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23章,多傷心,多凄涼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3章,多傷心,多凄涼

    程毓秀被送進產房。

    宗啟封在門口急的來回走動,時不時往里面看一眼,可是除了程毓秀的呼痛聲,再無別的聲音。

    文嫻走過來,安慰道,“別太擔心,”

    宗啟封轉頭,看著她,良久,最終什么也沒說。

    他想要抽支煙來緩解內心的緊張與不安,可是看到墻上貼著的禁煙標志,硬生生止住抽煙的念頭。

    這種煎熬持續了7個多小時,因為程毓秀這是第一次生孩子,第一胎宮口開的都比較慢。

    “啊”

    忽然,產房傳出一聲高亢,緊接著就是哇的一聲,嬰兒的啼哭聲。

    宗啟封眼前一亮,激動道,“她生了”

    文嫻也松了一口氣,說道,“應該是。”

    又過了十來分鐘,產房的門打開,護士抱著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出來,“產婦生了,是個男孩兒,12月21早晨七點20分出生,體重六斤五兩。”

    宗啟封很期待,可是此時此刻,他卻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自己的心情,站在原地竟然沒動。

    文嫻上前接過孩子,說道,“謝謝。”

    “這是我們的應該做的,產婦等會兒出來。”說完護士重新回到產房,然后關上門。

    文嫻看著襁褓中的嬰兒,眉眼含著溫柔,他真的很小,很柔弱,好似只要她用些力,都會折了他的生命。

    她也是第一次抱孩子,小心翼翼,又覺得很奇妙,她走到宗啟封跟前,“你看看,他是你的孩子。”

    他還很小ybfenqi,看不出長相,小臉有些皺巴巴的,但是頭發特別的黑,又密。

    宗啟封低著頭,因為激動,他的臉龐緊繃著,雙手微顫,“給我抱。”

    文嫻小心翼翼的將懷里的嬰兒遞過來,還囑咐道,“你輕點,他很脆弱。”

    本來宗啟封就緊張,她這一說,宗啟封更加的緊張了。

    他將嬰兒接過來,內心悸動不已,他有兒子了,他做父親了,好似做夢一樣,飄飄忽忽,卻又很真實。

    “他是我的孩子。”

    文嫻笑著點頭,“是的,他是你的孩子,身上流著和你一樣的血液,你們血脈相連,你們是父子。”

    宗啟封抬起頭,看著文嫻,“我能這么快做父親,還要謝謝你。”

    不是諷刺,不是抱怨,是真的感謝。

    所有的一切,都不如這個孩子來的真實,撫平他內心那點不情愿。

    在這一刻,他才感覺自己放下了。

    他看著襁褓中的嬰兒,話卻是對文嫻說的,“我放你自由,明天我們就去辦離婚吧。”

    文嫻心想,這一刻,他想清楚,也看清楚自己的心了吧

    “高興傻了是不是”文嫻剜了他一眼,“孩子剛出生,就辦離婚,我哥估計會殺了你。”

    宗啟封也笑,是啊,他高興過頭了。

    這時,產房的門打開,程毓秀被推了出來,接產醫生也跟著一起走出來,笑著,“很順利,現在產婦累了,需要休息,去病房吧。”

    “我們聯系了別的醫院,到那邊去住。”文嫻去抱宗啟封懷里的嬰兒,“我們時間不多。”

    宗啟封了然,將嬰兒給了她,然后彎身去抱躺在床上昏睡的程毓秀,她疼了一夜,這會兒累了。

    整個身子都是軟綿綿的。

    這個醫院是程毓秀一直檢查的地方,位置比較偏遠,是以防萬一被人發現才來這里。

    現在他們得回市里的大醫院,文嫻生產是不能在這樣的地方的。

    早晨的天氣特別冷,宗啟封將身上的大衣脫了裹在程毓秀的身上,將她抱進車里,文嫻也將嬰兒hdbo裹在懷里,抱著上車。

    趁著早上人少,他們趕回市里的大醫院,他們提前安排好了人,他們一到醫院,文嫻就抱著孩子住進病房,制造出她剛生產完的假象。

    程毓秀被安排在另外的病房,一切安排好,宗啟封給家里和文家去電話,說文嫻生了,是個男孩兒。

    兩家都很高興,但是文家夫人知道女兒生產了,卻是生過之后才通知他們,有些不高興,在電話就數落了宗啟封,“女人生產,那是從鬼門關走了一遭,何止是痛,你怎么能,現在才通知我”

    宗啟封聽了文夫人的話,握著手機的手猛的握緊,他忽然想起,程毓秀呼痛的樣子。

    她那么堅強勇敢的人,都承受不住,可想而知是有多疼。

    他想,他欠了那個女人。

    “怎么不說話”文夫人的聲音再次傳來。

    宗啟封連忙回應,“昨天我太緊張,忘記通知你們了。”

    想到他也是第一次做爸爸,當時太激動,太緊張,忘記了也有可能,便也沒在追究,“你別讓她著了涼,我們這就趕去。”

    只一個小時過后,病房里就擠了滿滿當當的人,看孩子的,看文嫻的。

    “這孩子長的像啟封。”

    文夫人抱著孩子說。

    “是像我們家啟封。”宗夫人也附和。

    文嫻躺在床上,她看著屋內嘈嘈雜雜的人,她體會不了初做人母的那種感慨與期待,只是裝的虛弱。

    “他還小,哪能看出像誰啊。”

    宗夫人拉著文嫻的手,“你是我們宗家的功臣啊。”說話時,她從包里掏出一張房產證,和一個錦盒。

    “也不值錢,這藍寶石的戒指,是我專門為你準備的,這房產也是給你的。”

    文嫻怎么敢接受,“我怎么能要這些”

    “你該收著。”宗夫人不準她拒絕。

    這才生了孩子,宗夫人又是送珠寶又是給房產的,文夫人看在眼里,心里也舒坦。

    她不是稀罕那些東西,是人家有這心意。

    雖說兩家是聯姻,原本兩個孩子沒什么感情,就結了婚,文嫻之前有個男朋友,家里逼迫的,后來她也答應,這才和宗啟封完婚,她原本還有些擔心兩人的關系,可現在一看

    現在結婚才不過兩年,如今孩子出生,他們的感情也會越來越好,她心里高興。

    “親家,別客氣,生兒育女,她作為妻子,作為人家兒媳婦應該的。”

    宗夫人笑,“文嫻就是能干,第一胎就是兒子。”

    相比她們的熱情與興奮,宗啟封要冷淡的多。

    他站在窗口,心里卻想著程毓秀,她剛剛生產完,身邊連個親人也沒有。

    而這里,那么的熱鬧,卻不屬于她半分。

    一個女人,用生命生下孩子,這個孩子卻不屬于她,該多傷心,多凄涼

    站在文夫人身邊的文傾察覺到宗啟封的走神,心里很不高興,如今他喜得一大兒子,不放鞭炮慶祝就不錯了,竟然心不在焉

    這不符合常理。

    文傾瞇起眼眸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