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24章,當兵的看著唬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4章,當兵的看著唬人

    宗啟封的行為讓文傾有了懷疑,所以派人跟蹤宗啟封。

    僅僅三天,跟蹤宗啟封的人就發現了他和程毓秀的來往。

    文嫻有人陪著,因為孩子出生程毓秀還沒見過,在他面前哭過,說是想要見一見孩子。

    宗啟封答應今天抱孩子給她看,可是,文夫人來了,一直抱著,他沒機會抱出來,只能先說公司有事借口出來,到程毓秀的病房,讓她再等一天。

    他推開病房的門,程毓秀一直等著呢,聽見動靜立刻起來,看到進來的宗啟封,她興奮的道,“孩子呢”

    宗啟封走過來,“今天沒辦法抱出來,你再等一等。”

    程毓秀眼里的色彩瞬間消失,她失望的垂下眼眸,她只是想要看一眼,她的孩子,哪怕就一眼,怎么那么難

    她覺得疼,心口疼的厲害。

    宗啟封體會不了她此刻的感受,卻知道她的心情,畢竟他也剛初為人父。

    他走過來坐在床邊,伸手摟住她的肩膀,安慰道,“你剛生產完,不能過度優思,我答應你,孩子我一定會抱來給你看的。”

    “我不舍得了。”程毓秀不想哭,可是忍不住,孩子在她的肚子里成長,十個月,他們有了感情,她不想把孩子給文嫻了。

    宗啟封微微嘆息,“來不及了。”

    一切都晚了,現在所有的人都知道孩子是文嫻生的,“其實這樣也好,過段日子,我會和文嫻離婚,孩子會留在宗家,到時候我們結婚,你就可以天天看到他。”

    程毓秀點頭,哪怕她和宗啟封之間沒愛情,但是有共同的孩子,能陪著孩子過一輩子也是好的。

    “我聽說,坐月子期間哭對眼睛不好。”宗啟封給她擦眼淚

    咣當一聲巨響,病房的門忽然被人踹開,兩人幾乎同時看向門口。

    文傾怒氣沖沖的站在門口,聽到屬下的匯報,他還有些不相信呢,畢竟文嫻剛給宗啟封生下兒子,他怎么可能出軌

    可是剛剛屬下又給他匯報,說是宗啟封又來看那個女人,360shijun為了一探究竟,他駕車前來,沒想到,看到的畫面卻是宗啟封摟著那個女人。

    也就是說,宗啟封真的出軌了,在文嫻過月子期間,他和這個在一起女人廝混

    越想越憤怒,他幾乎是一個箭步沖上來,一把拽住宗啟封的衣領,“文嫻還在坐月子,你卻”

    他的目光轉向坐在床上的程毓秀,她臉上還有淚痕,看在文傾的眼里,這是第三者的抓男人心的手段。

    文傾的心口快速起伏著,過于憤怒扭曲了臉龐,“宗啟封,你對得起文嫻嗎”

    宗啟封不動,只說,“你誤會了,和她沒關系”

    “到現在你還在維護這個第三者”不是僅存的理智告訴他,如果把宗啟封打受傷了,文嫻會發現,他此刻一定會把宗啟封暴打一頓

    念在妹妹還在坐月子,并不愿意讓妹妹知道這個晴天霹靂。

    本來兩家就有利益關系,如今有了孩子,牽連更深了,即使宗啟封出軌,這個婚,也不好離,對兩家的影響大,而且對孩子也不好。

    他壓下憤怒,“離開這個女人,回去好好和文嫻過日子,如果你再敢和她有牽連,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文傾一把將人推開。

    走到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程毓秀,“如果還要臉,還想活著,識趣點,離開宗啟封,明白我的意思嗎”

    宗啟封扯了扯領口,“你有不快沖著我來,不要嚇唬一個女人。”

    文傾雙手握拳,到這個時候他還在護這女人

    “你別以為我不敢怎么樣你,惹急了我”

    “我知道。”宗啟封抬起眼皮,“大哥現在正是人生最得意的時候,有的是手段,但是,她你不能動。”

    “你”

    文傾面目猙獰。

    “你還想不想和文嫻過日子了”文傾覺得宗啟封瘋了,為了一個女人,“你的腦子呢”

    文傾覺得自己被雷劈了,一個女人,他連老婆孩子都不想要了嗎

    “你不是為了個女人,責任都不扛的男人,這個女人給你灌迷魂湯了嗎”文傾嘶吼。

    他覺得宗啟封被這個女人迷惑了,此刻失去了理智,失去了冷靜。

    此刻他不能沖動,鬧開了,文嫻知道了,肯定會很傷心。

    他安耐住憤怒,“你冷靜冷靜,這事,我們過兩天再談,還有不要讓文嫻知道,她現在身子弱,看在你剛出生的孩子的份上,好好冷靜冷靜。”

    說完文傾走出病房,不是真的去冷靜,而是派人去調查程毓秀。

    自己唯一的妹妹,老公卻在她坐月子的時候出軌了,他怎么能冷靜

    敢撬他妹妹的男人,是不想活了吧

    程毓秀抓著床單,她從文傾的話語中,大概猜到他的身份,不安的看著宗啟封,“現在怎么辦”

    宗啟封沒慌亂,他認真的看著程毓秀,“這樣也好,趁著這個機會和文嫻離婚。”

    然后娶她進門。

    “這樣不就傷害了兩家的感情”

    宗啟封動了動唇,“傷就傷了,但是有孩子作為紐帶,也不至于成為仇人,頂多yj010是對我有埋怨。”

    程毓秀抿唇,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她不知道自己能說什么。

    “這里怕是不安全了,我給你找別的住處。”宗啟封也怕文傾來找她的麻煩。

    文嫻那么好,她的哥哥應該也不是那種能傷害人命的人,“他有勢力,也不能真的要我的命”

    “他和文嫻的感情很好,如今誤會你是我的第三者,一定會為妹妹而對你不利。”宗啟封知道文傾和文嫻的感情。

    文家就這兩兄妹,感情好。

    他走到床邊給她蓋被子,“你先休息,別著涼,他剛走應該不會回來,我去找文嫻,和她商量一下離婚的事情,你不要著急,也不要擔心,孩子很fg668好,總會見到的。”

    程毓秀點頭,“你自己也小心點,我看他好像很有功夫的樣子。”

    “當兵的嘛,看著都唬人,他不會真的動手,再說,我也不傻,站著讓他打不還手。”宗啟封拍拍她,“睡一覺,我就處理好了。”

    程毓秀點頭。

    宗啟封關上病房的門回去,文夫人也走了,只有照顧文嫻的傭人,孩子在嬰兒床里睡的熟,這個時候的嬰兒,除了吃,就是啦撒,剩余的時間都在睡覺。

    文嫻看出他的臉色不好,問道,“你怎么了,看著不開心,是毓秀那里出了什么事情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