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2章,她到底有什么目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2章,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那輛車子不是你家的嗎”沈培川拿眼睛瞄宗景灝,他都察覺到了不對勁,宗景灝肯定也有所察覺。

    “難道,你爸也來了”沈培川絕口不提毓秀,其實他也知道這車子是毓秀的。

    但是他不敢在宗景灝面前輕易提起這個人。

    “你說,那個女人想干什么”宗景灝忽然說道。

    從不主動提起毓秀的人,今天,破天荒的主動提起了她。

    因為他知道,林辛言極有可能去見的人就是毓秀,上次林辛言的服裝店開張,毓秀去了,還送了林辛言鐲子,現在她還戴在手上。

    很明顯,林辛言回來帶孩子出去,也可能就是去見她。

    宗景灝瞇起眼眸,毓秀接近林辛言到底是想要干什么有什么目的

    “會不會是,想要從她身上和你套近乎”沈培川猜測,畢竟這些年宗景灝對毓秀都很冷漠,“你看,如今林小姐給你生了兩個孩子,不管你愛不愛她,出于責任,你都要對她負責,那兩個孩子都是宗家的,可想而知,你爸肯定也很喜歡,毓秀明知道你不喜歡她,便從林小姐和孩子身上套近乎”

    其實沈培川分析的有些道理,可是他又覺得以林辛言的智商,如果毓秀真是這個目的,她不可能沒有一點察覺,還帶著孩子去見她。

    而且,這次林辛言回來對他的態度明顯有了變化,如果,她對他的變化,都是因為毓秀,那么就太可怕了。

    毓秀對她說了什么做了什么才能改變她

    “說來你這個后媽也很有耐性了,嫁給你爸時間也不短了,那個時候也不算老,但是沒有生孩子,對你”

    宗景灝轉頭看他。

    沈培川想要說的話,卡在了喉嚨里,腦筋轉了轉,改變了說話的方式,“我聽說后媽這種生物,很多都對丈夫的孩子不上心,很多還有虐待的,更何況她嫁給你爸的時候也不老,應該是可以生的吧,可是并沒有生育,也沒有害過你,做的最錯的不過是在你媽剛去世不久,就嫁給了你爸。”

    他不得不承認,毓秀的確沒有害過他,沈培川分析的也有點道理,可是他無法接受。

    如果他就這樣接受,怎么對得起,他死去的母親

    “你找人查一下這附近,還有沒有別的村子。”他一定要弄清楚林辛言是不是去見她,又是為什么去見她。

    沈培川點了點頭,“我這就去找人去查。”

    另一邊,林辛言坐在車子里,會時不時的往后看一眼,她怕被人發現跟蹤。

    好在這一路很安靜,路上沒有路過一輛車子。

    不久后,車子停在了程家門前。

    程毓秀就站在門口等著呢,看到他們到來,卻沒有立刻迎上去,而是站在那兒,不知道怎么去反應了,以前見兩個孩子,是林辛言不知道她身份的情況下。

    可是,現在不zcguanghao一樣了。

    “咦,那個奶奶也在這里。”林蕊曦拉著林辛言的手,看到程毓秀時說道。

    林辛言將兩個孩子拉站到一起,她蹲在他們兩個跟前,和他們平視,“小曦,小蕊,你們要答應媽咪一件事情好不好”

    “什么事情”林曦晨問。

    林辛言讓他們兩個看程毓秀,鄭重的介紹,“那位,是你們的奶奶。”

    “我知道啊,我們見過。”林曦晨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知道媽咪為什么還要再告訴他一遍。

    林辛言摸摸他們兩個的頭發,“她是你們的親奶奶。”

    宗景灝的母親,他們的奶奶。

    她讓兩個孩子去程毓秀那兒,“去吧。”

    林曦晨czyjfs聽過于媽和莊子衿說話,知道這個奶奶是宗景灝的后媽,根本算不上是親奶奶,不過,媽咪這么說了,肯定有她的道理,于是他牽起妹妹的小手,朝著程毓秀走去。

    程毓秀望著他們的身影,柔和的目光瞬間變得濕潤,她的兒子,在六歲之前她沒見過,后來精神不好,也記不清他六歲時的樣子,再后來她好了,宗景灝也慢慢的長大了。

    她錯過了他的成長,錯過,童年最美好的時光,她不知道他什么時候會走路,不知道他什么時候開始長的牙齒,不知道他什么時候會開口說話,第一句話說的是什么。

    她什么都不知道,這輩子,有太多太多的遺憾。

    此刻,看著兩個小家伙朝她走來,竟有些恍惚和心痛。

    “奶奶。”先叫人的是林蕊曦,她沒有哥哥那些心思,只知道媽咪說這個是奶奶,那肯定就是奶奶。

    她的聲音很軟,很清脆,這么一張口,程毓秀含在眼里的淚花沒忍住,落了下來,她趕緊擦了一把臉,在孩子面前落淚不太好。

    她蹲下,將兩個孩子擁入懷里,“小曦,小蕊,我們好久不見了。”

    林曦晨的下巴低著她的肩頭,心里想,其實也沒多久,不過看這個奶奶挺好的,便主動摟住她,“以后我們可以經常見面的。”

    程毓秀覺得溫暖,宗景灝從來不讓她親近,從她嫁進宗家,他對她都是冷冰冰的。

    如今,她能抱一抱他的孩子也是幸福的。

    “走,我帶你們去院子里。”程毓秀站起身,一手牽著一個孩子,林蕊曦仰著腦袋看程毓秀,“奶奶,是屋里有好吃的嗎”

    “小蕊,你有點出息行嗎”怎么一天到晚的就想著吃了

    果然,是個吃貨。

    程毓秀笑,說,“有。”

    “今天爸爸帶我和哥哥上山了,山上有好多柿子,我們摘了好多哦,而且還很甜,我們還拿了一點過來哦。”林蕊曦有些自豪的道,她第一次上山,自己摘果子。

    覺得有趣,覺得自己很能干。

    “是嗎,是西山上的柿子嗎”程毓秀倒是有幾分意外,這些年,她對宗景灝的脾性很了解,生x冷淡,一心都咋事業上,沒想到當了爸爸以后,竟然變了。

    可以帶孩子上山了。

    她覺得這樣才有人情味。

    這樣的他,才是有血有肉的人。

    她揉林蕊曦的頭發,“柿子熟了雖然很好吃,但是不可以貪食,最多吃兩個。”

    “坐在車里媽咪說了,說柿子是涼性的,吃多對身體不好,所以我很想吃,但是也只吃了三個,我還想吃,但是媽咪不給我,還有,這柿子太小了。”

    她用手比劃著,“跟雞蛋似的,有的還沒雞蛋大。”

    林辛言手里提著一個塑料袋,里面裝了幾個柿子,跟在他們身后慢慢的走。

    她看著他們的背影,不知不覺揚起了唇角。

    臨近中午,霧都散去,陽光暖暖的灑下來。

    程毓秀和兩個孩子說說笑笑,牽著他們走進院子。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