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25章,我又不愛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5章,我又不愛你

    宗啟封讓傭人出去,等到傭人離開后,他看著文嫻說,“你哥發現了毓秀,以為她是我的第三者,很生氣。”

    文嫻一個激靈坐了起來,“他沒傷害她吧”

    她知道自己哥哥的脾氣暴,而且又疼愛她,肯定會很厭惡程毓秀,從而對她做出什么出格的行為。

    “沒有事,只是她的存在肯定是瞞不住了。”

    文嫻松了一口氣,沒有事就好,要是文傾做出點什么,她怎么對得起程毓秀,雖說當時她是因為錢答應她成為宗啟封的女人,生下孩子,可是她也是身不由己,相處近一年的時間,對她也有點了解,她是個好女人。

    “你想怎么辦”文嫻看得出來宗啟封有話要說。

    “趁著這個機會,我們離婚吧。”

    離婚,文嫻自然想,還是有些擔心,“這樣對你不好。”

    畢竟是出軌,他就成了過錯方,到時候,家里人一定會怪罪他的。

    “事已至此,沒有退路,有這個孩子在,再惱,也不能怎么樣我。”

    文家在氣他犯了錯,可是這孩子是他和文嫻的,文家就算再惱怒,也不能真把他怎么樣。

    文嫻左思右想,覺得現在也沒別的路可走,“那行,只是委屈你了。”

    “這個時候何必說這些。”宗啟封此刻很平靜,結束這場荒唐的關系,對他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和文嫻離婚,娶程毓秀,孩子是他們兩個的,他們可以呵護孩子長大。

    “你打定主意,那就按照你說的做。”文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往嬰兒床里看了一眼,“有母親在身邊,才是他的福氣。”

    身份地位對一個嬰兒來說沒用,母親的陪伴才是最好的。

    和文嫻商量好,文嫻正準往家里打電話時,病房的門被推開,文傾走了進來。

    他裝作無事的樣子,以眼神詢問宗啟封,“你沒在文嫻跟前說什么吧”

    他并不想讓文嫻知道,宗啟封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

    “哥你怎么來了”

    文嫻的心有些慌,下來把孩子抱進懷里,怕他知道什么,傷害了孩子。

    可是她的動作落在文傾的眼里,是她愛自己孩子的表現,不顧自己身體的不適,也要對自己的孩子好。

    他看向宗啟封,“我有話和你說,你跟我出來。”

    “有什么話就在這里說。”文嫻知道文傾現在的平靜都是裝出來的,不知道把宗啟封叫出去,會不會對他不利。

    “男人之間的談話,女人不能聽。”文傾看了一眼妹妹,“怎么,借一下你老公都不行”

    “不是的,哥”

    “哎呀好了,就兩句話的事情,好好的呆著。”文傾拍了拍妹妹的肩膀。

    可是她依舊不安心。

    宗啟封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沒事的,大哥可能是有正事和我說,不想你聽了操心。”

    “可”

    “好了iayb。”文傾的耐心都被磨光了,打斷了文嫻的話。

    “我在屋外tczs777等你。”說完文傾走出病房。

    “放心。”說了兩個字,宗啟封跟了出來,這個時候,他倒想聽聽文傾能夠說出什么。

    兩人走到走廊的盡頭,進入樓梯間,這里安靜,文傾率先開的口,“你沒和文嫻說吧”

    宗啟封搖頭,說沒有。

    “那就好,看在孩子的面上,還是要好好和她過日子。”文傾沒有一開始的暴躁,現在很冷靜。

    “我調查了那個女人。”文傾靠在墻上,“不是b市人,什么蒙城縣的,一個縣城里出來的女人而已,也不值得你上心,好好和我妹妹過日子。”

    宗啟封皺眉,語氣森冷,“你調查她”

    “一個女人而已,無非是長的不錯,家庭條件也不算太差,只是遇到點事,你給了她一筆錢,她給你做情人。”

    調查的人沒弄清楚,給程毓秀錢的人,是女人還是男人,只說程毓秀收了一筆錢就來了b市。

    文傾肯定認為這錢是宗啟封給的。

    畢竟,現在他們的關系

    他也見怪不怪,有錢的男人有點花花心思也不是沒有,為了兩家的利益,為了妹妹的幸福,這個女人肯定不能存在。

    宗啟封瞇起眼眸,總感覺有不對的地方,文傾太冷靜。

    “你對她做了什么”

    “我不知道你說什么,只是,好好對待我妹妹”

    文傾的話還沒說完,宗啟封就快步的走了出去,他推開程毓秀房間的門,里面空蕩蕩的,沒有了人。

    他回頭看向跟過來的文傾,“你動她了”

    文傾走過來,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兩手一攤,說道,“人呢你問我”

    他看向宗啟封,“你不會是把人藏起來,然后來倒打一耙,說人是我抓的吧”

    文傾絕不承認自己抓了程毓秀。

    宗啟封失控的抓著文傾的衣領,“說,你把她怎么樣了”

    “宗啟封,你有什么證據是我抓了她還有,誰知道是不是你為了保護她,把她藏起來,說是我抓的”

    文傾推開他,“說不定是她自己走了也沒準,反正我沒抓她,我沒那個時間。”

    宗啟封看了他一眼,走進屋內,房間不大唯一能藏人的就洗手間,里面沒人,屋里沒有打斗過的痕跡,床上也沒有掙扎的跡象,這一切表面,程毓秀可能并沒有被人強行帶走。

    可是,那她人呢

    在b市她沒朋友沒親人。

    “怎么,真的不見了”文傾靠在門邊,眼底快速劃過一抹嘲諷。

    宗啟封并未理會他。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他掏出手機,屏幕上顯示著程毓秀的名字,那個時候程毓秀還沒生產,為了方便聯系,他們存了彼此的手機號碼。

    他快速的接起電話,“你在哪里”

    “我走了,別來找我。”

    宗啟封垂在身側的手驟然攥成拳頭,“你說什么”

    “我又不愛你,怎么嫁給你”

    宗啟封的心一下子沉到底,握著電話,“告訴我你在什么地方我去找你,我們當面說清楚。”

    “我我發現我還愛著我的前男友,他不嫌棄我,我”

    宗啟封握緊手里的電話,用力的要把它捏碎一樣。

    “我不信”

    “我已經跟著他走了,你不信又有什么意義”

    宗啟封定在原地,猶如靈魂出竅了一般,她明明答應他的。

    她走了

    跟著她的前男友走了

    她答應他的都是騙他的嗎

    文傾看了他一眼,勾了勾唇轉身離開房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