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22章,一模就得露餡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2章,一模就得露餡

    宗啟封皺眉問,“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我哥來了,外面很冷,你帶她去酒店休息,等我哥走了,你們再回來。”此刻文嫻躲在洗手間里給他打電話。

    她逛街回來,文傾都已經在家里了。

    她看到他的那一刻,差點沒繃住,好在程毓秀不在,不然這件事情非得被發現不可。

    “我知道了。”

    聽到那邊的回應文嫻才掛斷電話,好在有驚無險,她深深的吸了口氣,在鏡子中看自己的肚子,沒什么不妥,才拉開洗手間的門。

    她抱怨著,“你來,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下。”

    文傾靠在沙發里,他身材健碩,又高,哪怕不說一句話也氣勢驚人。

    他看著妹妹,“你這話說的,我來看我妹妹,還得提前打報告不成不過今天不是你孕檢的日子嗎怎么去商場了”

    說話時他看了一眼沙發上大大小小的包。

    文嫻走過來,坐進沙發里,讓傭人給文傾倒水,“我孕檢回來順便去了一趟商場,這不,孩子不是快要出生了嗎,我準備些衣服,對了,你今天怎么來了”

    文傾讓司機把后備箱里的東西拿下來,“媽讓我帶來的,都是給你和我這小外甥的,還沒出生,就已經受到了家里所有人的關注。”

    很快司機進來,兩手提的滿滿當當,小孩子吃的用的穿的,還有給文嫻補身體的,司機一下都沒拿完,又拿了一次,才拿完。

    文嫻也驚訝了一下,“那么東西。”

    “還不是都給你家孩子的”文傾說話時朝她的腹部看了一眼,伸手想要去摸。

    卻被文嫻拍開手,她身上驚出一身冷汗,沒想到文傾忽然想要觸碰她的肚子。

    畢竟是假的,一模就得露餡。

    好在她反應快。

    文傾輕咳了一聲掩飾尷尬,妹妹大了,也嫁人了,他不可以隨便碰她了。

    “我看你一個人回來,啟封沒和你一起去醫院嗎”

    文傾有些不甚高興,這妹妹懷著孕,他作為丈夫,不時時刻刻的關心著,更何況這也接近預產期了,身邊更不能沒人。

    “他工作忙”

    “是工作重要,還是孩子重要”

    文嫻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文傾打斷,“孰輕孰重分不清楚嗎”

    文嫻還想解釋,文傾就已經不耐煩的拿出手機給宗啟封打電話。

    很快電話接通,他正要質問時,文嫻將手機搶了過去,并且掛斷,“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文傾眉頭深鎖,錯愕,失望的看著妹妹,他是為她好,怕宗啟封欺負她,她卻

    “好,以后你的事情,我不操心。”文傾站了起來。

    文嫻也驚覺自己的話有些傷人,畢竟這是她哥哥,也是在關心她。

    她不該讓他傷心的。

    “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文傾從司機手里接過帽子,聽到文嫻的話,動作頓了一下,而后戴上,“他要是欺負你,給我打電話。”

    說完闊步走了出去。

    終究是自己的親妹妹,即使剛剛真的生氣了,也不能不管她。

    文嫻跑出來,追上他,從后抱著,“哥,我可能有產前憂郁癥,心情不好,所以別生我的氣,剛剛我不是故意的,知道你在關心我。”

    文傾皺眉,將她扯開,“你什么身子,自己心里沒數還跑”

    “我一時忘記”

    “忘記什么忘記自己是孕婦嗎”文傾覺得自己聽到了笑話,還有忘記自己懷孕的,伸手刮她的鼻子,“你肚子里,可是宗家的第一個孩子,也是文家的第一個,你必須給我保護好了,時時刻刻的謹記,下一次再讓我看到你這么魯莽,我揍你。”

    文傾故作兇狠。

    文嫻卻知道,哥哥是愛她,關心她。

    撒嬌的往他懷里撲,摟著他,“哥。”

    文傾捏她的臉蛋兒,他當兵的手勁大,文嫻喊叫,“疼,疼”

    “我都沒用力。”

    “你用力了,我這邊臉還不得被你扯下來。”文嫻揉著臉,臉蛋的有些紅。

    文傾心疼的揉了揉,“哥哥手上沒準,下次輕點。”他嘆著氣,“都快是當媽媽的人了,還撒嬌,幼稚不幼稚”

    “我再做媽媽,哪怕做姥姥了,也是你妹妹。”

    文傾語塞,細想是這個道理。

    長的再大,也是他的小妹。

    文嫻送哥哥上車,文傾彎身坐進車里,回頭看了一眼妹妹,“回去吧,天氣涼,多穿點,照顧好自己,有事了隨時打電話。”

    文嫻點頭。

    她目送著文傾的車子離開,轉身進屋時,聽到

    “文嫻。”

    她轉身就看到莊子懿站在馬路的對面,身著休閑裝,雋秀俊逸。

    風有些大,吹亂了他的頭發。

    文嫻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后,便四周看去,她快步走過去,“你怎么來了”

    “想你。”他勾唇,笑起來尤其的好看。

    文嫻瞪他,“以后來的時候,提前通知我。”

    莊子懿伸手將她摟在懷里,“我們明明是戀人,你愛我,我也愛你,為什么連見個面都那么難”

    文嫻拍他的背,“再等等”

    等到程毓秀生下孩子,等到宗啟封看清自己的心。

    她就可以離開,和他遠走天涯,拋開這里的一切,過屬于他們的日子。

    “再等多久”莊子懿問。

    “最多一年。”

    她不知宗啟封說程毓秀生下孩子,就讓她走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一年的時間,也足夠他看清楚自己的心。

    到時候,她就可以順利,不帶愧疚的離開。

    “回去吧。”文嫻放開他。

    “我還想再看看你。”莊子懿抓著她的手不放。

    文嫻面色嚴肅,“這是宗家別墅前,讓人看到對我,對他都不好。”

    莊子懿也知道,低頭親吻她的嘴唇,“多久我都等你。”

    說完轉身離開。

    文嫻站在門口,望著他,對他擺了擺手,“開車慢點。”

    莊子懿降下車窗,“進屋去吧,外面冷。”

    文嫻攏了攏大衣,轉身進屋。

    天氣越來越涼,進入12月,風更加的凌冽了。

    12月20快到過年的時候,夜里,宗家別墅的燈瞬間亮了。

    程毓秀感覺到了痛,為了不被人發現貍貓換太子,他們誰也沒通知人,連夜帶著程毓秀去醫院。

    打算等到孩子出生后,yshst文嫻抱著孩子,宣布已經生產。

    這樣就可以瞞天過海。

    宗啟封開車,文嫻在后面抱著因為疼痛滿身是虛汗的女人,她安慰著程毓秀,“你再忍忍,很快就到醫院了。”

    她沒生過孩子,不知道,就算到了醫院,她也要經歷生產的陣痛。

    她那么堅強的人,也無法忍受那種一陣高過一陣的痛感,像是有什么撕扯她的骨頭和肉,“好痛,我好痛。”

    她纖細的手指,死死的抓著座椅,嘴唇抖動,“我是不是快要死掉了”

    “不會,不會。”文嫻不知道她的痛,也體會不了,沒經歷過的人,更無法感同身受。

    她看得出程毓秀很難受,心也跟著揪起來,“別怕,別怕,我們都在,都陪著你。”

    宗啟封也時不時的往后看,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很快,車子停到醫院門口,文嫻下車,打開車門,正要去扶程毓秀時,宗啟封讓她起開。

    她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taobao19,連忙讓開,宗啟封彎身將人從車廂里抱出來,程毓秀一把抓住他的衣領,“疼,我好疼,一陣一陣的”

    宗啟封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他也很緊張,只能用力的抱著,無聲的安慰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