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9章,你愛過我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9章,你愛過我嗎

    程毓秀樓上他的脖子,這樣也好,讓白宏飛明白。

    很快站在臺階上的程毓溫和白宏飛看見被抱著走過來的程毓秀。

    就連程毓溫也愣了一下,沒想到再次見到妹妹她是被一個男人抱著的。

    當時她只說,她答應了別人一件事情,必須離開,讓他不要擔心。

    他知道,能忽然湊到這么多錢,必定不是簡單的事情,而且她還是個女人,更不容易。

    只是他沒想到

    白宏飛直接石化在了原地,這個他愛到骨子里的女人,此刻被別的男人抱著。

    曾經,他們海誓山盟,發誓要娶,要嫁對方的承諾,還仿若在耳邊盤旋。

    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疼。

    “毓秀”低沉,壓抑,猶如獅子發怒前的低吟。

    程毓秀心臟跳動的厲害,此時此刻,痛的不是他白宏飛一個人,她亦是。

    只是,事已至此她無力改變。

    她的頭靠在宗啟封的肩膀,看著即將暴怒的男人,沒有任何解釋,而是決絕的道,“就是你看到的樣子,我不愛你了,我們分手吧。”

    決絕的連程毓秀自己都不敢相信,她以為她會受不了,會撕心裂肺的痛,會不顧一切的嚎啕大哭,可是沒有,她出奇的冷靜。

    走到今天這一步,她清楚的知道,她們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這不是你”白宏飛不相信,她會變心變得這么快,會這么絕情的對待他。

    “你還記得你說過要嫁給我”

    “那是以前”程毓秀打斷一他,不偏不已,毫不心虛的對上他不可置信的眼眸,好像在宣布她的決心,“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哪我去你家找你,你媽是怎么侮辱我的我為什么還要守著你白宏飛,我不愛你了,不愛,以前說愛你,也是假的,不過因為你是白家的人而已”

    “我不信,我不信”白宏飛搖著頭沖過來,宗啟封有所防備,在他沖過來的那一刻,扯開了身子,他撲了空。

    他不甘心,憤怒。

    “你是誰”他怒視著宗啟封,雙眸死死的鎖在他抱著程毓秀的雙手上,一字一句,“她是我的女人,你放開她,立刻”

    宗啟封多聰明,從他們的對話中,就找到了答案。

    弄清楚他們之間的關系。

    程毓秀一定是遇到什么難處了,文嫻幫助了她。

    所以,她為了報答文嫻,或者兩人一開始就談了交易,所以她出現在了他的床上。

    而這個男人是她以前的男朋友。

    才會有這一幕。

    不管她以前有多少男朋友,可是,現在她腹中懷著他的孩子,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和她腹中之子。

    “你們結婚了嗎”宗啟封云淡風輕。

    一句輕飄飄的話就砸的白宏飛說不出話來,是啊,他們只是男女朋友關系。

    訂過婚約,也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取消掉了。

    “你媽已經宣布,我們訂婚取消,你我已經沒了瓜葛,你走吧。”程毓秀眼神看向別處。

    她以為她足夠堅強,可以面對他失望,痛苦的眼神,此刻,她心軟了。

    她怕看著白宏飛的目光,自己會下不去狠心。

    她很想說一句對不起。

    可是不能說。

    她不能給他希望,那樣他只會更加的痛苦。

    “我替我媽給你道歉,毓秀,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對嗎”他紅著眼睛,聲音嘶啞。

    程毓秀放在宗啟封肩頭的手,倏的收緊,指甲陷進他的西服外套里,宗啟封感覺得到肩膀的痛,但是他并未表現出來。

    “我不知道,如果你愛我,就不會在我需要你的時候,你離開我”

    “我不知道你家出事,我媽把我支開去國外,還故意讓讓我聯系不到你,都是她故意的,我真不知道,如果我知道,就算是違背我媽,我也會幫你度過難關,請你相信我。”

    他字字句句誠懇。

    程毓秀知道他的為人,他當時肯定是不知道,不然一定不會不管。

    這也是她為什么會來見他的原因之一。

    “我今天來見你,就是想要告訴你,我們分手吧,你也看到了我找到了愛人,他比你帥氣,比你有錢,而且疼我,不像你,需要你的時候連人都找不到,還要口口聲聲找借口。”

    她聲聲句句帶刺,刺疼了別人,也傷了自己。

    她摟緊宗啟封,“我們走吧。”

    宗啟封低眸看了她兩秒,他感覺的到,此刻她的情緒多么不穩定,整個身子都是顫抖的。

    他壓低聲音問,“要我幫你嗎”

    程毓秀抬眸,不懂他的意思。

    “你想讓他死心,我幫你”宗啟封知道,她句句絕情,不過是要他死心而已。

    程毓秀看了他好幾秒,點了點頭,“好。”

    “毓秀”

    白宏飛追過來,就站在她的跟前,看著她,“對不起”

    “她不需要。”宗啟封臉色嚴肅,凌厲又威嚴,“她腹中懷著我的孩子,等她順利產子,我會娶她過門,做我的妻子,請你,以后不要再糾纏她,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白宏飛,猶如被雷劈了一般,不可置信,眼睛瞪的老大,你,你你了半天,都沒說出一句話。

    他不相信宗啟封的話。

    程毓秀是那么矜持的一個人,怎么可能懷孕

    不可能

    白宏飛不相信。

    “他說的都是真的,所以以后不要再來找我,我會很厭煩。”程毓秀仰了仰頭,此刻明明心碎,卻裝的冷酷無情。

    “你騙我。”

    白宏飛連連后退,“你,你,你”

    他好像不認識眼前這個人,好像從未認識過一她,她怎么可能變得那么無情呢

    “麻煩你,帶我離開這里。”程毓秀趴在宗啟封的耳畔,祈求道。

    她怕自己再繼續呆下去會忍不住,當著白宏飛的面哭出來。

    宗啟封結實的臂彎用力一攏,抱者她離開。

    他們離開的這個過程中,白宏飛都是發愣的,他感覺自己的世界在瞬間天崩地裂。

    程毓溫嘆了口氣,或許是局外人看得明白。

    走過來,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安慰道,“我們走吧,你也看到了”

    白宏飛肩膀一聳,抖開他的手,“你是她哥哥,為什么要她來承擔”

    程毓溫的臉色也在一瞬間變了模樣,是啊,如果他能夠獨擋一面,妹妹怎么會落到今天的地步

    “我沒用,你白宏飛一樣沒用,守護不了自己在乎的人。”說完程毓溫扭頭就走。

    他怕自己再呆下去也會崩潰。

    就在宗啟封要把程毓秀放到車上時,白宏飛歇斯底里的吼,“你愛過我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