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0章,下河洗澡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0章,下河洗澡了

    林辛言被關在后院的這些日子,兩個小家伙都快習慣這里的生活了,每天吃過飯之后,就是到村子里轉悠,這里山清水秀,空氣清新,他們當自己在旅游,體驗這里農村生活。

    昨天林蕊曦聽這里的一位婆婆說,西邊的山上有野柿子,這個季節正成熟,小女孩聽心里去了,她什么水果都吃過,但是還沒自己去上山摘過,覺得稀奇,鬧著宗景灝帶她去。

    女兒的要求,宗景灝幾乎從來不會拒絕,所以一大早吃完飯就帶著兩個孩子,和保鏢上山了,沈培川也跟著,蘇湛和秦雅留下來守陣地

    白胤寧因為腿腳的問題也沒上山。

    林辛言從后門出來,前院空蕩蕩的一個人影也沒有,白胤寧去處理公司里的事情了,蘇湛正在追求秦雅,這會兒不知道從哪里摘了一把野菊花,秦雅蹲在河邊正在洗兩個孩子的衣服,河水清澈,就是這個季節有些冷,但是這里的條件,沒有辦法用洗衣機,只能動手。

    蘇湛偷偷的從她身后探出頭,將花遞到她的眼前,“聞聞香不香”

    秦雅瞪他,“走開,看不見我在洗一衣服嗎”說話時她的目光撇向他,冷笑道,“你送我菊花,是咒我死呢”

    一般吧,這個女生最希望收到的花,都是玫瑰,百合之類,這種浪漫的花,她從來沒見過有人送菊花給活人的。

    蘇湛訕訕的低頭,看著紫色和粉色的小菊花,眨了眨眼睛,ianxgbog挺漂亮的啊,這山野中,這個季節,也只有這種花。

    “我沒有要咒你死。”蘇湛委屈,他真沒那個意思。

    一氣之下,蘇湛隨手一扔,一把顏色鮮艷的小菊花,墜入河流中,平白給河流增添了幾分色彩。

    “蘇湛,你作死啊”秦雅皺著眉,指著河水,“這么清的水,你竟然扔東西在里面,不污染嗎”

    蘇湛,“”

    特么。

    為什么他做什么都不對

    這也不是有害垃圾,幾朵花能污染什么

    “你撿起來。”秦雅瞪著他,蘇湛張大了嘴巴,讓他撈

    怎么撈

    都隨著水飄走了。

    他的目光不經意落到她的手上,因為水太涼的關系,她的手凍的通紅,蘇湛去拉她的手,這一觸碰,才知道,此刻她的手有多涼,“我給你焐焐。”

    秦雅掙扎,“少岔開話題,誰讓你焐。”

    蘇湛站在河邊的石頭上,秦雅的動作太大,他的腳下一滑,跌進了河里,噗通一聲,濺起巨大水花,秦雅身上也被沾了不少水。

    秦雅只是不想他對自己動手動腳的,沒想把他推攘到河里,已經入冬的天氣,水很涼的。

    蘇湛從河水里冒出頭,被凍的發抖,雞皮疙瘩起了一層又一層,對著秦雅喊,“你想謀害親夫啊”

    凍死他了。

    秦雅本來還愧疚,但是聽了他的話,愧疚的心情減了不少,“蘇湛,你少來,我們只是在假裝談戀愛,知道嗎等到回去,我們就分手,你我之間就沒關系了懂嗎”

    蘇湛游上岸,他雙手抱著手臂,他發現上了岸,被風一吹更加的冷了,阿嚏阿嚏

    他捂著口鼻,吸了吸鼻子,“秦雅你占了我便宜,是要負責的”

    秦雅,“”

    “蘇湛你還能要點臉嗎”秦雅第一次見,這么無恥,無賴,卑鄙的人。

    “我不管”

    “你們在干什么”林辛言找到他們,就看到他們兩個在斗嘴,而且大冷的天兒,蘇湛渾身濕透,不會著涼了嗎

    秦雅和蘇湛同時轉頭,就看見林辛言站在他們不遠處,異口同聲問,“你出來了”

    兩人太有默契,說了同樣的話,四目相對,秦雅先收回的視線,她朝著林辛言走過來,“林姐。”

    林辛言應了一聲,目光卻在蘇湛身上沒離開,“下河洗澡了”

    阿嚏阿嚏蘇湛彎著腰,他都快被凍死掉了,洗澡他是瘋了嗎

    “我先回屋。”不行他撐不住了,不然得感冒了。

    林辛言以詢問的目光看著秦雅,“你們吵架了”

    秦雅連連搖頭,“沒有,沒有,他自己不小心踩滑,落入水中的。”

    林辛言看得出來,秦雅說謊了,但是沒揪著這個話題不放,而是問道,“小曦和小蕊呢”

    “宗總帶著上山摘柿子了。”秦雅回答。

    林辛言緊鎖眉頭,“什么”

    帶去上山了

    這不大像是宗景灝的作風啊,雖說他在這個犄角旮旯地方,但是他也很忙的吧

    有時間上山摘柿子

    “小蕊纏著去的。”秦雅似乎看出她的疑惑,解釋道。

    林辛言了然,她的手機還在屋里,這會兒她得給宗景灝打電話讓他回來,程毓秀還在等著,她沒時間浪費。

    正當她要往回走的時候,蘇湛換好衣服走了過來,看林辛言的樣子匆忙,便說道,“是不是要找總宗”

    不等林辛言回答他就又說道,“他上山了,被他那個寶貝女兒纏去的。”

    蘇湛來的正好,林辛言看著他說道,“你給他打電話,讓他把孩子帶回來。”

    蘇湛點頭說好,他掏出手機撥出宗景灝的號碼,“您好你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后再撥,rrythesubscriberyoudiaedcannotbennected”

    “接不通。”蘇湛掛了電話,“可能是農村信號不好,我再打一次。”

    “您好你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后再撥,rrythesubscriberyoudiaedcannotbennected”

    依舊是這句話,他抬起眼眸看著林辛言,“會不會是山上接不到信號”

    之前他往外面打電話是打的通的,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狀況。

    林辛言想了想,這個也是有可能的,畢竟山高林密。

    “他們去了哪座山我去找他們。”

    “我帶你去吧,這山上也不知道有沒有野豬啥的,我跟著你遇到危險,我能救你,萬一你出了啥事,景灝非得剝了我。”蘇湛走到前面帶路。

    林辛言想要接兩個孩子去程家,只能跟著去,只是這個蘇湛是真的油嘴滑舌。

    兩人順著崎嶇的小路朝著西邊的小山頭走去。

    小路被夜間露水浸濕,有些滑,蘇湛提醒道,“你慢點。”

    “嗯。”林辛言看著呢,還有伸出的藤蔓,路實在是難走。

    深一腳重一腳的。

    “這有腳印,他們應該從這里進去的。”蘇湛看著山腳下一片被踩倒的植物道,“我在前面開路,你跟著我。”

    說完他就順著腳印走上去,林辛言沒立刻跟上,她四處瞅了一眼,看到離她不遠處的兩個小樹叉,粗細剛好,她走過去,抓住枝干用力的折斷,她放在地上試了試高度,在她覺得合適的高度再折斷,一根現做的拐杖就好了,山上地濕,容易滑腳,有個東西支撐,穩定性也好。

    她將另一只也折斷,折的時候不小心劃到了手,掌心破了一個小口子,她疼的嘶了一聲。

    蘇湛回頭就看見她沒上來,觸及她手上的血,擔憂的問,“你沒事吧”

    他趕緊走過來,興許是走的快,腳下猛的一滑,身子瞬間傾斜,好在他右手邊有顆樹,他要栽倒的時候,抓到了那顆樹做支撐,沒有摔下去,“媽呀”

    他驚魂未定,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林辛言關心的問,“你沒事吧”

    “沒事,你在干什么”蘇湛站穩,看著她手里的樹干,有些不明所以,林辛言笑笑,“你一定沒爬過這樣的山,上這樣的山,手里得有東西。”

    她將樹干遞給他。

    小時候因為她和莊子衿被遣送到國外,沒錢地方又偏僻,她和莊子衿常常到離他們住的不遠的山上摘蕨菜,他們本地人不知道那個能吃,但是莊子衿知道,在國內蕨菜很多涼菜里都有,炒肉也好吃。

    吃不飽的時候,沒錢的時候,大概只要能吃飽,什么都是好吃的吧。

    蘇湛把樹干按照林辛言那樣折斷,然后拄著上山。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前面蘇湛看到了柿子樹,樹很高很大,結著紅彤彤的果子,像是個小燈籠,掛在樹梢,在林子里格外的醒目,看到了柿子樹,應該離宗景灝他們不遠了,“小嫂子,你看有柿子樹。”

    林辛言的眼角抽了抽,他叫誰小嫂子

    這什么稱呼

    “肯定離他們不遠了。”蘇湛沒注意到林辛言的臉色。

    發現林辛言沒走,這才注意看她的臉,貌似有些不大正常,“小嫂子你怎么了”

    他沈培川和宗景灝,都是差不多大的,宗景灝比他和沈培川大點,這林辛言是宗景灝的老婆,那么,他們應該叫嫂子。

    可是雖說,應該這么叫,可是林辛言比他小六七歲呢,而且林辛言看著也很小,跟剛畢業的大學生一樣,根本看不出來是兩個孩子的媽媽。

    他覺得直接叫嫂子,有點不大合適,自作主張加了一個小字在前面。

    “誰”這時有人走過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