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1章,投懷送抱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1章,投懷送抱

    剛剛出聲的是宗景灝帶上山的保鏢,看清來人蘇湛道,“是我,宗總人呢”

    “在里面。”保鏢道。

    這里的路要好走很多,被前面的人踩過,留下了一條不寬的小泥路,跟著帶路的保鏢,他們越過并沒多高的山頂,看到一片柿子樹林,這個季節,柿子樹上的葉子幾乎已經掉光,只剩下紅通通的果實。

    林辛言在一顆較大的柿子樹下看到了女兒的身影,還有宗景灝,似乎是女兒吃了柿子,嘴角有殘留的果子汁,宗景灝在給她擦嘴巴。

    以前,她覺得宗景灝是幸運的,起碼沒有被父母拋棄,家庭條件又好,出生就被萬眾矚目。

    可是自從知道程毓秀是他的母親,而他卻完全不知道的時候,她竟然有些心疼他。

    “媽咪。”林蕊曦先看到的林辛言,興奮的喊著,“媽咪,你是來找我的嗎”

    宗景灝回頭,便看見站在山頂上,玉立婷婷的女人,即使在光線不足的林子里,也能夠引起人的目光,讓人駐足。

    時間還沒到,她怎么可以出來了

    林辛言走下來,柿子樹林中,少了很多雜草,比上來的路好走許多,走到他的跟前,看著女兒,本想伸手摸摸她的臉,可是自己手上太臟了,便收了回來,“是啊,我實在是太想小蕊了,所以就請假出來看小蕊。”

    “你受傷了”宗景灝看到剛剛她伸手時,手上有干枯的血跡。

    林辛言看看手心,“沒事,小傷。”

    “走吧。”他拉住林辛言的手,一手抱著女兒。

    “媽咪,媽咪。”林曦晨手里捧著兩個柿子奔過來。

    “你慢點,別摔倒了。”這路不好林辛言交代著兒子。

    “我看著路呢。”林曦晨跑到林辛言的跟前,將柿子遞到她的眼前,黃里透紅的那種,不大,軟軟的,“媽咪,你嘗嘗可甜了。”

    這柿子沒熟的時候很澀,只是這種熟透很軟的時候才會甜。

    林辛言笑笑,“回去再吃,先回去。”

    浪費了很多時間,她怕程毓秀會等著急。

    林曦晨點了點頭,問,“那媽咪,是不是一直可以和我在一起了”

    林辛言的眼神微微一頓,她抬起頭看了一眼宗景灝,話卻是對兒子說的,“媽咪,還有些事情,等解決完就可以回來,不過,我可以帶著你們和我一起。”

    “真的”林曦晨高興的抱住她的腿,可以和媽媽在一起了,好開心啊。

    “媽咪,我也可以和你一起嗎”林蕊曦也眨了眨眼睛問。

    “當然。”林蕊曦高興了,笑起來眼睛彎彎,明亮又漂亮。

    “我呢”宗景灝握著她的手,微微用了些力道,這兩個孩子她都可以帶著,那他呢

    林辛言微微撇過他直視的目光,因為心虛,不敢看他的眼睛,“師傅只準我帶兩個在身邊,所以,所以”

    iegr“所以沒有我的份”

    宗景灝的目光輕輕的落在,她微紅的耳垂,明顯是心虛的表現,加上她閃躲的目光,他可以肯定林辛言在說謊。但是,并未揭穿她。

    “走吧。”

    宗景灝淡淡的道。

    有保鏢開路,沒要多久,他們就安全下山。

    宗景灝把女兒交給秦雅,拉著林辛言回房間,若是以前,林辛言未必會這么心甘情愿的聽他的話,可是現在,她不想拒絕他。

    很想抱抱他。

    這么想,她也這么做了,進到房間,她主動雙手環住他的腰。

    她的主動來的太突然,以至于讓宗景灝愣了一下,身體也跟著僵硬了幾秒,怎么學了幾天的手藝,脾氣還變了

    不過,他很享受。

    低頭親吻她的額頭,一點一點的挪動,吻她的眼角,聲音低沉,“怎么,想我了”

    他的胸膛很結實,很溫暖,本來對她還有所保留,可是現在她想對這個男人敞開心扉,試著愛他,接受他。

    她的聲音有些低,絲絲的啞,“嗯。”

    他是她孩子的父親,小時候還被定了娃娃親。

    曾經她聽過一句話,緣分是這樣的來的,前世的hasen一千次擦肩而過,換來今世的一次回眸,前世一千次的回眸,換來今世的一次相遇。

    宗景灝覺得她變了,以前不管兩個人如何親密,他如何主動,她對他總有那么一絲保留。

    這樣的她很好,他很喜歡,可是又有些不安,是什么讓一個人,可以在幾天內就變了呢

    她遇到了什么人什么事

    是什么改變了她

    林辛言抬頭,腳尖輕輕掂起來,主動吻他的唇瓣,蜻蜓點水一般,宗景灝還未來得及細細品味,她就已經離開。

    她朝他撒嬌,“我要帶小蕊和小曦跟我幾天,你不會不同意對嗎”

    宗景灝很想說;我能說不嗎

    顯然,不能。

    面對她小女人的模樣,宗景灝覺得自己的心是熱的,因為這個女人而猛烈的跳動,此時此刻,他很想用力的抱著她,把她融進自己的身體里。

    “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他附身下來,唇輕輕的掃過她的耳畔,在她的脖頸和耳垂處徘徊,“你再吻我一次,我就答應你。”

    他靠的太近,話說的太曖昧。

    林辛言一哆嗦,不由自主的在他的懷里輕顫,宗景灝擁著她,唇角微揚,他喜歡看她有些嬌羞,又放不開的矜持樣,那樣的美,那樣的撩人。

    “你閉眼。”林辛言垂著眼眸,聲音很小。

    跟蒼蠅的叫聲一樣。

    宗景灝笑,聽話的閉眼,他低著頭,等著她的投懷送抱

    林辛言閉上眼睛,想著還在等著她的程毓秀,心一橫,將嘴唇貼了上去,他的唇很軟,有點涼。

    就在她想要撤回的時候,卻被人扣住了腦袋,讓她的嘴唇以變了形的姿勢,和他的緊密相貼,他探出舌頭,深吻她。

    林辛言怕他沒完沒了,用手推他,可能是掌心的傷口,硌到了他衣服的紐扣,很痛,她嘶了一聲,宗景灝輕了點力道,“弄疼你了”

    “手疼。”林辛言低聲,有些怨念的道。

    剛剛她的擁抱太突然,讓宗景灝忘記了,她的手受傷了,她這么一說,宗景灝才想起來,他去拿她的手看,掌心像是被什么戳的,一個小口子,有污漬和干枯的血跡。

    他皺著眉,“怎么弄得”

    林辛言實話實說,“樹枝戳的。”

    宗景灝抬眸看她,想說怎么不小心點,可是想到山上那些橫七豎八亂伸的樹枝,便沒再說,不是有幾個保鏢跟著,他恐怕也不能安全的將兩個孩子帶到山上。

    “你等下。”他去打電話,讓人送一點消毒水什么東西過來,這里條件不行,什么都沒有。

    林辛言著急去程家,拉住他,“不用,我時間不多,師傅還在等著我,我必須馬上回去。”

    宗景灝凝視著她,“這么急”

    林辛言點了點頭,“嗯。”

    宗景灝很想弄清她為什么忽然間改變haojiasj了態度,便點了點頭,得到宗景灝的同意,林辛言無比高興。

    可是宗景灝卻心事重重,他喜歡現在林辛言的樣子,但是心底又有些不安,不安她改變的背后藏著秘密。

    林辛言到院子里抱起女兒,拉著兒子,朝著后院走去。

    他們剛走,宗景灝就帶著沈培川也離開木屋,順著屋外的小路,抄到后院,他想要看一看林辛言把兩個孩子接到后院會干什么時,發現林辛言并沒有呆在后院,而是,帶著他們從后院的后門離開。

    不遠的路邊停著一輛車子,像是在等林辛言,重要的是,那車子他認識。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