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26章,毓秀失蹤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6章,毓秀失蹤了

    程毓秀消失了,自那通電話以后她的號碼再也打不通。

    宗啟封去蒙城縣找過她一次,想要把話問個明白,可是沒找她人,而且她前男友白宏飛也不見了。

    他才死心,程毓秀可能真的跟著白宏飛走了。

    以前說的話,都是假的。

    可是文嫻卻不相信程毓秀會這樣離開,她怎么可能會拋棄自己的孩子呢

    “我相信她的為人。”文嫻信誓旦旦。

    宗啟封很失落,他不想說話,只想一個人靜一靜,并沒有理會文嫻的話,而是獨自一個人上樓。

    文嫻抱著孩子出門回文家。

    這件事情,她一定要問個清楚,到底是不是文傾做的。

    畢竟他有這個動機。

    他不想兩家的關系有隔閡,不想她不幸福,所以抓了程毓秀。

    她回到家里時,文傾還沒回來。

    “媽,我哥什么時候回來”

    文夫人給文嫻攏衣服,接過她懷里的孩子,“你才剛從醫院回來沒幾天,還沒出月子,怎么往外跑想見你哥,打個電話他不就過去看你了”

    文嫻勉強的笑了一下,說,“我也想你和爸了,坐在車里也不冷,我穿的又厚。”

    文夫人笑,女兒說想她了自然高興,都說嫁出去的閨女潑出去的水,可是文嫻卻還想著他們,她能不高興嘛。

    她低頭看懷里的孩子,才出生幾天,小臉就慢慢長開了。

    文嫻也跟著看,“才幾天就長了幾兩肉了。”

    “這月子里的孩子就是長的快,一個月子下來,有的長的快的,能長六七斤肉。”文夫人生養了兩個孩子,有經驗。

    文夫人怕女兒著涼,就讓她在房間里休息,她躺在床上擔心宗啟封一個人在家,給家里的傭人打了一通電話,讓她照顧好宗啟封。

    程毓秀忽然消失,她看的出來,對宗啟封的打擊挺大的。

    所以她才會回來找文傾,她要確定,程毓秀是被文傾抓起來了,還是真的和白宏飛走了。

    如果是被抓了,就算她坦白事實,這一輩子不和莊子懿在一起,也要將人救出來。

    若是她真的和白宏飛走了,那么她就留下來,照顧宗啟封和孩子。

    事情因為她而起,她必須承擔這個后果。

    至于莊子懿,她只能辜負。

    想著她的目光落在躺在身邊的小嬰兒身上,她伸出手去撫摸他的臉蛋,她怎么能讓這么幼小的孩子沒母親呢

    晚飯文傾也沒回來吃,文嫻有些急了,“他這么忙嗎”

    “他最近是往外跑的多。”文夫人說。

    文嫻試圖打聽,“他往外跑干什么啊”

    “工作上的事情唄,他還沒娶媳婦呢,除了工作,還有什么事情可忙”

    文嫻想要從母親嘴里打聽文傾的事情算是泡了湯,想想也是了,若是文傾真的抓了程毓秀,怎么會讓父母知道

    肯定瞞著他們啊,怕他們擔心。

    為了能見到文傾文嫻在家里過夜,因為程毓秀的事情她睡不著,一直等著文傾回來。

    直到快十點鐘的時候,她終于聽見了門響。

    她輕輕的掀開被子下床,怕吵醒床上的嬰兒她的動作放的輕。

    文傾在玄關掛衣服,看到文嫻在家里,挑著眉問,“還在坐月子,怎么跑回來了和啟封鬧別扭了”

    一張口就在試探文嫻和宗啟封的關系。

    “我和他很好。”文嫻走過來,看著他,“哥,你實話告訴我,你有沒有抓一個叫程毓秀的女人”

    文傾掛衣服的動作一頓,很快恢復自然,“程毓秀是誰”

    卻在心里打鼓,難道文嫻知道宗啟封在外面有女人

    “妹妹”

    “哥,你知道我和啟封是家族聯姻,我們之間沒愛情,孩子也是為了兩家的關系,我們才要的,他有個女人我知道,我同意的,你不用覺得我受了委屈,我沒受委屈,一切都是我自己愿意的,如果你真的抓了她,算是我求你,你放了她。”

    文傾萬萬沒想到,文嫻竟然知道宗啟封和程毓秀的關系,她竟然不吃醋不生氣

    “妹妹有這么一個女人存在,你怎么能和宗啟封好好生活兩人之間怎么能培養感情”

    “哥,我說了,你先把人交給我,剩下的事情我來解決”

    “我沒抓她,她不是跟她前男友私奔了嗎你怎么來問我要人是宗啟封讓你來的”文傾心里冷笑。

    聽了文嫻的話,他更不能把人放了,有她在,宗啟封怎么能和文嫻培養出感情

    既然結婚,生子,就必須在一起。

    不管是為了家族利益還是孩子。

    “哥,你真的沒有抓她”文嫻望著他,想要在他的臉上找出他說謊的痕跡。

    文傾直視著她,一字一句,“是的,我沒抓她。”

    文傾什么人,在部隊里混的,什么陣仗沒見過

    別說文嫻逼問,就算是他父親文謹逼問,他也招架的住,不漏一絲破綻。

    文嫻只是猜測他抓了程毓秀,可是沒證據,此刻他不承認,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哥”

    “時間不早了,早點睡覺,我訓練一天很累了,讓我休息一下行嗎”文傾打斷她,明顯不愿意多談。

    文嫻抿了抿嘴唇,聲音有些干澀,“哥,你知道我嫁給啟封的時候心里也有子懿的,所以他有人也正常,我都不介意了,你就不要為我打抱不平了,如果你真的抓了jhanyong她,求求你,放了她,好嗎”

    “你們各自心里有人,還過什么日子呀干脆離婚算了rgchuangrui,怎么又怕損壞兩家利益,硬著在一起文嫻,你嫁人了,就該好好過日子,不要懷著歪心思,還有,我沒抓她。”

    說完文傾撇過她進房間。

    文嫻站在原地,一時間有些亂了。

    難道是她的懷疑錯了

    文傾真的沒有抓人

    可是她又覺得依照程毓秀的性格,根本不會再和白宏飛和好,并且私奔。

    她還沒看過孩子,怎么可能就這樣消失了呢

    她不相信,但是文傾態度又那么堅決,她一時間竟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了。

    她走回房間,床上的嬰兒醒了躺在床上,不哭不鬧,睜著眼睛轉來轉去,像是在看這個世界。

    但是聽護士說他現在的視線并看不遠,她走過來,低頭看著他。

    他的眼睛依舊在轉動,似乎沒發現她的存在。

    果然,他是看不見的。

    文嫻將他抱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