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1章,明箭易躲暗箭難防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1章,明箭易躲暗箭難防

    盒子里裝著一個仿真的娃娃,娃娃被挖了眼珠子,只剩下白色的部分,肚子上開著一個長長的口子,用麻繩縫合的,都是血,手指長著尖尖的指甲。

    娃娃做的太過逼真,林曦晨再聰明,再膽大,終歸是個孩子。

    看到這樣到東西,嚇得驚叫。

    “怎么回事”林辛言聽到兒子的叫聲,跑出來,便看到床上的東西,她自己也嚇了一跳,連忙將兒子拉進懷里,捂住他的眼睛,安撫道,“不怕,不怕,有媽咪在呢。”

    “媽咪什么呀”林蕊曦剛洗好澡,頭發吹干,身上穿著干凈的衣服,能讓哥哥尖叫的東西,她很好奇。

    林辛言的反應的快,趁女兒還沒看到,把她拉進懷里,并且捂住她的眼睛。

    林蕊曦膽子小,林曦晨都被嚇到,她要是看見,肯定會被嚇壞的。

    林辛言無法去思考,是什么人送來這種東西,她只想快點將這樣的東西弄走。

    免得嚇到孩子們。

    他拍拍兒子,“不要怕,媽咪在,你抱住妹妹,媽媽把它蓋上。”

    林曦晨被嚇的不輕,這會兒身子還在微微的發顫,窩在林辛言的懷里,緊緊的摟著她,“媽咪我怕。”

    他不敢離開媽咪的懷抱。

    林辛言也不敢再去直視,不止是視覺上的沖擊,還有心理上的,她生過孩子的,這又是個被虐待的娃娃,對她心理上也有沖擊。

    “媽咪。”林曦晨瑟瑟發抖,緊緊的抓著林辛言的衣服不敢動。

    林辛言抱著兩個孩子,只能往門口慢慢的挪,她緊緊的按著兩個孩子的頭。

    宗景灝似乎聽到這邊的動靜,衣服還沒穿好就走了過來,他走到門口,扣著紐扣的手微微一頓,繼而快步走進來,抱起兒子和女兒離開房間。

    屋外沈培川上來,正準備叫他們下午吃午飯,宗景灝將兩個孩子交給他,囑咐道,“看好他們,你親自看著。”

    “發生什么事情了嗎”沈培川擔憂的問,因為宗景灝的臉色很難看。

    宗景灝自己也不確定,這是什么人干的,拍了一下沈培川的肩膀。

    他反回房間。

    林辛言還站在那兒,像是被人點了穴道,盯著床上的恐怖。

    宗景灝將她攬進懷里,將她的臉扣在懷中,“不要看了。”

    林辛言閉上眼睛,絲絲輕顫,“這是什么人干的”

    受到驚嚇的同時也恐慌,做這件事的人。

    很明顯,對方知道她有兩個孩子,才會弄來這樣一個東西來,嚇唬他們。

    “我會查清楚。”宗景灝撇了一眼床上的臟東西,神色凝重沒說話。

    他手臂長,身體稍微傾斜就能沾到被褥,他用力一抖,用被子蓋上盒子。

    他拍拍林辛言的背,他的手掌寬厚,炙熱,一下一下摩挲她脊梁骨,安撫道,“都是假的,不要怕。”

    林辛言嗯了一聲,但是沒再去往床上看一眼。

    沈培川從林曦晨嘴里知道了,屋里發生了什么,神色和宗景灝一樣凝重,并且猜測道,“會不會是何瑞澤”

    這個人,人間蒸發了一樣,他派出去的人,一點也找不到他的下落,連點線索也沒有。

    他隱在暗處,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忽然蹦出來。

    所謂明箭易躲暗箭難防。

    “把酒店送東西的負責人找來。”況且,酒店又有監控,總能查到一點線索。

    “媽咪。”林曦晨這次是真的被嚇到了,他的臉色有些白,跑過來,趴在林辛言的懷里,林辛言緊緊的抱著他,“安撫著,不怕,不怕。”

    林蕊曦是沒見著,自己坐在椅子上,左瞅瞅右看看,不明白大家是怎么了,一下都變了模樣。

    那么嚴肅。

    大廳里,正是中午陽光明媚,或許是人多,光又亮,林曦晨的恐懼稍稍好了一些。

    不一會兒,沈培川和蘇湛帶著酒店里的經理,還有那個送盒子的服務員。

    沈培川對宗景灝搖頭,對方好像摸清楚了酒店里的監控布局,他躲過了監控,就算拍到,也只有個背影,完全看不見臉,而且穿的很嚴實,連男女都分不清楚。

    現在唯一的線索,就是這個服務員了,不知道能不能從他身上查到線索。

    “我們是什么人,想必你們多少有點耳聞,就算你們白總來了,也要敬上三分,知道什么,最好老實交代,我們這些兄弟,不喜歡動粗,但是動起手來,沒幾個不殘的,開口前想清楚。”沈培川的15858513883手,重重的落在了服務員的肩膀上。

    服務員嚇得差點給跪了,瑟瑟晃晃,聲音發抖。

    “就是那個人,監控里的那個,他帶著黑色的口罩,黑色的鴨舌帽。他將帽檐壓的很低,我看不太清楚他的臉,他只將那個盒子交給我,并且給我我500塊錢的小費,讓我把那個盒子送到房間,里面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認識那個人,真的,我說的xiaoiedu都是真的。”服務員戰戰兢兢,一句謊話也不敢說。

    “是嗎”蘇湛撇他,逼攝十足。

    “是的,是的。”服務員趕緊從口袋里掏出他收的五百塊錢,五百塊錢疊在一起,皺皺巴巴,“這,這就是他給我的。”

    他就是一個小小的酒店服務員,工資也不算高,有人出手就是五百塊錢的小費,都抵他幾天的工資了,肯定心動的。

    而且,只是送個禮物。那個盒子包裝的又那么漂亮。給人送禮物也是好事。

    又可以拿錢,他肯定愿意。

    誰知道會給他帶來這么大的麻煩。

    現在這個服務員,心里那個后悔啊。

    “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請你們相信我。”服務員嘭的一聲,癱坐了到地上,“早知道,我就不貪這五百塊錢的小費了。”

    蘇湛嫌棄,這么一個大男人,至于嚇成這樣嗎

    看這樣子,也問不出什么線索。

    “放了他吧。”林辛言揉了揉眉心,“明顯對方蓄謀已久,肯定是做了周密的部署,我們一時間,肯定查不到。”

    蘇湛覺得林辛言說的有道理,沈培川也贊同,這個服務員也就是個慫包,看著也不像是同伙。

    林辛言忽然想到什么,她猛的抬起頭,難道是文家人

    可是她還沒有回到b市,除了身邊的這些人外,沒有人知道她學會了制作香云紗的事情。

    很快她將文家排除,那么,就只剩下落不明的何瑞澤了。

    不然,她找不到還有誰,能做這樣的事情

    “這事,發生在我們酒店,我一定會盡力配合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人惡作劇,我給白總打過電話了。他很快就過來。”經理很會來事,知道這事,他管不了。

    這些人他又得罪不起,所以早早就通知了白胤寧。

    白胤寧剛回到家,還沒來得及休息一下,就接到經理的電話。

    然后立刻趕過來。

    “有線索嗎”他輪動輪椅,朝這邊走來,看著林辛言,關心的問,“你沒有事吧”

    林辛言搖搖頭,“還好,只是小曦受到了驚嚇。”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