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6章,娶媳婦是干嘛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6章,娶媳婦是干嘛的

    “你受傷了”qcgzx宗啟封懵了片刻,才急忙轉身,背對著她。

    “你送我去醫院。”

    這樣的見面方式,讓人羞臊難堪,可是現在她顧不得那些。

    她說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總之并不好受。

    宗啟封快步走到床邊扯下床單,蓋在她的身上,將她裹住,抱起她。

    她很輕,宗啟封第一次這么清楚的感受她的體溫與呼吸,下頜不由的繃緊,“是摔傷了哪里了”

    不然怎么會有血

    宗啟封的理解肯定是哪里摔傷了地上才會有血。

    程毓秀低著頭,她不想說話,不知道說什么,或者是不知道自己用什么表情,什么言語和他說,自己可能是懷孕了,孩子是他的。

    她看的出來他對自己的妻子有感情。

    她不知道,他會不會討厭這個孩子。

    會不會不喜歡,不愿意要。

    有太多太多的不確定,所以她不敢說。

    很快,她被送進醫院。

    沒有意外她的確懷孕了,兩個月,已經9周了。

    她自己卻渾然不知道,因為她并沒有孕吐反應,所以她不知道。

    有流產的現象,醫生建議她臥床休息,直到胎兒穩定才能下地。

    躺在手術臺上,程毓秀迷茫的我望著眼前明晃晃的燈光,鼻尖都是醫院里的消毒水味,刺鼻又冰冷,“我喝了一點酒,對胎兒會有影響嗎”

    “一點的話是沒有影響的,如果你擔心,就按時做檢查,你這次的情況很危險,畢竟已經見紅了,如果你想要這個孩子,一定要靜養,否則保不住。”

    程毓秀點頭,說,“我知道了。”

    在醫生推她出去的過程中,她閉上眼睛裝睡。

    宗啟封站在走廊的窗戶邊接電話,聽nyhnbb見手術的門開啟,他說了一句等我明天去公司處理,便掛了電話,他走過來,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程毓秀,她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

    就是看著臉色有些白。

    他看向醫生,詢問,“她傷的不嚴重吧”

    “她沒怎么傷,就是有流產的征兆,如果想要這個孩子,恐怕要臥床靜養。”

    躺在床上的程毓秀,放在被子下的手緊緊的抓著床單,緊張,又害怕聽到他說出不想要的話。

    而宗啟封站在原地,好半天沒回過來神,她,她懷孕了

    誰的

    他的嗎

    他也和程毓秀有一樣的矛盾心理。

    不知道怎么去面對這個意外的到來,不知道要用什么樣的心情。

    “多,多久了”他垂在身側的雙手握緊。

    “9周。”

    醫生道,“她心事太重不利于養胎,要靜養,得多開導開導。”

    宗啟封說知道了。

    然后和醫護人員一起將她送進病房。

    醫生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她已經見紅了,肯定是不能下地走路的,不能干活,而且不要有夫妻生活。”

    醫生誤以為他們是夫妻,所以說話很直接。

    宗啟封不自然的輕咳了一聲,淡淡的說,“我知道了。”

    交代完,醫生帶著護士離開。

    程毓秀覺得自己幸虧在裝睡,否則,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對宗啟封。

    太難為情了。

    即使這樣,她的臉還是紅了。

    火辣辣的,像是被太陽烤的。

    宗啟封還陷入這突如其來的驚喜中,不知所措。

    他在窗口站了很久,很久,程毓秀幾次以為他走了。

    她知道,此刻他內心恐怕也是糾結的。

    嗡嗡

    這時,他口袋里的手機響了。

    他掏出手機,屏幕上顯示著文嫻兩個字,他神色不虞,按下接聽鍵,“喂。”

    “是我,爸讓你過來一趟。”

    他垂著眼眸淡淡的說,“好。”

    說完他便掛斷了電話,又往別墅去一通電話讓家里的傭人過來照顧程毓秀,醫生說她不能下地走路,身邊肯定不能離開人。

    這邊安排好,他才出門。

    文嫻在家里過的太久了,文謹以為她和宗啟封兩個鬧別扭了,也沒說明,只說想要宗啟封陪他喝一杯,便讓文嫻給宗啟封打電話讓他去家里。

    果然,一落座,文謹就開了口,“啟封啊,你和文嫻結婚雖說時間不長,但是文嫻在家里過了兩個月,你都不來看她,也不來接她,你們有夫妻的樣子嗎”

    文嫻瞪大了眼睛,沒想到父親忽然這么說,連忙解釋,“爸,是我在哪里過不習慣,才回來,啟封很忙,你把他叫過來就說這個”

    文謹拿眼橫女兒,“怎么嫁了人,你老爹都不要了”

    “不是”文嫻想要解釋,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解釋。

    宗啟封握住她的手,看著文謹道,“是我疏忽了,今天我就接她回去。”

    文謹是很看好宗啟封的,不然不會把女兒嫁給他,語重心長道,“我知道你事業忙,可是畢竟你們是夫妻,結婚也一年多了,有時間多回來,也該要個孩子。”

    “爸。”文嫻怨念的看著父親,總是這些話。

    “好好不說了。”文謹擺手。

    這時文傾進門,文傾,文嫻的哥哥,現在年紀輕輕已經是文團長,可謂年輕有為。

    文家從文嫻爺爺那一輩就出了大官,到她們這一輩,也沒落下,她父親文謹b市一把手,她哥哥早早就進了部隊,現在才20多,已經是團長,日后造詣不可限量。

    他脫了軍裝,走進來,看到宗啟封也在,笑著,“妹夫也來了。”

    宗啟封點頭。

    文傾拉開椅子坐下,看了一眼妹妹,笑著說,“是來接她的嗎”

    宗啟封看了一眼文嫻,“是的,工作太忙疏忽了,大哥不會挑zhangyiji我的理吧”

    文傾給宗啟封倒酒,“知道你忙,我這妹妹也任性,你還得多擔待。”

    “哥,我是你妹,你怎么不向著我說話”文嫻故作不高興。

    “我是向著理說話,你回娘家,一住就兩個月,人家啟封娶媳婦是干嘛的留著看的呀那是傳宗接代,還有”

    他曖昧的給了宗啟封一個你我了解的眼神。

    宗啟封內心無奈,喝了文傾給他倒的那杯酒,握著文嫻的手緊了緊,有千言萬語想要說,可是又不知從何說起,他望著文嫻,半響,“文嫻很好,我能娶她做我的妻子,我很開心,有機會,我是愿意用我這一輩子來愛她”

    他內心的苦悶不會有人知道,他自己又倒了一杯酒,灌了下去。

    別人讀不懂他這話的意思,但是文嫻懂他欲言又止里有多少心酸與困苦。

    她的手覆上他的手背,她看的出他心情不好,怕他說出什么,看著他說道,“對不起,是我太任性了,這一回來就忘記了回家,以后不會了。”

    “你們要秀恩愛回家秀去,趕緊的。”文傾故作嫌棄。

    飯桌上的氣氛好算好,吃過飯宗啟封和文嫻回別墅。

    路上,文嫻看著宗啟封問,“你今天心情不好”

    宗啟封沉默不語。

    文嫻道歉,“對不起”

    “她懷孕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