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6章,最大方的男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6章,最大方的男人

    被人囚禁六年,這的確很殘酷。

    只是他為什么要和他說

    好像在一瞬間,他想明白了,白胤寧引他來目的和這個白宏飛有關。

    宗景灝轉頭,眼睛微瞇,攝人心魄的幽yashua360暗,“白總,這是你引我來的目的”

    被宗景灝識破,白胤寧并未覺得窘迫與難看,而是大笑一聲,“果然瞞不了宗總,不過,我想只要總宗肯探查,必定有很大的收獲。”

    “與我有什么好處”很明顯,宗景灝并不想淌這一趟渾水,若不是林辛言,他根本就不會呆在這樣的地方。

    想利用他

    可笑

    白胤寧正色了幾分,想要不動聲色的利用宗景灝來查這件事肯定不可能了,以宗景灝的聰明,很快就能識破。

    如今,想要他對這件事情感興趣,就只能拋出讓他感興趣的誘餌。

    “我養父白宏飛,一輩子未娶,只因他失去了他的初戀,當初他和初戀都定了婚,但是后來,兩人分開了,具體因為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的初戀嫁給了你爸,宗啟封。”

    “你想,我養父被囚禁六年之久”

    “你想說什么我父親搶了你養父的女人嗎”宗景灝的臉色愈發的難看,jktjc本來對毓秀這個女人,他就沒有好感,而且,現在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和她有關系。

    這讓他十分不喜。

    白胤寧也懷疑過,當初養父被囚禁是宗啟封做的,他為了得到程毓秀,而囚禁他。

    白宏飛的手指被砍,就是他用來威脅程毓秀的,若是她不從,他便繼續傷害,逼得程毓秀不得不和他在一起。

    這也是白宏飛,為什么會被囚禁,斷手指的解釋。

    可是,他還有些事情想不通,如果是宗啟封做的,他又是怎么逃過文家的憤怒

    要知道,當初宗啟封和文嫻才是夫妻,他那么大動干戈,文家會坐視不理嗎

    所以,這個懷疑還有很多地方解釋不通。

    “你就從來不奇怪,你爸在你母親去5tx世不久就迎娶程毓秀進門,而你的外祖父家,文家,不曾出面阻攔,這正常嗎”

    不管是有頭有臉的大家族,還是平頭百姓,有誰家能夠容忍女兒去世不久,女婿就另娶的,還一句話不說的

    怎么說,這件事情都很奇怪。

    “你說什么,程毓秀”有道驚雷在宗景灝的心頭劃過。

    他對毓秀一直很疏離冷淡,從未去刻意了解過她。

    可是她的名字,他還是知道的,父親對外也介紹為毓秀。

    現在白胤寧卻說,她叫程毓秀

    那為什么要隱瞞姓氏

    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明知道白胤寧故意讓他知道,就是借他的手去查這件事情,可是,此刻,明知道是利用,他卻心甘情愿。

    這事不弄清楚,總覺得自己生活在一個巨大的陰謀中。

    “總宗,有沒有興趣合作”白胤寧再次拋出橄欖枝。

    他察覺到宗景灝的松動。

    “不瞞宗總,我能有今天都是因為我的養父,所謂受人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他老人家已經過世,我能做的,也就是讓曾經傷害他的人,受到懲罰,而宗總,也很想弄清楚程毓秀和你父親之間的糾葛,我們聯手,想要弄清楚,并非難事,宗總覺得呢”

    宗景灝輕笑一聲,“我想知道,我自己可以弄清楚,我為什么要和你合作”

    潛臺詞,白胤寧的籌碼不夠和他聯手。

    白胤寧低頭苦笑,“宗總,是一點虧也不愿意吃。”

    “我手里確實還掌握一個線索。”本來白胤寧是不打算說的,但是現在,他不說,恐怕宗景灝不會和他聯手。

    “這位會制作香云紗的師傅,叫程毓溫。”這還是他費了好大的勁才查到。

    程家以前也輝煌過,后來消聲滅跡,就連程家人,也隱居在這個鄉村山野中。

    程毓溫,程毓秀

    “如果我沒猜錯,林小姐,可能已經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其實他借口去處理公事,實際是在調查那天忽然停在后院的車子。

    那天程毓溫帶林辛言去見程毓溫,他就知道了。

    比宗景灝先知道程毓溫來了。

    “在林小姐,回來接兩個孩子的前,她曾在程家宅子呆了一天一夜,其中,還有程毓秀。”白胤寧將自己掌握的全盤托出。

    宗景灝抄在兜里的手,不由的攥緊,這就是林辛言態度改變的原因嗎

    她在程家呆了一天一夜,這期間程毓秀都和她說什么

    “白總就知道這么多”宗景灝不動聲色,心里已經決定和他合作,但是面上,卻依舊端著。

    左右,他不會讓白胤寧站了上風。

    白胤寧雙手一攤,“我就知道這么多,如果我都知道,也不會來找宗總合作了。”

    宗景灝有思量,這件事貌似牽扯很廣,這里是白胤寧的地盤,讓他調查這邊,他負責b市,兩頭一起著手,想要一個真相,怕也不是難事。

    “爸爸”

    林蕊曦跑出來,找宗景灝,林辛言不在的日子,她已經習慣了趴在爸爸的懷里睡覺,秦雅給她洗臉刷牙,要給她換衣服上床的時候,她非要來找宗景灝,秦雅沒辦法,只能帶她過來。

    “她不愿意穿衣服。”秦雅無奈的道。

    宗景灝走過來,抱起女兒,跨步邁進院子時,背對著白胤寧道,“這里的事,就交給白總了。”

    白胤寧了然一笑,“那是自然,請宗總放心,我一定盡快查清。”

    他知道,宗景灝是答應了他的合作。

    這邊是他的地盤,想要查清當初程家的事情,也并非難事。

    只是時間的問題。

    只要發生過的事情,過的再久,都會有痕跡可查。

    “爸爸,媽咪什么時候再回來”林蕊曦摟著他的脖子,她想外婆了,有點想回去了。

    “很快。”宗景灝摸摸她的腦袋,“爸爸帶你去睡覺。”

    “宗總。”白胤寧滾動輪椅,跟進來,“你是我見過最大方的男人。”

    “自古,子隨父姓,可宗總,卻能讓兒女隨妻子的姓氏,可謂大愛。”

    說完白胤寧大笑了一聲,轉動輪椅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明顯,他這話是調侃。

    明知道,林辛言生這兩個孩子的時候,宗景灝不知道,才會隨林辛言的姓。

    故意說出來,諷刺他。

    “我想要,很簡單,白總操的心,多余了。”宗景灝的腳步一頓,繼而從新邁起,他真不介意孩子隨林辛言的姓,左右身上流著他的血,這點改變不了。

    更何況,如果他想要一個隨他姓氏的孩子,再和她生了一個不就行了

    白胤寧聽出宗景灝這話里的潛臺詞,原本帶笑的臉,慢慢掛不住。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