    有人打趣張總,“有美人作陪,叫我們來,不怕打擾了你們的美事嗎”

    “就是,張總哪里找來的美人,怎么沒見過”

    程毓秀幾乎是本能的抬起頭,碰巧的是,這個時候宗啟封也在看她,兩個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匯。

    程毓秀欲解釋,可是意識到這里的人多,又不能輕易開口。

    宗啟封說過,他不希望有人知道他們的關系。

    她不敢吭聲,更不敢這個時候和宗啟封說話,怕引起別人的注意。

    她看向張總,“我真的還有事,我想先走了。”

    張總朝著她擺手,然后讓她坐著,“別緊張,別聽他們胡說,安心留下來吃飯,不能餓著肚子走。”

    安撫好毓秀,張總看向剛剛兩個打趣他的男人,嘖了一聲,“我是有老婆的人,是那種在外面亂來的人嗎這位”

    他指著毓秀,“我的恩人。”

    “你們不是不知道,公司里的那群老古董,有多難講話,我早就想改革了,可是他們就像是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的擋在我的前面,讓我無從下手,這次,這位哦對了,你叫什么”

    張總想要介紹程毓秀時,才發現自己都不知道她叫什么。

    他在這一刻才知道,開會時,他自己有多牛逼,一張口就把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只進公司兩個月的一個文員,任職副經理的位置。

    張總問這句話時,宗啟封的臉色也微微動了一下。

    因為他也不知道,和他住在同一棟房子內兩個月的女人叫什么名字。

    “程毓秀。”她低眸。

    宗啟封輕輕挑眉,原來叫程毓秀,像大家閨秀的名字。

    “程毓秀好名字啊。”張總夸贊道,“現在女人的名字都是什么美,什么娜,什么玲,都俗到家了,毓秀,溫婉毓秀,多么富有詩意,又與眾不同,好聽,不過跑題了。”張總笑了一下,“就她,一qthxt通長篇大論,把我公司里的那些老古董,堵的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張總從位置上站起來,鄭重的介紹道,“這位,我公司新任副經理,以后可能會成為我的左膀右臂,有眼界,有能力,別看是個很漂亮的女人,能力比她的臉蛋更加的漂亮。”

    張總是真欣賞程毓秀的能力。

    特別是會議時,把那些人堵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是嗎”

    所有的人,都將目光看向了程毓秀。

    萬向機械曾雄霸一方,沒人不知道,只是現在因為出現更多的機械制造商,對他們沖擊不小,張總一直想要改變,但是公司里的元老都不同意,改革,需要花很多金錢和時間,他們都不愿意拼,只想現在的安逸,得過且過,有的賺就行。

    雖然不如以前,但是還是賺錢的。

    張總早就0451ubo想改革了,因為那些個人壓著,他由沒有得利的人,所以一直沒做。

    大家都很奇怪,一個女人,怎么能壓住那些個老古董的。

    “沒有,張總過獎了。”程毓秀真的被他們看的渾身不自在,這種氣氛,她根本吃不下去飯,吃下去,恐怕也會消化不良。

    “張總,我真的有事。”這次程毓的態度很堅決,說話時她站了起來,很明顯是要走。

    張總看出來她要走的態度堅定,再強留,怕是會生間隙,他還想留住這個人才,幫助自己將公司改革,于是松了口,“這樣,我敬你一杯,然后我叫人送你回去,你看行嗎”

    程毓秀短暫的思考,點頭答應,這個人也不好得罪,以后還得在公司工作,而且他也松了一口,一杯酒的事兒。

    程毓秀端起桌子上的酒杯,與張總的相碰。

    “你就是老天爺派給我的良兵強將,在改革的路上必定艱辛,有什么需要,有什么難事,盡管向我提。”張總豪情壯義,能管理那么大一個公司,也不是簡單人物。

    “感謝張總給我機會,良兵強將不敢當,想要公司走進新的時代,還得大家一起努力,螞蟻上知團結力量大,何況我們人,以后還得大家努力。”

    “說的好。”張總朝程毓秀豎起大拇指,“都在酒里了。”

    張總把一杯白酒,一飲而盡。

    程毓秀能喝點酒,只是這次,她聞到白酒的氣味就胃里不舒服,翻騰的想要吐。

    張總看著她呢,“這一杯酒你得喝。”

    為了擺脫這場飯局,程毓秀咬牙將酒灌了下去,白酒辣嗓子,她皺著眉放下酒杯,“那,我先走了。”

    “好,我叫司機送你,你住哪”張總熱情的問。

    程毓秀的臉色一變,連忙擺手,“不用,不用,我自己就行。”

    她哪敢說自己住哪里啊。

    說完她已經拉開椅子走出位置,她的腳步放的快,生怕張總改變主意,再叫住她。

    走出餐廳,她到路邊攔出租車,好在一切順利,只是心里有些許的不安,怕宗啟封因為今天的事情,不高興。

    畢竟她現在并非完全的自由身,讓她自由出入,自由工作,已經給她最大的寬容,若是給他們帶來麻煩就不好了。

    她從飯局出來,回到別墅惴惴不安的情緒始終不曾停。

    好在宗啟封還沒回來,她深深的吸一口,收拾好情緒上樓,也沒了想吃飯的食欲,她到浴室放了一池子的熱水,想要泡個熱水澡放松一下。

    熱水澡最能讓人身體放松。

    熱水放好,她脫了身上的衣服,下到水里,慢慢的將整個身子都泡在水里,水面上望去,一副曼妙的酮體,朦朦朧朧若隱若現。

    說不出的誘人。

    泡了大概半個小時,她覺得渾身都熱了,緊張的情緒也消了不少。

    她起身,抬腿跨出池子,伸手去拿浴巾的時候,腳下踩滑,整個身體跌了下去。

    她本能的想要抓住什么支撐身體,可是洗手池子太滑,她沒抓住,反而揮倒了上面的瓶瓶罐罐。

    嘩啦啦一串聲響,滾了一地。

    她躺在地上,渾身生疼,特別是下腹,一陣一陣的,她感覺到腿間有溫熱,她艱難的低頭,發現有血。

    她的臉色頓時一白,她并未到月經期,而且她發現自己的月經已經兩個月沒來了。

    因為在這里,她的精神不曾放松,所以忘記忽略了。

    現在仔細一想

    她慌了。

    她抓著浴巾蓋在身上,叫傭人。

    樓上,又是在浴室,而且房子隔音又做的好,樓下的傭人跟本聽不見她的呼救。

    餐廳,一群商人在一起,自然有說不完的話,中間宗啟封借口有事,散了飯局。

    回到別墅,他想了一下還是上了樓,他抬手敲了敲門,但是并未推門。

    他站在門外對她說,“那位張總早就看出公司有問題,他一直想要公司改革,但是公司里的很多元老并不同意,所以他一直動不起來,他如果想要動起來,必須有人沖到他的前面,來阻擋這些元老人的怒火,如今他把你推出來,這無疑成了那些元老泄火的對象,對你會很不利,如果你需要工作,我可以幫你找,如果你覺得自己能應付的來,我不勉強你。”

    他只是想要提醒她,要小心,張總在利用她。

    里面依舊沒聲,宗啟封停留了一下,轉身準備下樓,就在這時,房間里傳出,咚咚的聲音。

    宗啟封的腳步停留了一下,聲音沒了,他以為自己聽錯了,便沒放心上。

    繼續邁起腳步,這時,程毓秀用盡力氣,喊出來,“我在屋里”

    宗啟封皺眉,翻身回去,敲了敲門,“你怎么了”

    程毓秀緊緊的抓著身上的浴巾,眼睛通紅,內心掙扎,她不是三歲的孩子,知道自己是什么狀況。

    這一切來的太突然,她緊張,害怕,恐懼。

    她啞著嗓子,“我摔倒了,動不了。”

    不是不能動,是她不敢動,她發現自己一動,腹部就痛的厲害。

    所以不敢動。

    宗啟封推開房門,臥室里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只有浴室的房門關著,里面還亮著燈。

    他走過去,敲浴室的門,“你在里面嗎”

    程毓秀透過磨砂的玻璃門,望著門前那道模糊的影子,含在眼眶內的眼淚落了下來。

    “我我在。”

    她的聲音帶了哭腔。

    因為害怕。

    她也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是害怕宗啟封看到她赤身落體的樣子,還是害怕她發現自己可能懷孕了,她不知道是哪一樣,總之內心很不安。

    宗啟封推門,因為浴室的門被反鎖住了,他一下沒推開,知道她應該是洗澡時反鎖住了,便用力撞,當時他并沒想太多。

    只是怕她有危險。

    門被撞開的那一刻,他才發現,浴室里的女人沒有穿衣服,狼狽的躺在地上,浴巾堪堪遮住私密位置,地上有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