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4章,我不嫌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4章,我不嫌你

    可能是被何瑞澤囚禁過,對于這樣的桎梏,她全身的血液都沸騰,心仿佛要飛起來一樣在胸膛里亂撞,她不禁顫抖。

    “是我。”

    這聲音,是宗景灝

    她強行鎮定,仔細感受這個人的氣息。

    他吻她的后頸,埋在她的頭發里廝磨,“今天你去干什么了”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她恐懼的心才慢慢安靜下來。

    可是聽了他的話之后,又提心吊膽起來,“我”

    一時間她找不到合適的說辭。

    宗景灝的心沉了沉,明顯,她有事瞞著他。

    林辛言的大腦飛快運轉,過了幾秒,“我沒去哪里,就是想他們了,帶他們在后院過了一天,怎么了嗎”

    “沒有。”宗景灝扣著她腰的手,撩起她的衣擺,他想,只要他稍稍一用力,上面就有可能留下痕跡。

    “言言,我想”若不是昏暗的光線,林辛言一定會發現他的不自然,嘴里說著火熱的話,眼里卻沒有半分溫度。

    林辛言只覺得喉嚨干的厲害,一張口,發現嗓子是啞的,“我幾天沒洗澡了”

    “我不嫌你。”說話時,他的手試探性的去解她褲子的紐扣,林辛言心跳的厲害,卻也沒拒絕。

    她閉上眼睛,心想,就這樣吧。

    咔嗒,房間里的燈忽然亮了起來,宗景灝放開她,往后退了一步。

    看著她閉著眼睛,心甘情愿的樣子,卻沒有一點情欲的沖動。

    第一次,她愿意交出自己,他卻不想動她。

    他今晚會出現在這里,就是為了試探。

    看她能變化到什么程度,底線在那兒。

    以前,她只接受他的親吻,這一次,她竟然沒拒絕。

    是什么,讓她連這個都能接受

    zhenchengsh她是因為外界的原因接受的他

    還是因為愛他,喜歡他

    他不知道。

    面對這個女人,他前所未有的恐懼與害怕。

    “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林辛言緩緩的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他,那么的清冷,眼里沒有絲毫的渴望。

    她愣了一下,而后很快明白他剛剛舉動,他恐怕不是要真的碰她,而是在試探她。

    他,他發現了什么嗎

    “我能有什么事情瞞著你”林辛言強裝鎮定,不得不說,這樣的宗景灝她心虛的厲害,她主動過來摟住他的脖子,倚在他的胸口,眼神卻不敢去看他的,“你是不是奇怪,我忽然答應你了”

    燈光泛著淡黃色的光暈,一圈一圈的從頭頂攏下來,她沒聚焦的視線望著某處,輕聲道,“我們有了小蕊和小曦,我想和你試試”

    這話她是真心的。

    這個男人,是她的第一個男人,也是她孩子的父親。

    更是她,第一次對一個男人有心動的感覺。

    她沒有勉強,剛剛她心甘情愿。

    盡管林辛言這么說,宗景灝還是沒有完全相信,因為她沒有坦白她今天去干什么了。

    他低眸,盯著她手腕上戴著的那枚玉鐲,他伸手拿起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如果你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和我說,你一定要相信,我能夠為你解決,而不是一個人承擔。”

    他擔心林辛言受人威脅。

    才做出這些種種奇怪的行為。

    他多么希望,她的變化不是因為外界原因,而是她的內心,坦然的接受了他。

    “我從未,因為一個女人,這樣患失患得過。”他的語氣多了幾分嘲諷,嘲諷他自己。

    他不喜歡這樣自己。

    “早點休息。”說完,他放開林辛言走出了房間。

    林辛言愣了一下,以前他總是喜歡纏著她,今天他不對勁。

    她追了出來,站在門口,望著昏暗dianxian光線里,那抹挺拔的背影,“你遇到什么不開心的事情嗎”

    宗景灝沒回頭,只是望著空蕩蕩簡陋的院子,“你說你今天都在后院,你哪位師傅呢”

    林辛言這才發現,程毓溫并未和她一起回來。

    “師傅出去了,所以沒在。”她快速的解釋。

    “是嗎”宗景灝明顯不信。

    他希望她能坦白,他都這樣暗示了,為什么還要瞞著他

    是不信任他嗎

    可他說不出質問她的話,更無法去傷害她。

    他始終沒回頭,邁起腳步離開后院。

    林辛言站在門口,就這樣的望著,他的身影早已經掩埋在黑暗中,可是她還不曾收回視線。

    她又不是傻子,很明顯,他對她的行蹤有所懷疑。

    可是,她答應了程毓秀不能告訴他。

    他的身份

    如果公開是程毓秀生的他,那么,他就是私生子。

    他的身份,社會地位,有這樣一個身世,必將受人指指點點。

    林辛言覺得,如果讓他自己選,恐怕他寧愿不要現在的一切。

    宗景灝回到前院,牌場已經散了,院子里燒了一個大火盆,秦雅和蘇湛正在烤紅薯,現在時間還早,睡覺也睡不著,這里沒有地方打發時間。

    兩個小孩兒,蹲在火盆邊,一直瞅著蘇湛埋進火堆里的紅薯,眨著期待的小眼睛,他們覺得好玩,也覺得稀奇,第一次在火堆里烤紅薯,以前在家都是在烤箱里烤,沒有這樣的有樂趣。

    沈培川站在一旁,看著他們。

    “看這兩個孩子多開心,看來,我也算做了一件好事,可以讓總宗的孩子這么開心。”白胤寧望著剛從后院走出來的男人,看著他沉著的臉孔,笑道,“宗總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是沒見到林小姐嗎”

    宗景灝雙手抄兜,淡笑睥睨,“我以為長舌婦,是指女人的。”

    潛臺詞是,白胤寧跟女人一樣八卦。

    白胤寧神色一頓,大笑,“罵人不帶臟字,宗總是要修煉成精了嗎”

    宗景灝沒和他耍貧,而是叫一了一聲沈培川,“你跟我來。”

    沈培川知道他要問什么,拍了一下蘇湛的肩膀,“你看著兩個孩子,我出去一趟。”

    這個白胤寧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雖然他沒表現出惡意,但是也得提防著。

    蘇湛會意,“我知道了。”

    鄉村的夜晚唯一的好處就是空氣清新,沒有陰雨的天氣,滿天星辰,像是盛滿玉珠的大圓盤,大城市里,空氣被污染,很難看到星空。

    踩著星光,他們走到村頭。

    這次他們沒在河邊說話,以防萬一白胤寧偷聽。

    這人是好是壞,一時間誰也說不清楚。

    不過從表面來看,他引林辛言過來,肯定是有目的的。

    村頭是他們的車子,宗景灝將遠光燈打開,光線之處沒有地方可以藏人,這樣他們說話也不會有人偷聽的到。

    “我讓你查的事情怎么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