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9章,你考驗我呢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9章,你考驗我呢

    “你”

    秦雅氣的臉色漲紅,卑鄙無恥,恐怕都無法形容眼前這個男人的惡略。

    蘇湛啟動車子,“別瞪了,眼珠子瞪出來,就瞎了,看不到我,我怕你會心痛。”

    秦雅,“”

    “你還能再不要臉一點嗎”秦雅實在是找不到,能夠形容他的詞。

    蘇湛不介意的笑了笑,“我要是正人君子,那晚也不會出現在你房里了”

    秦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斷的給自己做心里建設,不要和他一般見識,不要和他一般見識,傷了身體受苦的是自己。

    她忍,等到地方,她就躲起來行不行

    惹不起,她總能躲得起吧

    蘇湛正了正神色,沒在繼續刺激她,“別生氣了。”

    秦雅不理他,扭頭看著窗外。

    只當他是變成人形的蒼蠅。

    房車內。

    這次沈培川也沒坐里面,前面是有一個技術很好的司機在開車。

    后面林辛言帶著兩個孩子,林蕊曦看了一會兒的動畫片這會兒困了,林曦晨悄悄的把平板拿過來,玩一款名叫最強大腦的游戲。

    上次玩的數字游戲,已經不能滿足他,他覺得太簡單。

    這次,這個最強大腦的游戲有點難度。

    他很感興趣,越是不容易的事情,他越想挑戰。

    林辛言輕輕的拍著女兒,邊看程毓溫給她的資料。

    宗景灝在前面看關勁發給他的資料,可是他一個字huiyicaiu也看不下去,時不時要往后面看一眼。

    心想,現在她在干什么怎么一點動靜也沒有

    林蕊曦坐車不老實,這會兒怎么也沒有一點聲響

    這時,傳來林曦晨的聲音,“媽咪我也困了,我睡覺了。”

    他故意說的大聲,似乎是故意讓宗景灝聽見,他和妹妹都睡覺了,可以過來和林辛言說話,有單獨空間。

    本來宗景灝就想過去看看林辛言在干什么的,這會兒聽了林曦晨的聲音,更加抑制不住沖動。

    他合上電腦,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覺得林曦晨應該睡著了,才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后面,順便拉上簾子,這樣前面就看不到后面。

    果然,此刻兩個孩子都躺著呢,林蕊曦是真睡著了,興許是車子晃晃悠悠,像是搖籃她睡的還挺香,林曦晨根本就沒睡,此刻在裝睡。

    “在看什么”宗景灝走過來主動和林辛言說話。

    林辛言知道進來的人是誰,連頭也沒抬,繼續看資料,心里還在規劃等回到b市,她要在什么地方放置機器,怎么將香云紗最大化的宣傳出來。

    時間太久,很多人遺忘了這種布料,這些年也出過一些很好的料子。

    想要再次打開市場,也需要有策略。

    宗景灝,“”

    這是不理他

    當他空氣

    “我在看東西,你是渴了嗎”林辛言終于抬起頭。

    宗景灝喘著粗氣,他不渴,一點也不渴,他是來看她的。

    “你故意不理我”他壓著聲兒。

    如果此刻不是有兩個孩子在,他絕對不能這么冷靜。

    自持力在林辛言面前就是笑話。

    他的心情,會隨著她的態度起伏。

    林辛言沒想一直和他僵著,“是你先疏遠的我,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可以直說,不要拐彎抹角,我沒心思去猜,我沒精力,真的。”

    宗景灝定定的看了她幾秒,“你有事情瞞著我嗎”

    林辛言心里咯噔一下子,他還是懷疑了

    從那天晚上他就不斷的問她這個問題。

    他看到了什么

    發現了什么

    “我”

    林辛言醞釀了一下,坦誠道,“是,我有事情瞞著你,但是我不能告訴你。”

    既然宗景灝已經發現,她繼續隱瞞也只會加深他的懷疑,不如自己說出來。

    宗景灝,“”

    “為什么”

    “因為這是我的秘密,每個人都有不想說的事情,我也一樣,你,肯定也有不想提起的人和事,對嗎”

    宗景灝蹙眉,他竟然一個字也反駁不出來,是,誰還沒個不想說的事情

    可是,為什么,他就是覺得不安呢

    不喜歡被她隱瞞呢

    他希望她能對他坦誠,感情上,生活上。

    宗景灝的喉結上下滾動,最終壓下心中的不快,他并不能去質問她,強迫她。

    車廂里彌漫著一股不尋常的氣氛,在那片令人窒息的安靜中,宗景灝轉身。

    林辛言叫住他。

    “宗景灝。”

    她從床上下來,望著他的背影,他很高,站在車廂里,頭幾乎要頂到天花板。

    “你很介意嗎”林辛言也想讓他知道,程毓秀的身份。

    她是母親,了解母親的感受。

    同時,她也理解。

    理解程毓秀的隱瞞。

    她佩服程毓秀的毅力,如果是她,她不一定做得到。

    宗景灝不語,他不知道自己在意什么,在意她的隱瞞,還是在意她所隱瞞的事情。

    “如果你接受不了,我們就”

    忽然,宗景灝豁然轉身,眸光如銳利刀子,死死的盯著她,“就怎么樣”

    “我們就分開。”林辛言知道自己這樣說過分了,可是,此刻,她也想看看他對自己的感情,這件事情,注定是他們之間的結,若是,她一直不說,他心里必定有個疙瘩。

    雖然,她知道,自己對這個男人動心了。

    可是,她也答應了程毓秀。

    此刻,只能委屈他了。

    生氣

    這樣的詞已經形容不了,宗景灝的感受

    這個女人竟然說分開

    分開

    和他分開

    他瞇眼,微揚的下巴肌肉瞬間緊繃,林辛言不敢看他的眼睛,依舊能夠感受到那股威懾的寒意。

    “你休想”他一把將人拉入懷中,不由分說,胡亂的去吻她的嘴唇,確切的說是啃咬,林辛言那句分開,觸碰了他的底線。

    他似懲罰。

    他的憤怒,他的火氣,林辛言都理解,她不覺得疼。

    他生氣,說明他在乎。

    她主動摟住他的脖子,仰著頭迎合他。

    她笑說,“我很高興。”

    宗景灝錯愕了一下,“你”

    “我知道你生氣,是因為不想和我分開,對嗎”她的臉上帶著笑,那樣的明媚,那樣的張揚,那樣的溫柔,又那樣的認真。

    所以,她剛剛故意那么說的

    宗景灝覺得自己在這個女人面前,智商變成了零。

    他哭笑不得,“你考驗我呢”

    林辛言認真的點了點頭,“是,畢竟你比我大那么多,誰知道你經歷了多少感情,對我是不是認真的”

    她叨叨絮絮,話還沒說完,就被人用手指壓住嘴唇,宗景灝很用力捻摩,她粉色的唇瓣在他的指腹下變了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