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0章,我后悔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0章,我后悔了

    林辛言感覺到了疼,但是沒有出聲,就當讓他發泄吧。

    畢竟,是她隱瞞了他事情。

    他目光深邃,聲音低沉炙熱,“我只有你一個女人”

    他在感情上,身體上,都只有她這一個女人。

    林辛言分不清是他的呼吸太炙熱,還是這話讓她猝不及防,她渾身燒的慌,卻故作鎮定,“那何瑞琳呢”

    她故意翻舊賬。

    如果不找dieu521點茬,怕他會一只糾纏她到底隱瞞了他什么,這件事情。

    這次宗景灝哪里還會上她的當,捏她的下巴,將她攬入懷中,“上輩子,我肯定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這輩子,老天爺才派你到我身邊來,懲罰我。”

    明知道,她這樣是故意的,他卻不能戳破。

    算了。

    反正他自己回去查。

    他倒想看看這里面到底隱藏了什么。

    能讓她改變tai度,讓她費盡心思和他周旋。

    林辛言抓著他的衣領,心中巨浪翻滾,很快恢復平靜,因為她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也想清了,下了決定,“我沒談過戀愛,不知道怎么去愛人,若是我有哪里做的不好的地方,請你見諒。”

    宗景灝一愣,緩慢的低眸,“你這是在向我表白嗎”

    林辛言心里依舊有一絲不確定,不過,她已經決定試試,“你就當是吧。”

    他笑出來,目光停留在她羞澀的臉頰上,剛剛明明伶牙俐齒,這會兒,卻紅了臉。

    林辛言回避他,他把她散下來的頭發撩上去,端詳了她好一會兒,覺得她那都好看。

    他將唇靠過來,貼著她的臉頰,說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我后悔了。”

    林辛言睜大了眼睛,半天沒反應過來,他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

    宗景灝挑眉輕笑,語氣低沉渾厚,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縱容,“這么快就忘了沒事,改天補上。”

    林辛言總覺得他話里有話。

    忽地,她的眼睛睜的更加的大了,他是指昨晚

    轟

    她的臉被火燒了一樣,更加的紅了。

    宗景灝摟著她躺在另外一張不是很寬的床上,宗景灝太高,他的小腿要放在外面,躺在上面也是彎著身子,側著,摟著林辛言,林辛言也側著身子,才能和他躺在床上。

    林曦晨的小手緊緊的抓著枕頭,才沒跳起來,在心里一直告訴自己,這是爸爸媽媽,他們摟在一起是正常的,不犯法。

    他覺得自己很矛盾,不希望林辛言輕易原諒宗景灝。

    又怕他們真的會分開。

    他在心里默默的想著,我可能就是個矛盾體。

    臨近中午,他們回到了白城。

    這段時間在村子里生活,多少有些方便,休息的也不好,回到酒店大家都風塵仆仆的。

    “大家上樓洗個澡,休息一下,等會下來吃飯,我來安排。”沈培川道。

    蘇湛先走,“我都幾天沒換衣服了,我得先回房間。”

    “走我們一起。”他看向身邊的秦雅。

    秦雅趕緊往后退了一步,拉開和他的距離。

    蘇湛皺眉,“別忘了,我們在談戀愛”

    “我們分手了。”秦雅說的大聲。

    她怕了蘇湛,擔心和他糾纏久了,更加甩不掉他了。

    蘇湛似乎沒想到,她會當眾說出這樣的話來,好半天沒回過神。

    沈培川擔憂的叫的了他一聲,“蘇湛”

    “那沒事兒,感情上的事情嘛,兩個人的事情,她一個人說的也不算。”蘇湛恢復那放蕩不羈的桀驁樣,“我先上去。”

    “小雅。”林辛言將兩個孩子給宗景灝,走過來想要安慰一下她。

    “林姐,我沒有事,不用擔心我,我先上去,很久沒洗澡了,我想先去洗個澡。”

    說著她逃似的上了樓。

    這個時候她不想面對任何人。

    林辛言有些擔憂,這兩個人在一起也不久,怕秦雅受到傷害。

    宗景灝握住她的手,“不要擔心,都是成年人,感情的事情,他們會處理,先上去吧。”

    林辛言點了點頭,也是,也許她的擔心多余了,他們都是成年人,蘇湛更是個律師,平時沒個正行,但是遇到正經事,也是個能夠拎得清的人。

    林蕊曦抓了抓頭發,小眉頭皺的緊緊的,林辛言將她抱起來,“是不是頭癢”

    “嗯。”小女孩點頭如搗蒜,小手繼續撓頭發,在外面不方便,她沒洗頭,這幾天可不得難受嘛。

    林辛言安慰,“媽咪給洗洗就好了。”

    回到房間,放下行李,宗景灝去了另外一間客房,這間給他們用。

    林辛言到浴室放了一池子的熱水,準備也給她洗洗澡。

    小女孩感慨,“還是家里舒服。”

    “這里不是家。”林曦晨懟了她一句,家和酒店分不清楚嗎

    小女孩不高興了,撅著嘴巴,“哥哥討厭。”

    林曦晨搖頭,一副拿她沒有辦法的樣子。

    “媽咪,你看哥哥欺負我。”林蕊曦跑到浴室,趴在林辛言的背上摟著她的脖子告狀,林辛言揉她的臉蛋,故意問,“怎么欺負你了是打你了,還是掐你了”

    林蕊曦,“”

    歪著腦袋想了半天,“他打我了。”

    林曦晨站在浴室門口盯著妹妹,“我打你了”

    林蕊曦用力的點了點腦袋,“你打我了。”

    “我打你哪里了”

    林蕊曦想了一下,“嗯屁股。”

    “屁股啊”林曦晨揚起手,故作要打她的樣子,并且嚇唬道,“你說我打你了,不打你我就吃虧了。”

    “啊。”

    嚇的林蕊曦往林辛言的懷里鉆,林辛言關上水龍頭,“好了,別鬧了,該洗澡了。”

    林曦晨收了手,看了一眼妹妹,“今天看在媽咪的份上,饒你一次。”

    林蕊曦朝著哥哥伸了一下舌頭。

    林辛言給她脫衣服,將人放進池子。

    水溫剛好,小女孩坐在水里,露著一個腦袋,身子泡在水里,她tdianxue覺得舒服。泡了一會兒林辛言才給她搓搓身上的灰,用沐浴。

    最后洗頭發。

    弄好給她身上裹著浴巾,她將吹風機插上電給她吹干頭發。

    這個時候門鈴忽然響了。

    林曦晨去開的門,是酒店里的服務員。

    “有什么事情嗎”林曦晨仰著頭,他見過這個服務員,警惕心也小了一些。

    “這個,給你媽咪的。”服務員將一個盒精致的盒子遞給他。

    林曦晨猶豫了一下,“這個是什么呀什么人送的啊”

    “我不知道,我只負責送,具體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服務員誠實的道。

    這樓上的客人,出入帶保鏢,開的都是豪車,一看就是有錢人,他沒有膽子得罪這些人。

    林曦晨伸手接了過來,禮貌的說道,“謝謝。”

    “不用謝。”服務員笑著,覺得這小孩子教育的好,不嬌縱也懂tackq禮貌,長得又好看。

    林曦晨關上門,捧著盒子放在床上,他雙手環胸,手指摩擦著下巴,盯著盒子,心里好奇這里面裝的是什么。

    難道是爸爸送給媽咪的禮物

    好奇心太重,他沒忍住,打開了盒子。

    然而

    “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