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20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0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愛過嗎

    說沒有那是騙人的,她愛過白宏飛,深深的愛過。

    可是此時此刻她不能那么說,而是決絕到沒人性,“我從未愛過你。”

    一直強忍的淚水也在這一刻落了下來。

    轟,轟,轟的悶雷,在天空中翻滾,閃爍。

    白宏飛雙腿一軟倒了下去,他用盡力氣支撐,只為想要見她一面,而這一面,比讓他死了還難受。

    他渾身沒知覺,只是呼吸很困難

    走的不遠的程毓溫返回,抱起他的頭,用力的拍他的臉,掐他的人中,“白宏飛,你醒醒”

    宗啟封沒有立刻走,而是看著程毓秀,“去看看嗎”

    程毓秀的眼淚像是串珠一般,一串一串的往下墜。

    她搖了搖頭,“走吧。”

    既然下定了決心,拖泥帶水,只會彼此更痛苦。

    “確定”宗啟封故意又問了一句,實則是在試探她的決心有多堅定。

    “我確定。”程毓秀抬起頭,與他四目相對,無聲的證明著自己內心有多么的強大。

    在這刻,宗啟封才發現,這個外表柔弱的女人,實則很堅強。

    他關上后車門,坐上駕駛位離開。

    空氣里回蕩著程毓溫打120的聲音。

    回到醫院時,剛好文嫻也過來,她坐在一輛黑色車的副駕駛位,旁邊坐著一個長相huiyicaiu雋秀的男人,因為隔著擋風玻璃,宗啟封看的不太真切,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個男人,一定是文嫻的心上人。

    他的眸光暗了暗。

    文嫻亦是看到了他,對身邊的男人說道,“子懿你先回去吧。”

    莊子懿點了點頭,“你自己照顧好自己,有事給我打電話。”

    文嫻點了點頭,推開車門下了車。

    這時宗啟封也剛好下來,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匯,對視了幾秒,宗啟封先收回的視線,他轉身拉開后車門將程毓秀抱下來,這個過程中他是沉默的。

    和程毓秀一樣,心情很糟糕。

    他踏上臺階,走了兩步忽然停下來,“你回去吧,今天我照顧她。”

    文嫻跟著上來的腳步一頓,她抬頭,看著他的背影,良久才說道,“好,她現在的身子不方便,以后盡量別出去了,等穩定了”

    “你這么關心,怎么不自己生”忽然宗啟封打斷她關心的囑咐。

    他直直的看著她,“剛剛那個就是你喜歡的人”

    文嫻抿唇,“啟封你別這樣”

    宗啟封笑了一聲,“你要我怎么樣還要我怎么樣我妻子和別的男人幽會,我不能問嗎”

    文嫻紅了眼眶,“我說過,你沒愛上誰之前,我不會和他好,今天只是單純的見面,我不知道會遇見你”

    “我不想聽,你走吧。”

    說完宗啟封重新邁起腳步。

    穿過亮著燈,充滿消毒水氣味的走廊,很快,他抱著程毓秀回到了病房,傭人將房間收拾的很干凈,這會兒正在插花。

    醫生說屋里放點花兒綠植之類的,空氣好,也能讓孕婦靜心。

    所以文嫻囑咐她,買點花插在病房里。

    看到他們回來,她連忙放下手上的活兒,掀開被子,“這是出去了”

    宗啟封心情不好,沒吭聲,程毓秀也沒好到哪里去,臉上還有淚痕。

    完全顧不上傭人。

    傭人也有眼色,將被子掀好退到一旁不說話。

    “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叫你。”宗啟封給程毓秀蓋上被子。

    傭人說了一聲好就出了門,并且輕輕的將門關好。

    宗啟封扶著程毓秀躺下,“會不會不舒服”

    程毓秀搖頭。

    宗啟封給她掖被子,低著頭,很認真。

    程毓秀看著他,知道他肯定是心里不舒服,不然,他不會在門口質問文嫻。

    不由得竟有些同情他,有什么比看著自己喜歡的女人,心里只裝著別的男人誅心呢

    “你如果難受就看看我,我比你更慘。”程毓秀微微動唇,唇瓣干澀,聲音嘶啞。

    宗啟封看她一眼,“自己都遍體鱗傷了,還來安慰我”

    程毓秀扯著唇角,露出一抹牽強的笑痕,“你說我們是不是也挺有緣分的”

    “嗯”

    “都那么慘。”

    宗啟封,“”

    在醫院的住了一個星期后,程毓秀出院了。

    也能下地走路,但是不能多走,要多休息。

    但是家里的空間大,有地方散步,比在醫院里舒服。

    因為她的身子不方便,從樓上搬到了樓下住,文嫻也住樓下。

    宗啟封一個人住樓上。

    家里人物關系很微妙,不過卻很和諧。

    很多時候程毓秀覺得自己像是個代理孕母。

    不過細想想,她可不就是代理孕母嗎

    想著她勾唇苦澀一笑。

    “笑什么呢”文嫻正在疊衣服,看到程毓秀笑,就問了一句。

    程毓秀愣了一下,沒想到自己的表情被她看在眼里。

    程毓秀淡淡的道,“沒笑什么,就是想到一個笑話。”

    “什么笑話”文嫻隨口問,也是閑來無事,說說話打發時間。

    程毓秀是扯的慌,自己根本不是想到了笑話,被文嫻這么一問,她竟然語塞了,還好她反應快,想到了自己小時候上學的一件趣事,“我記得上一年級的時候,有一次老師提問,問題是,誰知道世界上有幾個國家,出奇的是,全班同學都舉手了,老師隨便叫了一個同學回答,結果那個同學回答道,“有兩個”,全班靜止了片刻,老師又問,“為什么只有兩個啊”于是那個同學回答說,“z國和外國。”結果全班又安靜了一秒鐘,而后哈哈大笑起來。”

    文嫻笑著,“你這個同學真是太搞笑了。”

    程毓秀也跟著笑,心里的郁氣散了不少。

    宗啟封回來,就看到客廳里的兩個女人說說笑笑樣子很開心,他有一瞬間覺得自己是這個家里最多余的。

    看到他進來,兩人的笑聲收了收,文嫻將疊好的衣服拿起來,“我去放在柜子里。”

    程毓秀也跟著站起來,“我幫你拿點。”

    兩人一前一后從沙發上起來進了房間,宗啟封站在玄關,看著因為看到他進來就離開的兩個女人,眉頭深皺。

    為什么都躲著他

    文嫻也就算了。

    連程毓溫也躲著。

    不由得心口憋了一口悶氣。

    晚上吃飯時,文嫻忽然問了程毓秀一句話,“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