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21章,好感從關注開始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1章,好感從關注開始

    程毓秀幾乎是不假思索的道,“我喜歡女孩兒。”

    男孩子太調皮,相比女孩子要溫柔的多,都說女兒是父母貼心的小棉襖,這話也是有道理的。

    男孩子不比女孩子的心思細膩。

    所以她更喜歡女孩子。

    曾經白宏飛也問過她這個問題,她回答的也是女孩,她說,“我這一輩子一定要生個女兒。”

    可是,這輩子她終究是沒生下一個女兒。

    文嫻給她夾菜,“你喜歡女孩兒,我也喜歡女兒,但是我更希望你這一胎是個男孩。”

    豪門大家都希望娶進來的兒媳婦能夠開枝散葉,雖說現在人的思想開放,男女都一樣,但是在這種有巨大財產需要繼承的家族,都會要求有兒子。

    程毓秀也明白她的意思,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著頭,“這個,我也無法保證。”

    “傻呀你。”文嫻好笑,“我只是說希望,也沒說你必須生個男孩兒。”

    這不是以前的老社會,生男生女的責任都往女方身上安。

    宗啟封放下筷子,起身離開,他很納悶,明明他才是孩子的父親,可是他看著文嫻倒像是孩子的父親

    他在這個家里尤其的多余。

    吃飯時,她們說說笑笑,完全不理會他。

    他心里很郁悶。

    文嫻和程毓秀不約而同的看向他。

    “我看他好像心情不好。”程毓秀說。

    文嫻倒是看出幾分門道,但也是沒挑明,“可能是工作上的事兒吧。”

    程毓秀點頭。

    夜里。

    宗啟封輾轉反側無法入眠,起身下樓,剛好程毓秀起來喝水,他放緩了腳步,看著站在桌前的女人,昏暗的光線籠罩著她纖瘦的身軀,都快三個月了,但是一點也看不出懷孕的樣子。

    肚子一點也不顯懷。

    程毓秀沒發現樓梯上站著人,可能是心里裝著事情,所以沒注意到。

    晚上睡覺時,她接到了程毓溫的電話,說是白宏飛沒有危險,讓她不要擔心。

    確定他沒事,程毓溫就把人帶走了。

    怕他在這里又來找程毓秀的麻煩。

    她內心淡淡的惆悵,她拿著杯子走到落地窗前,黑色的夜晚,尤其的安靜,就是這樣的氣氛,讓人莫名的感傷。

    前20年里,她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窘迫成這樣。

    不曾想,20歲的生日,成了她人生巨大的轉折點。

    忽然生活在一個她從未來過的城市,一個從未見過的人,卻發生了世間最親密的關系。

    她仰頭望著天空,今天的夜晚,沒有滿天的星辰,就連月亮也躲了起來,她淡淡的笑,那笑很美,卻充滿苦澀,“老天爺,你給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是生命中突然多了我這么一個人,讓你覺得很糟糕,所以才在這里感慨嗎”

    低沉的男音在安靜的夜里,尤其的清晰。

    程毓秀轉身,便看見站在她身后的男人,他穿著黑色的絲質浴袍,身形修長,因為光線有些暗,她看不太清他的表情。

    “你,你怎么還沒睡”程毓秀手足無措,不成想他竟然會聽見自己說話。

    宗啟封走過來,挨著她站在落地窗前,淡淡的道,“你不也沒睡嗎”

    程毓秀也看著窗外,“我是睡醒了,起來喝水,不是沒睡。”

    “看來你的感慨也只是感慨,還能安心的睡覺,證明你很放得下。”

    這一點宗啟封挺意外的。

    剛剛和男朋友分手,不應該傷心難過嗎

    程毓秀側頭看他一眼,很快收回視線,“因為我很清楚自己的處境,很清楚我們回不到以前了,繼續糾纏,只會彼此受傷更深,所以與其心軟的安慰,不如快刀斬亂麻,放手,放下。”

    她的果敢決斷,倒是讓宗啟封欣賞,有多少人為情所困,有多少人為愛要死要活。

    她的灑脫,她的干凈利落,有多少人能做到

    宗啟封看著她,“以后,記住一件事情。”

    “什么事”程毓秀莫名的看著他,覺得今晚他有些奇怪。

    至于哪里奇怪,她也說不清楚。

    “記住,我是你腹中孩子的父親,你不能忽略我的存在。”說完他轉身上樓。

    程毓秀,“”

    他什么意思

    而東側臥室的房門在宗啟封上樓的時候,悄悄的關上。

    那個房間是文嫻住的。

    她的睡眠不好,有一點動靜都能聽到,而且睡眠也淺,程毓秀起來的時候,她就醒了。

    后來聽見宗啟封的聲音,她便起來了。

    看到他們的互動,唇角微微揚了揚。

    她覺得宗啟封的目光已經落在了程毓秀身上。

    很多好感的開始,都是從關注開始。

    也許他自己不知道,可是,行動已經在做了。

    時間如梭,一轉眼程毓秀就懷孕八個月了。

    文嫻也要裝作成孕婦的樣子。

    家里除了一位可信的傭人外,幾乎沒多余的人,就連跟著文嫻過來的于媽,文嫻也是瞞著,并且在懷孕期間將她支開。

    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她的計劃在走,很順利。

    今天是孕檢的日子,她并非真的孕婦所以并沒有去醫院,而是去了商場,給程毓秀快要出生的孩子準備用品。

    但是程毓秀是真的孕婦,需要去按時產檢,剛好今天宗啟封有空,所以她沒去,把空間留給他們兩個人。

    胎心監控時,可以聽到胎兒心臟的跳動聲,呼哧,呼哧,呼哧

    這是宗啟封第一次聽到,內心不免有些激動。

    程毓秀看著他手足無措的樣子,唇角揚起,“是不是覺得很神奇”

    宗啟封點頭。

    “我第一次聽到也覺得很神奇,覺得生命很奇妙,記得差不多五個月的時候第一次感覺到胎動,我激動的一夜沒睡”

    宗啟封眨了眨眼睛,漆黑的瞳孔涌出一抹詫異,“胎兒在腹中就會動”

    為什么她都不和他說

    讓他也體會一下

    這時護士都看不過眼了,看著程毓秀道,“這個你就自私了,怎么能不讓準爸爸,和胎兒交流呢”

    護士覺得奇怪,她沒見過,一個準爸爸連孕婦胎動都不知道。

    程毓秀面露難色。

    宗啟封把責任歸到自己身上,“我工作太忙,對她疏忽了”

    “再忙,對妻子的關心也不能少啊,畢竟你是孩子的父親,她生下的是你的孩子,不是別人的。”

    “是,是,你說的是。”在商場上雷厲風行的男人,此刻,在護士面前,像是做錯事情的毛頭小子。

    做好檢查,宗啟封扶著她走出醫院,他讓程毓秀站在門口等著,“我去開車過來。”

    程毓秀點頭。

    宗啟封走到車前,按下車鑰匙的解鎖鍵,車燈亮了一下,他拉開車門,正要啟動車子時,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他掏出手機,上面顯示著文嫻的名字,他的目光閃爍了一下,隨即按下接聽鍵。

    她的聲音壓的很低,“你們做完檢查了嗎”

    “嗯,正準備回去。”

    “不要回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