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2章,克服恐懼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2章,克服恐懼

    “在我地盤上發生這種事情,理應由我承擔責任,我一定給你一個交代。”

    一方面現在他和宗景灝是合作關系,另一方面敢在他的地盤上做這樣的事情,是在挑戰他。

    他絕不容忍有人在他的地盤上撒野,以后他還怎么管理下面的產業

    作為一個領導者,有些事情,可以宰相肚里能撐船,有些卻不能縱容。

    酒店經理像是找到了主心骨,走過來,附身道,“調看監控了,對方似乎對我們酒店的監控布局很清楚,躲過了很多能拍到正臉的攝像頭,剛剛盤問了送禮盒的那個服務員,也沒問出什么有力的線索”

    白胤寧抬起頭,看著一直未曾言語的宗景灝,沙發后,是一堵落地窗,陽光明媚,他逆著光,白胤寧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斟酌了一下,說道,“對方明顯是沖著林小姐來的,不知道,宗總有沒有懷疑的人選。”

    在沈培川和蘇湛審問那個服務員的時候,他重新理了一下這件事情,送這樣一個東西,頂多嚇嚇林辛言和兩個孩子,如果是何瑞澤,他不會冒這個險。

    做這樣一件對他并沒有多大利的事情,如果他對林辛言還有執著,應該伺機再次將林辛言掠走,或者掠孩子來威脅他。

    做這樣一件事情,明顯對他沒有多大利處。

    萬一露出破綻,還會給他們留下查找他的線索。

    “這是白總的地盤,在你地盤上發生的事情,你應該給我一個交代,兩天的時間,白總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結果嗎”

    白胤寧皺眉,沒想到宗景灝竟然把事情推給了他,依照他的性格,對方這樣對待他的妻兒,不應該親自去調查,修理那些惡作劇的人嗎

    宗景灝勾了勾唇,“我相信,白總,一定能查到,畢竟我們來到這里,也沒有得罪什么人,要說得罪恐怕也就白總身邊的那個女人了。”

    宗景灝一語點醒夢中人,他懷疑姚青青

    可是那天姚青青明顯是不怪林辛言的,畢竟是她表妹先惹出的事情,而且他也不覺得姚青青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是不是,白總一查便知。”

    宗景灝并不想和他爭論,他ongdongren抱起趴在林辛言懷里的林曦晨,這是他第一次抱兒子,他很結實,比女兒重一點,雖然和女兒差不多大,但是長的也比女兒高些。

    林曦晨現在就想有個人抱著自己,不管是誰,反正他不能一個人呆著,他會胡思亂想,腦海中里,總是會呈現那個娃娃的樣子一想起來,他就控制不住發jshonghuajx抖。

    “當然,白總若是不舍得,我也可以親自動手,不過到時候,白總,別說我不給你留情面。”宗景灝撂下話,銳利的目光掃過白胤寧錯愕的臉龐,未做分秒停留,抱著兒子離開。

    蘇湛和沈培川面面相覷,宗景灝已經鎖定了懷疑對象

    “如果真是她,我必定給你一個交代。”白胤寧面色嚴肅,看著林辛言。

    林辛言沒言語,她覺得有些累了,她抱著女兒,讓大家去吃飯,舟車勞頓半天,又發生這樣的事情,大家都還沒吃飯,事情要解決,也不能餓著肚子。

    “培川,你們先去吃飯,我去叫景灝。”林辛言站起來。

    “林姐,我抱著小蕊吧,她也該餓了,這都下午兩點了。”

    林辛言摸摸女兒的額頭,將她遞給了秦雅。

    小女孩很聽話的,到秦雅的懷里。

    宗景灝并未抱著林曦晨回房間,也沒在酒店內,林辛言在酒店內上上下下找了一圈都沒找到人,最后,是在酒店的后院里看到了宗景灝的身影。

    他和林曦晨坐在臺階上,一大一小兩個背影,林辛言放緩了腳步,他們好像在說話。

    “小曦,你將來長大,想要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

    林曦晨雙腿并攏,雙手抱著自己。

    他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我將來長大,要做一個可以保護媽咪的人。”

    “一個假的玩具,就把你嚇住,你怎么保護她”宗景灝言辭犀利,并未因為他還是個孩子,就對他寬容對待。

    林曦晨眨眨眼睛腦海里似乎又想起了那個娃娃,“可那個娃娃好恐怖”

    “他是假的。”宗景灝打斷他。

    林曦晨竟無言以對,是啊,那個娃娃是假的,只是做的比較真實,實際,他就是一堆塑料。

    他緊緊的攥著小手,“我我不害怕。”

    其實,心里依舊是害怕的。

    只是,佯裝的不害怕了。

    不想在宗景灝面前丟面子。

    “那你敢,和我再去看一眼嗎”

    林曦晨,“”

    林辛言聽到宗景灝這句話,差點沒站穩,林曦晨已經被嚇到了,還讓他去看,他心里上,得有多大的陰影

    “小曦。”林辛言快步跑過來,摟著兒子,她瞪著宗景灝,厲聲,“你明知道他受到了驚嚇,為什么還要他去看他會被嚇壞的”

    宗景灝面對林辛言的質問,并未解釋,而是看著她懷里的林曦晨,“你敢嗎”

    “宗景灝”

    林辛言也被氣急了,直呼他的名字。

    宗景灝沒理會,繼續和林曦晨說,“你能在你媽咪的懷抱里多久她能護著你多久”

    林曦晨睜著眼睛,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扇動,總有一天他會長大的,會面對很多事情,如果他克服不了,將來,怎么能承受住壓力

    他鼓起勇氣,看著宗景灝,“我敢。”

    即使,現在他心里依舊是恐懼的,但是他愿意挑戰自己。

    “小曦。”

    林辛言擔憂。

    “媽咪別擔心,你能保護我一時,保護不了我一世,等我變得強大以后,換我保護你。”林曦晨堅定的道。

    林辛言沉默了。

    宗景灝的做法可能殘忍,但是,她不能說他做的不對。

    她怕,怕,林曦晨會承受不住。

    他那么幼小,嚇出好歹來,她會后悔一輩子的。

    “他是我兒子。”宗景灝沒有多余的解釋,牽著林曦晨的手朝著酒店內走去。

    他們沒有做電梯,而是走樓梯。

    噠,噠

    只有踩樓梯的噠噠聲,在這個空蕩的樓梯間里發出回音,平添了幾分寂寥,顯得有些瘆人。

    “這世上沒有鬼神,只有自己嚇唬自己。”宗景灝故意沒有坐電梯,而是走沒有人走的樓梯。

    林曦晨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越朝上,他越緊張,不由的攥緊了宗景灝的手。

    宗景灝不動聲色。

    就讓他攥著。

    走到門口,宗景灝推開門,“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

    林曦晨抓著宗景灝的手,搖頭,“我不后悔。”

    他不能被個娃娃給嚇到。

    宗景灝扭頭看著他,他能做到現在這樣,已經成功了。

    他克服了內心的恐懼。

    不然,不會有勇氣來到這個房間。

    宗景灝并非真的讓他再看一次,而是,要他克服心理的恐懼,不然這才是真的陰影,會影響他以后的性格。

    他是欣慰的,他何嘗不知道他只有五歲

    林曦晨放開宗景灝的手,自己走進房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