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28章,最后一次見面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8章,最后一次見面

    手術過后,文嫻昏迷了兩天才醒來,第一話就是問,“孩子呢怎么樣有沒有傷到”

    因為她沉睡的太久,聲音又干又啞。

    宗啟封握著她的手,說,“沒有,你把他保護的很好,一點傷也沒有。”

    文嫻松了一口氣,她望著天花板,“還好他沒事,不然我怎么對得起你們。”

    她沒有直接提程毓秀的名字,怕宗啟封urng心情不好。

    宗啟封低眸,知道文嫻在回避什么,他苦笑,“我這輩子,沒這般狼狽過”

    “怪我。”

    文嫻知道一切因她而起,“是我太自私,只想自己,忽略了你。”

    “你沒錯,我沒錯,她也沒錯,只怪命運弄人。”

    他拍了拍她的手,“什么都不要想,安心養傷。”

    “我去找我哥了,他說他沒抓人”

    “不提了,就這樣吧,如果你想走,等你好了我們就離婚”

    “我不離,我守著你和寶寶。”她反手握住宗啟封的手,“我不能讓他沒有媽媽”

    聽到這里,林辛言哭了。

    身體里像是被灌進了一百攝氏度的水,翻滾著。

    她無法評判誰對誰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和難處。

    “那后來呢”

    程毓秀說這件事的時候很平靜,就好像里面的人不是她,她不曾參與其中一樣。

    “因為文嫻的腿受了傷,不能行走”

    “醫生不是說加鋼板就可以行走嗎”

    “是的,本來是這樣,但是手術后才發現,可能因為她的腿被夾住的時間太久,傷到了神經,加了鋼板她也不能站起來走路了,文嫻不能夠行走,文傾更加不想讓宗啟封和她分開,便一直把我和白宏飛關著,當時大家都知道我和白宏飛曾是戀人關系,所以他制造成我們私奔的假象,也沒有人懷疑。”

    “后來”

    那是很多年以后了,宗景灝都六歲了,文嫻意外聽到文傾和文謹的對話,才知道程毓秀被囚禁了。

    也是因為這件事情,程毓秀傷了身體,那年她被文傾抓走時,剛生下宗景灝沒多久,又被關在陰冷潮濕的地方,寒氣入體,傷了根本導致她不能再孕育。

    文嫻沒想到文傾騙了她,就連她父親文謹都知道,她當時就推開了門,厲聲質問他們,“你們怎么能這么做”

    她無比憤怒

    “文嫻,你怎么來了”文傾從椅子上站起來,他看著妹妹,“我們也是為你好”

    文嫻瘋了一樣的嘶吼,“為了我好,就可以犯法嗎誰給你們的權利,來剝奪一個人的自由”

    “你需要冷靜冷靜。”文傾沉著臉,“這些年不是很平靜嗎你和啟封也很好,這就夠了,你還有什么不滿,不是為了你,我又怎么會冒著被革職的風險,來做這件事情”

    文嫻愣愣的看著文傾很久,最后哽咽道,“你放了她。”

    文傾皺著眉,“你就當今天什么都沒有聽到,回去好好和啟封過日子。”

    “我怎么能當不知道”文嫻模糊了雙眼,挪了挪身體,從輪椅上,嘭的一聲,跪了下來。

    “你瘋了。”文傾上來將她扶起,“你想截肢啊”

    文傾被文嫻的舉動給惹惱了,本來就已經失去了行走的能力,還要為了一個不相干的女人傷害自己

    “我不管,你不放人,我今天就算是死,也不起”文嫻的態度堅硬而強烈,文傾被逼得沒有辦法。

    他蹲到文嫻跟前,“你為什么要救那個女人,你就不怕她出現破壞了你和宗啟封嗎”

    文嫻望著他,“我一定要救她,因為她是我送到宗啟封面前的,因為我心里還有子懿,所以”

    “所以你就找個女人給宗啟封”文傾臉色變了又變,很滑稽的表情,此刻他不知道要用什么樣的表情和眼神去看她。

    “放了吧。”一直未開口說話的文謹開了腔,這些年了,他相信文嫻和宗啟封已經有了感情,就算那個女人出來,也沒了威脅。

    況且他們的孩子都那么大了,宗啟封不可能再為個女人和文嫻離婚。

    但是文謹卻不知道,那孩子根本不是宗啟封和文嫻所生的。

    最后文傾聽從父親的話,把關程毓的地方告訴了文嫻。

    “那幾年你是怎么過來的”林辛言緊緊的握著程毓秀冰涼的手。

    她能感覺到程毓秀身體的顫抖。

    “我不知道,總之很難熬,每天面對的是墻,除了墻還是墻,那段時間我精神出了問題,認不清楚人”

    時隔多年,宗啟封再次看到程毓秀的時候,是在一個地下雜物室,她披頭散發,因為長時間不曾打理,頭發如稻草一樣干枯打結,雙目無神,枯瘦如柴,她坐在角落里,就連門開了,她都沒有波瀾,似乎知道自己出不去一樣。

    站在地下室的門口,文嫻對宗啟封說,“她當初根本沒和白宏飛私奔,是我哥把他們抓起來,用白宏飛的命威脅她,給你打的那通電話,這些年,她一直被關在這里。”

    宗啟封聽不到周圍的聲音,只有一句話,她當年沒跟白宏飛私奔,而是被囚禁在了這里。

    白宏飛也被文嫻放回去。

    當初文傾并沒有將他們兩個關在一起。

    宗啟封的雙腿如灌了鉛,每走一步都無比沉重,他都快認不出她的模樣了,哪里還能看出那個堅強明媚的女子。

    這儼然就是一個被折磨的失去了靈魂的木偶。

    除了會呼吸,連思想都沒有了。

    看到有人進來,程毓秀往角落縮了縮,似乎是害怕有來人。

    宗啟封單膝跪在她的面前,伸手撩開她擋在眼前的頭發,程毓秀害怕,渾身發抖,推他,“你別碰我。”

    宗啟封被推了一下,但是姿勢沒變,他啞著嗓子,說,“是我。”

    程毓秀愣愣的看著他,過了很久,像是腦海里出現了他的影子,認出了他,眼眶流出兩行淚。

    宗啟封將她摟進懷里,“我帶你出去。”

    “我被接出去的那段時間,思緒是混亂的,很多事情都記不清楚了,大概一年后我才慢慢恢復正常,最后一次見面,是她說對不起我,從那次以后我們就沒見過面,后來聽說她懷孕了,再后來,就是她去世的消息。”

    “那宗景灝難道還有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林辛言本能的覺得文嫻肚子里的孩子是宗啟封的。

    “不是,啟封說那孩子不是他的,我想應該是一直等著她的那個男人的吧。”

    程毓秀看著林辛言,伸手摸她的臉,“在她去世還沒有一個月,我和啟封就完了婚,對于這件事情景灝一直耿耿于懷,我被關著的那些年里,文嫻確實在他身上付出很多,以至于,到現在他都不肯接受我的存在。”

    “為什么不能告訴他”林辛言心里難受,為很多人,最多的是為宗景灝,親生母親就在眼前,他卻不知道。

    如果有一天他知道了程毓秀是他的親生母親,他該如何面對,這些年來的冷漠對待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