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29章,接不出來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9章,接不出來人

    “我怎么不想說”自己的親生兒子呀

    多少遺憾,多少心酸。

    她多么想,他能叫她一聲媽。

    當初他出生,是以宗啟封和文嫻夫妻名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宗家的唯一繼承人,文家唯一的外孫。

    如果改口,說是她生的,那么要以什么身份呢

    當初文嫻和宗啟封可是合法夫妻,她算什么

    她兒子算什么

    私生子嗎

    不能,她不能。

    她不能讓宗景灝背著私生子的名聲。

    以后他是要繼承宗家家業的,有這樣一個身份,別人得怎么看待他

    “而且宗家和文家不能鬧翻,真要因為這事成為仇人,只會兩敗俱傷。”她看著林辛言,無奈的道,“你以為我怎么能夠嫁給宗啟封的”

    是她答應了文傾的條件,才能嫁進宗家。

    “因為文嫻的關系,他對我一直敵意很大,總覺得是因為我,他的妹妹才會和宗啟封始終沒走到一起,最后還年紀輕輕的就去世,文嫻的去世對他打擊很大,她知道我在乎程家的祖業,便用這挾制我。”

    文傾要挾她,如果想要嫁給宗啟封,就要讓程家的香云紗在這個世界上消失,永遠不得出現世上。

    林辛言明白了,為什么香云紗那么少,只有很少的量存于市場。

    “文家以前不可小覷,現在依舊是,你如果學會了,不用還好,若是被發現,我怕”她的雙手不由自主的顫抖,以前經歷的,就像是昨天的事情,想起來還會恐懼畏縮,那幾年給她的人生籠罩了巨大的陰影,她知道文傾的手段,她經歷過,她不想林辛言再被文傾盯上。

    更不能看著她遇到危險。

    “現在還來的及,學會也沒關系,但是千萬不要露在人前。”

    林辛言彎身,將頭枕在了她的腿上,和她雙手相握,“你要相信景灝,相信我,雖然可能會有危險,但是我們一定能克服,你為了留在景灝身邊,用程家的祖業交換,這份深情他不知,但是,我知,我們也能為你,保住程家的祖業,讓它永留于世,不被遺忘。”

    “傻孩子。”程毓秀揉著她的頭發,“活到現在,我就希望你和景灝,還有兩個孩子好好的。”

    別的她已經不看重,沒有什么比家人的平安健康更重要。

    林辛言沒有再說話,但是卻在心里下定決心,不能讓程家祖業就這么埋沒,現在她理解程毓溫的做法,也不甘心祖業就這樣失傳,而做出這樣的決定。

    “時間那么晚了,要不要和我一起休息”程毓秀輕聲問。

    林辛言點頭,說好。

    她脫了外套和鞋子上床,和程毓秀一頭。

    程毓秀給她蓋被子,林辛言側著頭面朝她,“第一次見你,我就覺得你不一樣。”

    和她見過的第三者不一樣,果然,不一樣。

    程毓秀伸手拂過她的額頭,將她擋在眉眼的碎發別到耳后,“我一直想有個女兒。”

    如今,兒子娶到這么好一個老婆,也算圓了她的愿望。

    林辛言笑,眉眼彎彎尤其的好看,她朝程毓秀撒嬌,“那你就把我當女兒,把所有的寵愛都給我。”

    “給你,都給你,我把景灝都給了你。”程毓秀也笑,可是眼里卻含著一層薄薄的水跡。

    “我為什么會和景灝定娃娃親”林辛言忽然問,她問了莊子衿一次,但是莊子衿沒說,剛剛聽了程毓秀的話,也沒說,當初為什么要定這門婚事。

    “我也不知道,我知道還是從宗啟封那里知道的,我問過他,為什么選你,但是他沒說,我想你和文嫻可能有關系,你父母是不是和她認識或者是親戚之類的。”

    林辛言陷入沉思,當初莊子衿是帶著全部家產嫁給林國安的,可想而知家里是沒了別的人,更沒聽莊子衿提起過文家。

    如果文家這么厲8ooc害,又和莊家有關系,林國安當初怎么可能無所顧忌,把他們遣送到國外去

    林辛言搖搖頭,“我之前從未聽說過有文家親戚,我媽家就我媽一個。”

    “或許是你們有緣分吧,不要想了,好好睡一覺。”

    林辛言點了點頭。

    這一夜和往常一樣,很安靜,只是林辛言不曾睡著。

    她一夜未眠,程毓秀亦是,只是都裝的睡得很香。

    早上,程毓溫在前廳準備了早餐,還給她們送來洗漱用品,她們兩個洗漱好,才到前廳。

    程毓溫看著她們一起走進來的樣子,就知道一天一夜的話沒白談,“我第一次見,婆婆和兒媳婦的感情這么好的。”

    程毓秀沒給他好臉色,“別以為這事過去了,如果言言真有什么危險,別怪我大義滅親。”

    程毓溫知道自己欠妹妹的,這次沒反駁她,“好了,坐下來吃飯吧,等涼了就不好吃了。”

    他招呼林辛言,“這可是我們這兒的招牌,一直關著你,也沒機會嘗嘗,今天,抓住機會多吃點。”

    “好。”林辛言笑著,將豆漿推到他的跟前,“師傅也多吃點。”

    以前她只把他師傅,現在知道他的身份,林辛言對他更加的尊敬了。

    “吃完飯,我們就回去。”程毓溫對林辛言說,他看向妹妹,“你什么時候走”

    程毓秀有些為難,她慢慢嚼著嘴里的食物,她的心思,程毓溫一眼就看透,“你不就是想見那兩個孩子嗎,有什么不好說的,孩子媽媽都在這里,還不是她一句話的事情”

    程毓秀看著程毓溫,眉頭輕蹙,“景灝發現了呢我和他的關系你又不是不知道。”

    “等會兒,讓師傅去接孩子,就說我想他們了,把他們接到這里來,你就可以看到他們。”

    “這主意好,還是侄媳婦聰明。”程毓溫笑著,給程毓秀使眼神,“這下,能吃下去飯了吧”

    程毓秀抿唇含蓄笑,心里有些期待,又有些小興奮,一轉眼她都當奶奶了。

    有時候覺得像做夢。

    可是此刻這樣歲月靜好的感覺,那么的真實。

    上半生,她的人生有很多遺憾,只希望以后的日子,安詳隨和,沒有坎坷。

    吃過早飯,程毓溫準備回去接孩子的時候,林辛言走了出來,“我跟你一起回去吧。”

    “不放心我”程毓溫回頭問。

    林辛言搖頭,“不是,我不去,恐怕你接不出來人。”

    宗景灝肯定不會愿意,就這樣把孩子交給他的。

    那個男人,她多少有點了解。

    程毓溫拉開車門,“上車。”

    林辛言彎身坐進去。

    車子穿過山里的晨霧,緩緩的向前行駛。

    因為有霧的關系,車子開的慢,所以到地方已經有些時間,他們下了車,依舊從出來的后門進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