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7章,我沒誤會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7章,我沒誤會

    文嫻的話卡在喉嚨里,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多久了”

    宗啟封將車停在路邊,點了根煙,沉默著也不言語。

    文嫻也不催促,耐心的等著,知道他心里可能也不大舒服,程毓秀再好,畢竟他們相處的時間還不久。

    “生下來吧。”文嫻淡淡的道。

    宗啟封吐了一口白霧,他的孩子他自然想要,可是要成私生子嗎

    “我明天就朝家里打電話,告訴家里人我懷孕了,等她生下孩子,我說是我生的,給孩子一個名正言順的名分,這樣等我離開,文家和宗家,依舊是親戚,孩子也會在兩家的呵護中成長,長大自然也有文家庇佑”

    “就那么想離開。”宗啟封冷笑了一聲,第一次在她面前表達自己的不滿。

    文嫻抿唇,是她的自私,才把事情演變成這樣,她不可否認。

    “對不起”

    “我不想聽。”

    宗啟封打斷她。

    文嫻垂眸,處了這句話,她不知道自己還能說怎么說。

    “等到孩子出生,我放你離開,這段時間你留在別墅照顧她,別人我不放心,她有流產的征兆,醫生說需要靜養。”

    “好,你放心,我會照顧好她的。”

    文嫻沒回別墅,直接去了醫院,確定了之后,她第二天就宣布自己懷孕了。

    不管是宗家,還是文家,都很高興。

    就這樣,程毓秀過上了養胎生活。

    平日里除了傭人還有文嫻照顧她。

    “會不會哪里不舒服”中午吃過飯,文嫻詢問,因為她發現程毓秀吃的很少,怕她不舒服。

    程毓秀搖頭,“沒有,倒是讓你在這里”

    “不要有壓力,你肚子懷的是宗家的孩子,也是我的,對你我只會盡心。”文嫻擔心程毓秀心里不舒服,畢竟沒有一個母親愿意把自己的孩子,說成是別人的。

    她拉過一把椅子,坐在病床邊,拉著程毓秀的手,“文家和宗家聯姻,不是兩個人的事情,是兩個家族利益的結合,你懂嗎”

    文家不曾涉足過商業,但是作為地方上的一把手,整個城市的經濟,都是地方上的商業帶動的,宗家是最有潛力,也是最會經商的。

    而宗家,一直為商,想要做大必須要地方上的官員支持,所以,他們兩家聯手,只有利,沒有弊。

    而且對兩家人都好。

    所以,就算當初他們沒感情,為了家族能夠長遠發展,他們必須犧牲小我,成全大我。

    程毓秀知道他們這種婚姻根本沒感情,都是家族利益為上。

    “成為文家的外孫,對他只有好處。”文嫻伸手覆上她的腹部,那里還很平坦,看不出已經懷孕兩個月,“我現在不能讓你名正言順的嫁給他”

    “我知道,你們離婚恐怕會讓兩家的關系緊張,別說強強聯手,恐怕會成仇家,如果有了孩子,兩家就有了牽連,將來對孩子的發展也好,畢竟是文家的外孫,宗家的孫子”越說,程毓秀越哽咽,她什么都明白,只是心里依舊難受。

    “對不起我,我”

    文嫻給她擦眼淚,知道她心里難受,摟住她,“相信我,我會讓你名正言順,只是孩子的名分,不能變,你要是心里有怨,就怨我,若不是我找到你,你不會今天這么窘迫。”

    程毓秀知道,這不是因為文嫻,如果不是文嫻,恐怕現在程家已經沒了,哥哥也在牢里,這一切都是她自己愿意的,根本怪不得別人。

    “不是你的錯,是我自愿的,一切都是命運吧,其實孩子有這樣一個外租家,比跟著我好”走到今天,程毓秀第一次這樣哭。

    文嫻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抱著她,和她一起哭。

    哭這命運作弄人,哭這身不由己。

    過了很久兩人才平復情緒。

    “你好好休息,晚點啟封會過來,我先回去。”文嫻起身,程毓秀抓住她的手,“那你也別走。”

    其實她挺害怕和宗啟封單獨相處的。

    文嫻拍拍她的手,安慰道,“他是個很好的男人,如果不是我已經遇到我的摯愛,我也許會愛上他。”

    文嫻給她蓋好被子,“好好休息,心情放松,有我在,不會有事。”

    程毓秀點了點頭,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懷孕的關系特別的嗜睡,文嫻走后,她就躺著,后來不知不覺睡著了。

    后來是被說話的聲音給吵醒的。

    迷迷糊糊中,她聽到

    “這個就是胚胎。”醫生指著b超單上的一塊像是靈芝一樣的一塊圖片說道。

    宗啟封仔細端詳了很久,也沒看出,這樣的東西怎么能長成一個嬰兒。

    “現在月份還太小,再過兩個月,就可以完全看清楚了,孕婦這種狀態很需要關心,你要時常過來陪伴,畢竟你是孩子的父親。”

    宗啟封點了點頭。

    “她今天做過檢查,恢復的還不錯,過兩日可以回去休養,你妹妹人不錯,我看照顧她那么盡心盡力,很少有這樣的小姑子。”

    文嫻謊稱自己是宗啟封的妹妹。免得人家八卦他們的關系。

    宗啟封先是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后,敷衍的笑了一下,送醫生出門,宗啟封關上門走進來。

    他拉開椅子坐在床頭,靜靜的看著躺在床上的女人,這是他第一次這么安靜的觀察她。

    其實,真的如文嫻所說,她很漂亮。

    只是他一直沒去好好看過。

    程毓秀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她故意動了動側過臉。

    就這一過便是兩個小時,宗啟封不曾走,程毓秀想要上洗手間,已經憋了快一個小時了,她都快忍不住了,在心里想,這個人怎么還不走

    宗啟封看了一眼時間,眉頭微皺,這也太能睡了,都睡了一個下午了。

    “唔”

    程毓秀裝作剛睡醒的模樣。

    “醒了”宗啟封問。

    程毓秀裝作還是懵懂的狀態,看了他一眼,她想要坐起來,宗啟封起身扶她,給她身后放了一個靠墊。

    程毓秀低垂著眼眸,“你,今天怎么有空”

    “有事和你說。”宗啟封坐回椅子上,“你的工作我幫你辭掉了,你沒時間做,你現在的身子不方便。”

    當然不是他親自出面,是他讓人解決的,那個張總不會找她的麻煩。

    程毓秀點了點頭,“謝謝。”

    “不用,你我也不算外人,畢竟我們共同孕育了一個孩子,如果你愿意,等你生下孩子以后,我們結婚吧。”

    程毓秀詫異的看著他。

    沒想到他忽然這樣說。

    一時間不知道怎么回答。

    過了很久,她才找回聲音,“你,你你說什么”

    宗啟封想要抽支煙,但是意識到她是孕婦,壓制了煙癮,看著她說,“我說,等你生下孩子后,我們結婚,雖說孩子不能對外宣稱是你和我的孩子,但是,共同呵護他長大,也是我們作為父母的責任,你說呢”

    就在這時,程毓秀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宗啟封看過去,屏幕上顯示著程毓溫的名字。

    程毓秀幾乎是脫口而出,“是我哥。”

    潛意識的解釋,宗啟封抬眸,看了她兩秒,淡淡的道,“我沒誤會。”

    程毓溫發現自己解釋的意味太明顯。

    像他們這樣的關系,不該解釋的。

    “我”

    宗啟封將手機拿給她,“接吧。”

    程毓秀收起要解釋的話,越描越黑,索性不說了,

    她接起電話。

    “我在b市,你在哪里”

    程毓溫的聲音。

    白宏飛著急,一把奪過程毓溫手里的電話,“毓秀,你在哪里,我要見你,快點告訴你在哪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