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27章,一切都用最好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7章,一切都用最好的

    年底終于迎來了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

    一夜之間大雪覆蓋了天地萬物,到處白茫茫一片,樹木,房子,看上去都像是雪做的。

    一大早文嫻就給嬰兒穿好衣服包的嚴實,只露鼻子也眼睛,她怕到外面冷,文夫人進來想要來看看女兒和外孫,看到文嫻都已經穿戴好,皺著眉頭,“你起那么早干什么那么冷,怎么不多睡一會”

    “我要在早飯前回去,家里就啟封一個人我不放心。”文嫻將小嬰兒的奶粉,奶瓶都裝進包里,背到身上,然后抱起小嬰兒。

    “啟封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不在他還不吃飯了”文夫人怕女兒凍到,外面的天氣冷。

    文嫻抬頭看著母親幾秒,說道,“媽,我走了。”

    她已經叫司機在外等著了,文夫人想要勸她留下來,別急著走,想想她現在結婚了,夫妻恩愛也是好事,便沒再挽留,而是穿上貂絨大衣出去送她。

    把人送上車她才轉身回屋里,她脫衣服的時候文dtiebizhi傾起來,不知道是不是當兵的都比較耐寒,身上還穿著秋款的薄睡衣,他看著母親,“大清早的去哪里了”

    看到她掛衣服,很明顯是從外面進來。

    文夫人臉上帶著笑,“我送你妹出門。”

    文傾的表情一頓,“她這么早就回去了”

    “說是擔心啟封,雖然結婚時兩人沒什么感情,不過現在看著挺好,你看看你妹妹,都會關心人了,才一夜沒回去,這大清早的,冒著寒風也要回去。”

    文傾沒言語,而是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心里卻在想,文嫻和宗啟封的事情。

    文謹當初就是看中了宗啟封的能力,不得不承認,他在眾多富二代里,他是最與眾不同的一個,短短幾年而已,已經獨掌公司,還做的有聲有色。

    他也很欣賞,這樣的男人,能和妹妹在一起,是妹妹的幸運。

    他是絕對不會允許有人破壞,這樁婚事。

    他放下茶杯,“我不在家里吃了。”

    說完便回了房間,文夫人不大高興,“吃個飯的時間都沒有”

    “我有訓練。”文傾推開門進了屋,隔絕了外面的一切。

    下了一夜的雪,路上尤其的滑。

    文嫻望著窗外,看著冬天才有的美景,一片晶瑩的白像是冰雪王國,可是她并無心欣賞,心里覺得涼,和這冰天雪地一樣,沒有溫度可以焐熱。

    吱

    輪胎摩擦著地面的聲音,伴隨著司機的喊叫聲,“不好,路滑,剎不住車”

    他的話還沒說完,車子便滑出路面,司機知道路面滑開的也不快,只是這段路未設欄桿,車子順著路沿滑了下去。

    文嫻沒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嚇出一身冷汗,她不知道怎么辦,只能抱緊懷中嬰兒。

    好在車子滑到一半,被一顆樹給抵住,兩頭懸空,下面是個陡坡。

    “夫人不要動。”司機也是一臉的蒼白,剛剛嚇得也不輕。

    車子晃晃悠悠,隨時可能因為兩頭的重力不平衡而滑下去。

    文嫻半天沒說出話來,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生怕車子會滑下去。

    她屏住呼吸。

    “快,快給啟封打電話。”

    車子隨時會滑下去,她心慌的厲害,而且她懷里還有個沒出月子的小嬰兒,這太危險了。

    司機說好,他趕緊去掏手機,好在沒響幾聲就被人接了起來。

    “不好了,路上太滑我們的車子,滑下路了”

    “哇”

    司機的話還沒說完,忽然文嫻懷里的小嬰兒哭了一聲,文嫻以為傷到他了,趕緊去看他,就是這么輕微的動作還是讓車子失去了平衡。

    伴隨著jhanyong文嫻的驚叫聲和嬰兒的哭泣聲,車子滑了下去,轟隆隆振落一地的白雪。

    車子從陡坡上翻下去。

    司機當時就昏過去了,文嫻也沒好到哪里去,她的腿很疼,此刻無暇顧及,而是去看還在哭泣的小嬰兒。

    車子翻下來的時候,她本能的護住了懷里的孩子,為了不讓孩子被壓倒,她用腿蹬著壓下來的前排座椅,留下狹小的空間,放著嬰兒不被壓到。

    不知道是不是餓了,小嬰兒哭的厲害,文嫻艱難的伸出手去拍他,“寶貝兒,不哭”

    小嬰兒似乎是聽懂了她的話一般,知道此刻的危險,瞬間不哭,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轉來轉去的瞅。

    文嫻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只是死死的硬撐著,她看著小嬰兒艱難的扯出一抹笑,心里想,還好你沒事,不然我怎么能對得起你的爸媽。

    啪嗒,有血滴下來,是從文嫻的腿上滴下來的,她為了支撐壓下來的座椅,腿夾在了縫隙中。

    她的意識逐漸被抽空,就在她快要撐不住時,聽到有動靜。

    “發現車子了,在這里”

    “文嫻。”昏迷之際她好像聽到了宗啟封的聲音,想要回應他,可是怎么也發不出聲音,最后意識全無,昏迷了過去。

    宗啟封透過車窗看到兒子臉上有血時,他的心一緊,心口被鐵爪子勾著一樣,可是看到他圓溜溜的大眼靈活的轉動,不哭不鬧時,心才稍稍落地,想來他沒傷到。

    他伸手想要把兒子抱出來,才發現這一小片的空隙,是文嫻用腿支撐才空出來的,嬰兒臉上的血,就是從她的腿上滴落下來的,她已經昏迷,宗啟封雙手微顫,抱出兒子后,叫人掀車救人。

    宗啟封帶的人多,很快就把文嫻和司機從車里救出來,送去醫院。

    都沒有生命危險,但是都受了傷。

    特別是文嫻的腿,夾住的時間太久。

    “患者的腿傷的比較嚴重,小腿中間的骨頭,粉碎性的斷裂,想要恢復行走能力,要手術,加鋼板,當然這個很恢復到正常的樣子,但是我們會盡力,讓她能夠行走,看起來是正常的”

    宗啟封內心翻滾的厲害,現在雖然醫療條件很好,但是加鋼板和原來的骨頭是有區別的。

    況且,小腿中間是粉碎性的斷裂,完全靠鋼板,很難恢復到自然走路的狀態。

    他沒想到文嫻的傷會這么重。

    “您同意手術嗎如果同意,麻煩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字。”醫生將手術同意書遞給他。

    宗啟封接過來,簽下名字。

    現在先救人重要,他沒有辦法改變這件事情,只能盡最大的努力,把傷害降到最低。

    “一切都用最好的,保證她可以行走,盡量不要和平常人有太大的區別。”

    “我們一定會盡力。”醫生拿著手術同意書進了手術室,讓助理準備手術前的工作。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