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3章,懷孕也很難留住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3章,懷孕也很難留住

    程毓溫在林辛言上山的時候就先回來了,院子里放著兩個用實木做成的千方格,上面擺放著各式各樣的木雕。

    林曦晨眼前一亮,放開程毓秀的手,走了過去,伸手拿了一個木刻的鴿子,主要的是,腿和翅膀,還有眼睛都可以活動,鴿子身上的羽毛一看就是經過細心雕琢,才會那么栩栩如生。

    “哇塞,我第一次看木雕。”可能小男孩對玩具都有天性,而林蕊曦要淡定的很多,她除了美食,和毛茸茸的布偶,很難有玩具能夠吸引她。

    程毓溫這輩子沒結婚,從程毓秀嫁進宗家,他就呆在這里,平時就雕木雕打發時間,這兩排千方格上的木雕,全是他一個人雕的,從學會,到現在雕的好,他花了很多時間,不管是天上飛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他都能雕琢的栩栩如生,好似給了它們靈魂,他們就能活過來一樣。

    林曦晨看的眼花繚亂,覺得每一個小動物,都很可愛,很生動,每個都要拿到手里去擺弄研究一下。

    程毓溫看到林曦晨高興,他也笑了出來。

    “那個有什么好玩的。”林蕊曦撇著嘴,貌似這些都是給哥哥準備的,她都沒有。

    小女孩撅著嘴,不大高興。

    林辛言摸摸女兒的頭發,抬頭看著程毓秀,“這孩子,就愛和她哥哥比較。”

    程毓秀笑,覺得這是孩子的天性,天真活波,無憂無慮。

    “哎呦,小蕊吃哥哥的醋了”程毓溫逗她,臉上充滿笑意,眼角的皺紋加深,可也是和藹可親的。

    林蕊曦撅著粉色的唇,“你都給哥哥準備了那么多好玩的,我都沒有。”

    “那你喜歡什么”程毓溫問。

    林蕊曦歪頭想了想,“我喜歡吃布丁,紅豆糕,哈密瓜味的巧克力”

    林蕊曦說了一大串吃的。

    林辛言,“”

    “這孩子”林辛言知道女兒是個小吃貨,可是不曾想,問她喜歡什么玩具,也要說吃的。

    “你說的這些吃的,我這里沒有,不過”他走到院子里生長的那顆梧桐樹下,這個天氣,葉子呈現淡黃色,郁郁蔥蔥。

    兩根和鞭子粗細的繩子,從枝丫上垂下來,下面不知道吊著什么,用紅布蓋著的。

    “我也為小蕊準備了玩具,就是不知道,小蕊會不會喜歡。”

    小女孩好興奮,快步奔了過去,“什么呀,什么呀,我要看。”

    “你自己掀開。”程毓溫內心有點小忐忑,怕這孩子不喜歡他精心準備的禮物

    林蕊曦抓著紅布綢子,往下一拽,紅布落地,下面吊著一只大白鵝,兩個翅膀用繩子拴住,身子挖出了一個槽,后方設計一個帶靠背的座椅。

    “我要坐。”小女孩抓著,“大白鵝的秋千,我還沒有坐過。”

    程毓溫把她抱上去,坐在用特殊材料制作的座椅上,大白鵝是他用一個巨大的樹根雕琢的,刷上白色漆,制作出來。

    雖然不是什么稀奇的東西,但是,是他花了心思做的。

    “大白鵝會飛了啦。”秋千輕輕一蕩,像是白鵝飛了起來似的。

    林蕊曦高興的喊,她抱著大白鵝的脖子,坐在她的身上,飛上了天。

    林辛言和程毓秀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桌子上放著水壺,都是程毓溫準備的。

    程毓秀看著兩個孩子開心,她也很開心,這里不像城市喧鬧繁華,素色如錦,時光靜好,如何不是一種令人向往的生活。

    她看向林辛言,“你看他們多開心,沒有華麗的外表,沒有高科技的制作,就是這么平淡無奇,卻玩的開心。”

    林辛言望著兩個孩子,感嘆道,“是啊。”

    看著兩個孩子開心,她的嘴角也不知不覺的揚起。

    “宗家到了景灝這里已經是三代單傳,家大業大,但是人丁不興旺,你看,雖說是個大家族,可是家里根本沒有什么人,我知道,你生他們肯定很辛苦,,可是如果可以,我想你再要一個,我可以幫你”

    話說了一半,她又咽了下去,宗景灝肯定不會允許她帶的吧。

    不由的,她的神色黯然下來。

    林辛言明白她的意思,也了解她的欲言又止,這里面藏了多少苦澀,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懂。

    上次她說自己不能生,是故意騙宗景灝的,不過,車禍,又加上生他們兩個,確實傷了身體,醫生說,最好不要再生,就算懷孕也很難留住,她的身體底子弱。

    即使現在她和宗景灝的關系緩和,但是她沒想過再生孩子,可,也不想拒絕程毓秀,“我會考慮。”

    程毓秀坐在自己生活過的院子里,看著孫子孫女,兒媳婦善解人意,她覺得她是幸運的,也是幸福的。

    “我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程毓秀很認真的看著林辛言。

    “您說。”

    程毓秀拉住她的手,握在掌心內,“我想請你替我照顧他,如果他犯了錯,也原諒他一次,不要離開他。”

    林辛言拒絕不了一個母親,她自己也是母親,她知道孩子在母親的心目中多重要。

    她不敢把話說的太滿,也不想讓程毓秀失望,“只要他不先提出分開,我不會離開他。”

    為了兩個孩子,她也不會輕易離開他的。

    可憐天下父母心。

    晚上,程毓溫準備了豐盛的飯菜,都是這里的特色菜,還有些是他根據兩個孩子的喜好讓人做的。

    “吃完飯,就回去吧。”程毓秀雖然不舍,但是也不敢把他們留的太久,她怕宗景灝會懷疑。

    林辛言本來是想讓兩個孩子多和程毓秀相處相處的,她錯過了宗景灝成長的過程,她想讓兩個孩子和她親近,補償缺失,但是她的話也有道理,宗景灝并非好糊弄的人,萬一被他發現,會很麻煩。

    “等下次有機會,我再帶他們去看你。”林辛言道。

    程毓秀給兩個孩子夾菜,“下次見面恐怕不會在這里了。”她看向林辛言,“我明天回去,你們呢”

    “我可能還要多留幾日。”本來她就對香云紗感興趣,知道了是程家的祖業,就更加的想學好。

    現在程毓溫還沒把核心交給她,所以恐怕還不能走。

    他們人多,走起來也慢。

    沒幾天,走不了。

    吃過晚飯,天色已經黑下來,司機送林辛言他們回去。

    程毓秀交代司機,“開車慢點。”

    “夫人放心。”

    司機是宗家的的老人了,技術是可以的。

    林曦晨和林蕊曦擠在車窗口,給程毓秀擺手,“奶奶再見。”

    程毓秀也揮著手,“再見。”

    車子緩緩行駛,程毓秀跟了上來,程毓溫拉住她,“又不是見不到了,你還能跟上車的速度啊”

    程毓秀望著遠去的車子,嘆息,沒再跟著,但是執著的望著。

    坐在車里林辛言摟著兩個孩子,“小曦,小蕊,媽咪還有事情要拜托你們。”

    “什么事情啊”兩個孩子幾乎是異口同聲。

    林辛言輕輕的摸兩個孩子的臉,“今天我們來見這個奶奶的事情,你們不可以告訴爸爸。”

    “為什么呢”這次是林蕊曦問的。

    “你聽媽咪的話就是了。”林曦晨抱妹妹,“我們要聽媽咪的話,不然媽咪就生氣了。”

    林蕊曦乖巧的點了點頭。

    孩子哄孩子好哄。

    過了一會兒車子停在了后院的那條路上。

    黑暗中隱藏著一個身影,看著開過來的車子,林辛言推開車門下車,司機也跟著下來,“這里的路不好,我送您進去。”

    林辛言拒絕道,“不用,你回去把,這路很近。”

    她是怕引起別人的注意。

    “那行,您小心點。”

    “嗯。”

    林辛言抱著女兒牽著兒子,沿著那條小路走到后院。

    她送兩個孩子到前院去,后院沒地方住。

    蘇湛和沈培川還有白胤寧在院子里打牌,估計是打發無聊鄉村的夜晚,畢竟都是城市里出來的人,到這沒有夜生活的農村,自然無趣。

    她沒看見宗景灝。

    “小曦小蕊回來了”秦雅原本在看他們打牌,看到兩個孩子回來,她走了過來。

    “嫂子回來了。”沈培川放下手里的牌。

    林辛言笑笑,“嗯,你們打你們的,不用管我。”

    “那好。”沈培川又把牌撿起來。

    “小雅,你幫我把他們兩個帶給宗景灝。”林辛言想要一個人靜一下,短短兩天,像是發生了很多的事情,她想要捋一捋自己的思緒。

    前院也比后院安全,前院有保鏢,而且沈培川也是很靠譜的人,想來宗景灝應該在屋里,交給秦雅她也放心。

    “嗯,我會把他們交給宗總的。”

    林辛言對她笑笑,轉身關了后院的門,她走到房門前,推開門,屋里沒有燈,她也懶得開,在黑暗里,更能靜下心思考。

    她關門時,忽然被人從后面抱住,一霎那,她的臉色就變了顏色,“誰唔”

    她的話還fandoujie沒說完,就被人捂住嘴。

    她的身體被牢牢的禁錮住,動彈不得。

    她害怕極了,想要喊救命,發出的聲音,卻在那人的掌心嗚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