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3章,乖,不會嚇傻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3章,乖,不會嚇傻的

    他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訴自己,那都是假的,如果他害怕了,就是上了壞人的當了。

    他不可以害怕。

    他堅定的腳步走到床前,抓著被子用力的一掀,然而下面什么都沒有,他轉頭,看向站在門口的宗景灝,“那個娃娃呢”

    在宗景灝帶他上來的時候,就讓人把東西丟掉了。

    林曦晨能這么勇敢,他感到欣慰,感到驕傲。

    他走進來,寬厚的大掌落在林曦晨的透頂,寵溺的揉了揉,“你是個勇敢的孩子。”

    “那當然。”林曦晨仰了仰頭,此刻的模樣有些小傲嬌,“我是媽咪的孩子,我當然勇敢了,我說過,長大了,我要保護她的,不過”

    他們剛剛上來的時候,媽咪好像生氣了。

    怎么辦

    “媽咪好像生氣了。”林曦晨眨了眨眼睛。

    宗景灝看見了,“走吧。”

    他帶著林曦晨下樓,把他送到包間和沈培川他們一起吃飯,他去找林辛言。

    林辛言還站在臺階上,她是矛盾了,是凌亂的。

    有些后悔剛剛沒攔住他們。

    看到林辛言的身影,宗景灝停下了腳步,繼而他的腳步邁的穩又緩朝這邊走來,“你要相信我們的兒子。”

    林辛言轉頭,看著站在不遠處的男人,她當然相信自己的兒子,可是他只有五歲

    “宗景灝,你喪心病狂了嗎”她沖過來,對他拳打腳踢,他站著不動,儼然一座堅挺的山,任由她發泄。

    林辛言太激動,雙手揮舞的著,宗景灝怕她傷到自己,抓住她的雙手,霸道的將人摟在懷里,“冷靜一點。”

    “你讓他去看,就是第二次傷害,你叫我怎么冷靜嚇傻了,我會恨我自己一輩子的”

    宗景灝一下一下的摩挲她的脊背,聲音低沉,“乖,不會嚇傻的。”

    他的手,他的聲音似乎有魔力,林辛言在他的懷里慢慢的冷靜下來。

    她揚起頭,望著他,近在咫尺的距離,林辛言能看清出他臉上的每一根絨毛,他肌膚很光潔,不,“他怎么樣了”

    “沒事了。”宗景灝微微的嘆息,“以后相信我,我有分寸。”

    林辛言低眸解釋,“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

    “不相信你兒子”宗景灝打斷她。

    宗景灝知道她是擔憂,是怕兒子受到傷害。

    “他是男孩子,是要長大的,將來要面對的是,真正的有血有肉的人,有時候人心,比那個娃娃更恐怖,他必須學會面對,克服,過度保護,未必是對他好。”

    宗景灝的意思,她都明白,只是心疼孩子。

    “下次,要做什么,可不可以先經過我的同意”林辛言沒有宗景灝這么硬的心腸。

    似乎意識到自己的話里有漏洞,連忙又補充了一句,“我是說關于孩子的事情上,和我商量一下。”

    她可不想宗景灝誤會,她連他工作上的事情都想要干涉。

    宗景灝笑,眉梢眼角都有光,故意說,“如果我不和你商量呢”

    林辛言揚起手故作要打他的樣子,“我打你”

    宗景灝抓住她的手,吻了一下她的掌心,“往這兒打。”

    拿著她的手,覆在臉上。

    林辛言也只是說說,男人的臉,怎么可以輕易的打。

    她抽回手,“別鬧。”

    宗景灝沒再繼續逗她,因為娃娃風波郁氣散了不少,這會兒氣氛好多了,他摟著她的肩膀,“該餓了吧,去吃點東西。”

    林辛言確實感覺到了餓,快一天沒吃飯了。

    姚青青的服裝店被砸了以后,她把店處理了,這段時間也沒找工作,就呆在家里。

    白胤寧到她的住處就找到了人。

    她手里提著吃的,像是剛買東西回來,看到jiadajiancai白胤寧,她愣了一下,然后快步跑過來,“你怎么來了”

    白胤寧不動聲色的笑笑,“就是來看看你,最近好嗎”

    姚青青笑了笑,“挺好的。”

    空氣靜止。

    聊天最怕忽然兩人都沒話說。

    氣氛尷尬。

    “現在才吃飯”白胤寧看著她手里提著的東西,先開的口。

    “嗯。”姚青青低著頭。

    “不讓我進去坐坐嗎”白胤寧笑著。

    “我求之不得。”姚青青趕緊走到前面,帶路。

    “就你一個人住這兒嗎”進入電梯時,白胤寧問。

    姚青青點頭,“是的,長大了,很少回去養父養母家,他們對我不是很好,我不大喜歡回去,之前開服裝店,也存了些錢,準備再找點事情做做。”

    “這樣挺好的。”白胤寧有些后悔來找她了,以前在孤兒院的時候,她就是很單純的女孩,和他關系也是最好的,被收養后她過的不好,直到他們重逢,他給她一點幫助,生活才過在好起來。

    她怎么可能干出那樣的事情

    “你今天來,是有什么事情嗎”姚青青抓緊手里的塑料袋。

    “沒有,就來看看你不可以嗎”白胤寧依舊笑著。

    姚青青也笑笑,“你能來看我,我當然很很高興。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地方,也要如實告訴我。”

    說話時,電梯停了下來。

    高原推著白胤寧走出電梯,姚青青走到前面開門。

    她住的單身公寓,麻雀雖少,但是五臟俱全,而且打掃的也很干凈。

    “地方有些小。”姚青青將手里的東西放在桌子上,給白胤寧倒了一杯水。

    “謝謝。”白胤寧伸手接過來,捧在手里并未喝,而是將屋里打量了一遍,最后目光yika定格在床頭柜子上的一個相框里。

    是他小時和她的合照。

    他記得,是他被白宏飛領養的那天照的。

    姚青青走過來,拿起那個相框,看著里面的人,笑著說,“那個時候你多小,我多小,如果沒分開多好。”

    白胤寧的內心有輕微的觸動,不是對姚青青,而是對過往的經歷。

    “沒想到,你還保存著。”

    白胤寧挺意外,自己還能看到自己在孤兒院時的樣子。

    姚青青的手指輕輕的落在照片里的小男孩的臉上,“我被領養后,過的真的很不好,每當我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我看著他,我就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明顯她話里有話,白胤寧裝作沒聽懂,“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可以聯系我。”

    “對不起我”姚青青這才察覺到,自己剛剛說了什么。

    有些懊惱。

    “沒事。”白胤寧并未介懷,他不能回應,所以就裝沒聽懂。

    他只把她當朋友,當親人。

    沒有別的想法。

    “我送你。”姚青青放下相框,有些手足無措。

    白胤寧看了一眼相框里的人,很明顯照片是經過處理的,那個時候的照片不過膠,保存不了那么久。

    “這樣的照片不要放在床頭。”

    姚青青看著他,欲言又止,說,“好。”

    “走吧。”

    高原推著他走出房間,姚青青送他上電梯,白胤寧揮手,“不用送了,回去吧。”

    姚青青沒走,站在電梯前。

    很快,電梯的門緩緩合上,隔絕了她的視線,高原說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姚小姐看著挺善良的,我看著不像她做的。”

    白胤寧的臉色晦暗不明。

    他相信宗景灝不會憑空猜測,也不相信姚青青是做這件事的人。

    “你派一個人,監視她天天都在家干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