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8章,他對我照顧有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8章,他對我照顧有加

    林曦晨故意拉著林辛言走到前面,跟上宗景灝的腳步,他去牽妹妹的手,“小蕊,哥哥牽著你好不好”

    林蕊曦搖搖頭,“我要爸爸牽著。”

    林曦晨,“”

    這孩子怎么沒有一點眼色呢

    哎。

    林曦晨嘆了口氣,這件事恐怕也不能急,等有機會再撮合他們在一起吧。

    本來他是想牽著妹妹,爸爸就可以空出手牽媽咪了,誰知道妹妹不配合。

    他的如意算盤也泡了湯。

    村口停著好幾輛車子,白胤寧坐在輪椅,停在車頭,因為路不好走,他坐著輪椅不方便,就先離開的村子。

    “終于又見到你了。”白胤寧的目光停留在林辛言的身上。

    林辛言禮貌一笑,“還要謝謝白總的引薦。”

    并未置啄他親近。

    本來在這cana里沒有多久,談不上很久沒見面,他這么說,顯得兩個人多親密似的。

    白胤寧大笑一聲,看了一眼臉色陰沉的宗景灝,笑容更加的燦爛,“你以前都是叫我胤寧的,怎么叫我白總,是因為他”

    不知道為什么,看到宗景灝生氣,他就心情特別好。

    如果想要在生意上,賺他的便宜,看他的笑話,太難了,但是在林辛身上,給他找點不痛快還是可以的。

    林辛言在第一時間看穿白胤寧的心思。

    雖然現在宗景灝在和她鬧別扭,但是她分的清楚孰輕孰重,如果她順著白胤寧的話往下接,叫他的名字,勢必會讓宗景灝難看。

    她不會做,讓他難堪的事情。

    林辛言笑了笑,端莊得體,“白總救了我,你讓我叫你的名字,我自然不好推脫,我依舊記得白總這個人情,可我已婚,不好直呼白總名諱,白總不會讓我為難對嗎”

    一旁原本臉龐緊繃的宗景灝,露出了幾分愉悅。

    白胤寧,“”

    他要給宗景灝的難看,此刻,怎么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呢

    白胤寧不情愿,但是此刻也不得不順著林辛言的話說,不然他就是讓林辛言為難了。

    “林小姐說的是。”

    林辛言也不想太駁白胤寧的面子,畢竟認識就是緣分,他還救過她,那段時間無微不至,“等會兒,回去我做東,請白總吃飯,謝謝你,帶我來這里”

    她扭頭看了一眼宗景灝,讓她知道了他的身世。

    讓她更加的了解他。

    “客氣,不過林小姐的邀請,我自當奉陪。”白胤寧心情好了些,林辛言不是一點面子不給他。

    瞧瞧,宗景灝的臉色。

    林辛言沒看宗景灝,更沒注意到他隨著她的話,而變換的臉色。

    心里還在生他的氣,她哪里做錯了,惹到他了,他都可以直說,忽然冷待她是什么意思

    還是說他這么快就變心了

    越想林辛言越覺得心口悶厲害,她牽著林曦晨的手,“走,我們該上車了。”

    林曦晨明顯感覺到媽咪情緒的變換,氣壓很低。

    他聽話的跟著林辛言走到車旁,但是并未上房車,而是準備坐后面沈培川的車子,林曦晨拉著她不動,“媽咪我坐這輛,里面舒服可以睡覺,空間也大,我和妹妹就一直坐這輛車子的。”

    “就是呀,媽咪不和我們坐在一起嗎我們分開很久了,我都想你了。”林蕊曦跑過來抱著林辛言的腿撒嬌。

    小女孩仰著腦袋,眨眨眼睛,充滿期待。

    林曦晨默默的給妹妹豎起大拇指,終于幫上了一次忙。

    林蕊曦那么喜歡宗景灝,肯定也會坐這輛車子,此刻,她不想看見這個男人。

    “應該會擠”

    “不擠,空間很大的,還可以睡覺,有電視沙發,比坐在車里舒服多了。”林蕊曦極力說服媽咪。

    宗景灝剛硬的臉龐緊繃著,若不是此刻沒有外人在,他一定會揪著林辛言的衣領問,就那么想遠離他

    他安耐住心中不爽,不顧林辛言的反抗,扣著她的腰,攬著她上車,“不和你兒子女兒坐在一起,你想坐那兒”

    林辛言扭動身子,用手肘抵住他的靠近,“我不是不想和我的孩子坐在一起,我只是不想礙你的眼。”

    “怎么就礙我的眼了”宗景灝伏在她的耳畔,聲音壓的很低,只有她能聽見的音量。

    林辛言抿唇不語,明明是他,先疏離她的,怎么現在還要來倒打一耙嗎

    “離那個男人遠點,救你的人情,我們已經還了,你欠他的,為什么還要請他吃飯看看他剛剛得意的樣子。”

    他都恨不得上去,把白胤寧帶笑的臉撕碎。

    “他對我照顧有加,我請他吃個飯怎么”林辛言手肘用力抵開他,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抱起女兒,牽著兒子上車。

    宗景灝被捅的肋叉子疼。

    這個女人

    噗

    蘇湛實在沒忍住,笑了出來。

    他第一次看見,有人可以給宗景灝臉色看,并且用手肘捅他。

    他好想上去問問,疼不疼

    哈哈

    宗景灝眉心緊擰,盯著蘇湛,“也不怕閃了舌頭。”

    說完上了車。

    蘇湛臉上的笑定了格,他,他沒做什么啊,不就笑了一下嗎

    再說,這舌頭,那哪么容易就閃了

    “白癡。”秦雅瞅了他一眼,嫌棄的撇嘴,她快步的走到沈培川跟前,“沈大哥,我坐你的車子可以嗎”

    沈培川看了一眼,站在那兒傻住的蘇湛,笑的很惡意,“可以。”

    “沈培川”蘇湛跑過來,揪住他的衣領,“你還是兄弟嗎”

    沈培川雙手一攤,“是她來找我,我總不能拒絕人家小姑娘吧”

    “滾吧你”蘇湛雙手一推,沈培川往后退了一步。

    沈培川笑了一下,其實也沒真想讓秦雅坐他的車,就是故意讓蘇湛生氣的。

    不管他們是不是真的談戀愛,但是沈培川看的出來,蘇湛對秦雅真的上心了,和以前那些玩玩的女人不一樣。

    “我這車上還有人,你還是去做蘇湛的車子吧。”沈培川無奈的攤手,附身靠近秦雅,“你看到了,我敢讓你上我的車,他肯定會殺了我。”

    說話時,他用手比劃了一個抹脖子的姿勢。

    秦雅,“”

    她就不信了,這么多車子,她還沒地方坐

    然而。真沒有,所有的人都拒絕她。

    “秦雅小姐姐,你別讓我們為難,你看我們都是些個大老粗,你一個女孩子夾在我們中間也不合適,不如,你是去做蘇律師的車”

    秦雅瞪了一眼旁邊得意洋洋的蘇湛,她快步走到房車跟前,剛想去拉開車門,背后就響起了蘇湛的聲音,“人家,一家四口分別了那么多天,你去打擾人家,合適嗎”

    秦雅的手頓了一下,好像,她去打擾他們的確不合適,而且剛剛看林辛言好像在和宗景灝鬧別扭。

    “還是上我的車。”蘇湛從后面一把抱住她。

    “蘇湛。”秦雅拼命掙扎,這個男人,怎么會那么討厭

    蘇湛不顧她的反抗,將她塞進自己的車里,秦雅要下車,蘇湛淡淡的睨她,威脅道,“這么多人看著呢,不要逼我做什么不文明的舉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