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7章,莫名有了隔閡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7章,莫名有了隔閡

    香云紗制作最主要的材料,不是紡織的過程,而是制布的線。

    這種線是織香云紗的關鍵。

    林辛言一直以為關鍵在織布的技術上,其實不是。

    織香云紗的線,是用蠶絲,棉花,和牛奶線。

    三者以一比一的分量結合,捻出如同發絲一樣的細線,這樣的細線有三種成分,所以做起來并不容易。

    只有用這種線,織出的香云紗才會又薄又輕,而且極其柔順,不會打皺。

    雖說程毓溫把關鍵告訴了林辛言,但是他決定跟林辛言回去。

    如果文家人真要追究,那么就沖他來。

    這也是他和程毓秀商量的結果。

    “您不是說,不會離開這里的嗎”林辛言不可思議的看著程毓溫。

    她知道,他要是跟她去b市,若是香云紗見世,肯定會被文家的人盯上。

    “你們是怕我有危險嗎”林辛言知道他為什么忽然要跟自己回去。

    憑她一己之力,根本不是文家的對手,可是她不是一個人啊。

    “我不會同意。”林辛言拒絕程毓溫跟她去b市。

    “請你相信我,我若遇到危險,宗景灝不會不管我,以他的手段,我相信,他可以保護我。”潛意識里,她已經開始信任,依賴宗景灝了。

    其實,她自己都還不清楚,自己對宗景灝的態度已經變了。

    這個人,好像就是她生命里的人,她親近的人,遇到事情,她會想到他。

    程毓秀為宗景灝的做的已經夠多了,現在換他們來守護她。

    “文傾現在都已經是正國級了”

    “他再狠,也不能對自己親外甥下手吧”當初不公開宗景灝的身份,還有一層原因,因為文家的勢力。

    若是宗景灝出生時,就說是程毓秀生的,也不知道能不能長大成人。

    “不要再說了,我不會同意你和我一起回去的。”林辛言的態度很是堅決。

    程毓溫嘆息,“我老了,多活一天,少活一天,沒區別。”

    不管程毓溫怎么說,林辛言都不松口。

    天一亮,林辛言收拾起一些簡單的生活用品,裝進包里,沒有去和程毓溫打招呼,而是留下一張字條,獨自離開后院。

    前院的人也都差不多起來,只有兩個小家伙,還在床上,天氣一天比一天冷,農村沒有地暖和空調,兩個孩子躲在被窩里不愿意出來。

    林辛言推開房門,兩個孩子躲在被窩用平板看動畫片,林曦晨不大想看,他覺得幼稚,可是林蕊曦就要看動畫,他沒辦法,只能依著妹妹,看著那些沒有營養的動畫片。

    宗景灝坐在窗口,正在和公司里的人視屏會議。

    聽見推門聲他抬起頭,看見林辛言背著包進來,明白了,她完成了學習手藝的生涯,看來他們應該很快就可以離開這里了。

    他交代了一些事情,結束了視屏會議,關上電腦,站起來。

    “我們可以回去了。”林辛言站在門口,蹉跎了一下才開口道。

    “嗯,你給他們穿衣服吧,我到外面告訴他們一聲,讓他們準備一下。”說完宗景灝離開了房間。

    路過林辛言身邊時,他側開了身子,并未沾她。

    那天宗景灝就那樣離開后院,兩人之間,籠罩著一股不和諧的氣氛。

    莫名有了隔閡。

    林辛言在不知不覺中習慣了他的親密,他的碰觸,他的時而不正經的樣子。

    這樣忽然的疏遠,讓她心yytsj里有些不舒服。

    “媽咪。”林蕊曦站在床上蹦蹦跳跳,身上穿著小黃鴨的睡衣,頭上帶著帽子,真的像是一只鴨子在蹦一樣,朝著林辛言伸手臂,“媽咪抱抱。”

    林辛言放下包走過來,抱抱女兒,又抱抱兒子,“時間不早了,我給你們穿衣服,我們可以回去了。”

    “真的”林曦晨有些小興奮的道。

    這里呆久了也覺得悶。

    林辛言找到他們的衣服,邊給她們穿衣服,邊肯定的回答道,“真的,媽咪說話算話。”

    兩個孩子高興的黏在她的身上,又是抱,又是親,“終于可以走了。”

    林辛言無奈的笑,“這里就這么不好嗎”

    林曦晨搖搖頭,“這里挺好的,山好水好風景也好,可是呆久了也無趣。”

    林辛言刮他的小鼻子,“人不大,還挺挑剔,那住在這里的人還不生活了”

    “不是的媽咪,住在這里的人,時間久了習慣了這里沒有高科技的環境,我們是在城市呆過的,剛來到這里是稀奇,過久了就成了乏味。”

    林辛言搖頭苦笑,這孩子年紀小小嘴巴就這么厲害。

    長大了還得了

    “好了,別宣傳你的大道理了,趕緊下來穿鞋。”林辛言拍他的小屁股。

    林曦晨有些小害羞,趕緊下床穿鞋子,穿好兒子,林辛言給女兒穿,小女孩不老實,穿衣服也要亂動,林辛言輕輕的拍了一下她的胳膊,“老實點。”

    林蕊曦老實了兩分鐘,林辛言給她穿好衣服。

    衣服穿好,給他們洗漱,收拾衣服,都弄好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后。

    這時秦雅走進來,“我來幫你拿東西,我們都收拾好,走到村頭就可以坐車離開,車都等在那兒了。”

    “我爸爸呢”林蕊曦眨巴著大眼睛,這孩子,被宗景灝寵壞了,她知道誰對她好,所以對宗景灝已經有了依賴性。

    “你爸爸在和沈叔叔還有蘇叔叔說話,你出去就見到他了。”秦雅摸摸她的小辮子,林辛言給她編了頭發,前面沒有劉海,露著飽滿光潔的額頭。身上背著她喜歡的毛茸茸小白兔的包,蹦蹦踧踧的出門去找宗景灝。

    秦雅笑,“這孩子,真是,越來越可愛了。”

    林辛言也笑笑,只是這笑有些敷衍,心里還在為宗景灝的疏離,感到不舒服。

    林曦晨還沉浸在可以離開的興奮里,沒發現林辛言那一瞬間的不自然。

    收拾好,林辛言一手牽著兒子,另一只手提著一個裝著孩子衣服的包,鼓鼓囊囊的,秦雅跟在他們一旁,手里幫拿著兩個孩子的東西,這兩個孩子的東西最多,比他們幾個大人的都多。

    看到他們出來,宗景灝收了聲,停止了和沈培川蘇湛的談話,他走過來,接過林辛言手里提著的包,“我來提。”

    林辛言沒松,就看著他,似乎是在生氣,他剛剛在屋里的疏離。

    宗景灝的確生她的氣,生氣她知道了一些事情,卻不和他說。

    但是,又看不得她吃苦受累。

    一時間氣氛有些微妙,周圍幾只眼睛看著呢,林辛言只好先松了手。

    “走吧。”宗景灝淡淡的道。

    這時,林曦晨終于發現林辛言和宗景灝的關系,貌似出現了變化。

    在心里想,他們鬧別扭了

    以前林曦晨不想林辛言輕易原諒這個負心漢。

    忽然這個負心很,不那么粘著林辛言了,他又害怕起來。

    他內心,還是希望親爸親媽在一起的。

    有時候排斥,有時候刁難,只是因為宗景灝曾經的拋棄。

    他是想要爸爸的。

    再怨恨,也割舍不掉血脈親情,這段時間宗景灝對他和妹妹的好。他不是一點感覺沒有。

    他不想爸爸和媽咪分開。

    他攥著林辛言的手指不知覺用了力,他一定不能讓爸爸和媽咪分開。rjzq8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